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起课桌上学,麻城故事以何落幕

背起课桌上学,麻城故事以何落幕

这些天,一组学生背着课桌上学的新闻图片,让举国动容,也让湖北麻城跌入舆论漩涡。新学年开学第一天,湖北麻城不少农村小学新生自带课桌入学报到,此事经媒体报道后,麻城官方曾用“财政挤不出钱”作为回应。昨日,麻城市委书记杨遥开通微博回应质疑,并表示“网络社会,每个官员都必须学会在媒体的监督下工作和生活”。

几天时间,原本“挤不出钱”的麻城财政,终于又将为“一次性解决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学生的课桌椅问题”筹措500万元专项资金,加上“干部认捐”的方式,当地承诺将在三个月内“更换”标准化新课桌椅。事件能够在短时间内有此改观,对就学于斯的学童而言,是为一桩大喜事,媒体能为此尽些心力,已足堪慰。学生免掉背负课桌之苦,得以有条件安坐课堂、书声朗朗,这或算不得奢求,却也是当地政府及时主动回应舆论关切所求得的向好结果。麻城“心有余而力不足”也罢,媒体督促、网络围观也好,“长期”存在、不独今年的麻城课桌短缺现象,此番几方合力帮涉事部门下了彻底解决的决心。

背着课桌上学,曾是不少地方、不少人的求学亲历,而让其在2012年的中国成为新闻,也说明此现象确实在日渐减少,甚至具有了新闻价值。麻城之外,全国是否依然存在这样的不堪与死角,需要政府、媒体与网友的合力查找。经济发展,教育没有任何理由停步不前,而且政府对教育的投入必须均衡,所投入的资金及其后续使用情况,同样需要经得起追问与监督。

麻城在回应课桌长期短缺现象时,曾熟练带出“千方百计筹措资金,切实改善城乡中小学的办学条件,逐步提高广大教师的工资待遇,促进麻城教育稳步发展”等公文措辞,包括同样数以亿计的教育建设投入,2011年麻城财政教育经费投入据称有7.2亿,还建起“大别山地区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学校。但如上政策宣示与数据展演,在“父亲的桌子20年后女儿接着用”、“教师任教30年,一直眼看学生自备课桌”面前,其说服力恐难免被销蚀殆尽。

“背起课桌上学”或不是教育发展窘境的全部,却也算是极妥帖、极尴尬的一个剖面,与此一并被勾勒出的,则是权力生长的当下姿态。网络时代,检索无处不在,课桌背到学生背上的同时,政府和官员所要面对的,便不仅是辖下民众的小声议论,而是数以亿计的鼠标与键盘。被称做“麻城白宫”的市政府办公大楼会被搜出来,其一年的绿化费用就是1200万;“近年来湖北省发展最快的县市之一”会有数据予以佐证———2012年8月,麻城市统计局发布数据称,麻城包括财政收入等在内的7项半年经济指标“居黄冈第一”。媒体介入,钱被挤了出来,课桌配齐了,但新闻图片中破旧的教室依然会与华丽的政府办公大楼形成极大反差。

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缺不缺钱,包括能否挤出钱,有限的钱该花到哪里,颇费周章。媒体曝光前后,一地财政的口径变化,虽可读出当地政府“正面回应媒体和网友关切”的诚意,同样也应看到权力懂得谦卑、心怀敬畏去施政的重要性。需要正面回应的,不仅是媒体的一时追问,更应当是日常的民众声音,后者是否有畅通的诉求表达渠道,人大、审计等诸多以监督为存在价值的制度设计,在媒体未介入前以及媒体转移视线后,如何有效担起法定职责,都应是亟须思考并真正有所触动的社会议题。“每个官员都必须学会在媒体的监督下工作和生活”,接下来的问题在于,官员群体是否具备举一反三的反省力,不至于让每个官员的认识转变都需要政府身陷信任危机作为代价。

不让学生“背起课桌上学”的关键,从来不在于有没有钱,以及钱够不够,乃在于权力是否“心怀谦卑施政”。是故麻城故事以何落幕,恐亦不仅止于课桌要配齐一端了。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