“禁止体罚”可操作,虐童才能避免

“禁止体罚”可操作,虐童才能避免

摘要:发生在温岭市幼儿园女教师虐待幼童的事件,近来引发舆论热烈反响。女教师恶劣的行为受到谴责,此类现象何以出现值得深究。随着相关背景逐渐披露,基于当事教师“好玩”心态,教师无证上岗现象普遍存在,批评的声音大多集中在教师的职业道德、行业规范等方面,然而,光有这些还不足以避免此类现象。

发生在温岭市幼儿园女教师虐待幼童的事件,近来引发舆论热烈反响。女教师恶劣的行为受到谴责,此类现象何以出现值得深究。随着相关背景逐渐披露,基于当事教师“好玩”心态,教师无证上岗现象普遍存在,批评的声音大多集中在教师的职业道德、行业规范等方面,然而,光有这些还不足以避免此类现象。

比如,有论者针对事发幼儿园属民办这一客观事实,认为学前教育“国退民进”是教师虐童事件的一大诱因:民办幼儿园的快速扩张,良莠不齐的教育水准,教师门槛过低的现状;而随着温岭公安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虐童幼师,有人即质疑“为何不是故意伤害或虐童罪”,话题继而回到制止虐童方面法律空白的讨论,“进一步细化保护儿童法律条文,加强打击虐童行为的力度”的呼吁不胫而走。

这些分析看似直指问题核心,却未必切中要害。民办幼儿园快速扩张固然可能导致教育质量下降,但将虐童现象归罪于此恐怕有失偏颇;至于教师资质问题,一纸证书衡量的往往是教师的教学能力,教师的职业道德难以因证书而获得保证,藉此杜绝教师暴力更是天方夜谭。面对如此恶劣的虐童事件,应当反思的,更应是法律茫然无措的表现:保护未成年人方面的法律条文为何形同虚设,不能防止此类恶劣现象?

事实上,禁止体罚是《教育法》、《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的明确规定。如《教师法》第三十七条即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禁止体罚”的规定在学界尚有争议,概因体罚和变相体罚被禁止,在事实上否定了教师的惩戒权。这一规定已经在很多学校成为共识,教师一旦实施体罚可能威胁到个人的职业前途,但它的价值或在于普及一种尊重学生的教育理念,而非法律权威所导致的行为惯性。在部分学校,体罚现象层出不穷,法律形同虚设。

鉴于此,面对如今的虐童事件,“禁止体罚”这一规定或可搁置争议,更应反思的是,如何使它具备操作性。当下体罚学生的现象,多数是因为其恶劣程度而进入民众视野,在日常的教学中,则缺乏一整套判断、举证的规则,体罚行为的有无经常只是被作为衡量教师职业道德的一个方面。反观有的国家,体罚行为被允许,但建立了举证、实施、存档等一整套完善的程序,有效地防止了体罚行为被滥用。

若要让“禁止体罚”这一规定走出抽象的教育理念,使之成为教师日常的教学规则,无疑也有赖于程序的规范化。学生是体罚行为最为重要的见证人,应该围绕受教育者建立一套举报机制,普及这一机制,并使之成为司法裁定的重要参考,方能提防体罚行为。

阅读延伸

温岭虐童女教师被刑拘

警方称其涉嫌寻衅滋事犯罪,另一拍照教师被行政拘留七日

摘要:昨日,浙江省温岭市公安局在官微上通报,经该局连夜调查,“拎耳朵”的颜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已被刑事拘留,而拍照的另一女教师童某,也因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七日。(南都昨日A18版曾报道)尽管如此,更多虐童照的流传使一些网民质疑颜某涉嫌的罪名为何是“寻衅滋事”,而非故意伤害?对此,温岭市公安局随后解释,就“颜某主观目的、客观行为和造成后果,初步符合寻衅滋事罪立案标准”。

南都讯 昨日,浙江省温岭市公安局在官微上通报,经该局连夜调查,“拎耳朵”的颜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已被刑事拘留,而拍照的另一女教师童某,也因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七日。(南都昨日A18版曾报道)尽管如此,更多虐童照的流传使一些网民质疑颜某涉嫌的罪名为何是“寻衅滋事”,而非故意伤害?对此,温岭市公安局随后解释,就“颜某主观目的、客观行为和造成后果,初步符合寻衅滋事罪立案标准”。

更多虐童图片网上流出

随着颜某虐童事件备受关注,越来越多的虐童照昨日出现在网上。从网友提供的其Q Q空间照片截图看,至少从2010年起至今,颜某已涉嫌多次粗暴对待幼童。在这组照片中,上传最早的一张为2010年12月19日,当时一位男孩头朝下倒在一处墙角约半米高的垃圾桶内,配的图片说明是“我把他扔进去了”。

此外,还有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头顶垃圾斗等内容。而被罚的既有男生也有女生。

曾有人提醒删图 她回复“没事”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5月23日将一张用胶带封嘴的照片上传至空间后,5月31日曾有人提醒颜某“你这照片还是删了吧,这是虐待幼儿,看到会不好”。但后者很快回复了两字:“没事。”

事发后,当地也启动了处置措施。据悉,幼童所在班级已停课,温岭市城西街道正组织人员对网上涉事照片中的学生身份进行逐一确认,会同教育部门开展对所在班级学生及家长的情绪平复工作;25日10时,温岭市教育局还召集全市幼儿园园长开会,通报这起事件,要求各幼儿园加强自身管理及师德教育。

同时,温岭市公安局也在官方微博上对调查进展进行了直播。昨日8时38分发布的微博称,“拎幼儿耳朵”的幼师颜某已被城西派出所依法传唤,接受调查。约3个小时后,即11时29分,温岭市公安局更新微博称,依法对涉案教师颜某和童某分别予以刑事拘留和行政拘留。

警方昨天下午在通报中确认,颜某自2010年在蓝孔雀幼儿园工作以来,多次对学生以胶带封嘴、倒插垃圾桶等方式进行虐待,并拍照取乐。

链接

警方解释为何是寻衅滋事罪

针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颜某,有网友提出了质疑。

网友“豆角猪”就质疑,“你们就是觉得这仅仅是寻衅滋事吗??这明明就是故意伤害!”另一网友“周兴506”则认为,“从图片看,绝对有虐待和猥亵儿童嫌疑,套用寻衅滋事罪实乃避重就轻。”

温岭市公安局随后解释,根据刑法第293条之规定,存在“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等行为的,均属触犯寻衅滋事罪,而从“颜某主观上有寻求刺激的目的,客观上多次对多名幼儿实施拎耳朵,头套垃圾斗胶带纸封嘴等行为,造成受害人恐慌、害怕等后果,均初步符合寻衅滋事罪立案标准。”该解释虽符合现行法律规范,但也暴露了我国法律对儿童保护的尴尬。

尴尬就在于我国目前法律中尚无虐待儿童罪。去年9月,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胡巧绒就在一篇论文中指出,“我国尚未形成系统的儿童保护法律体系,更缺少规制儿童虐待的专门立法。”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