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西方人潇洒中国人累(3)

为何西方人潇洒中国人累(3)

教育泯灭中国人创新思维 国外人偶有看不起

一个政府想要掌握人心的时候,就需要在教育上下手,从小熏陶。如果政府压着国民,让大家没有培养独立思考的途径,让大家接触不到自由发展的信息,大家也就不会去想独立思考

财经网本次推出一组专访文章,与从小生活在西方民主、自由国家的外籍华人对话,了解他们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感受,倾听他们以及他们身边的外国人对中国真实的看法。

《专访外籍华人:为何西方人潇洒中国人累》之三

【《财经网》记者 陈君】记者:你觉得你的独立思维是怎么慢慢培养出来的?

洪白:这和从小的教育对我进行的培养分不开。我接受的教育方式就是开放的,鼓励你创新。老师让你自由发展,按照自己的思维方法去做事,他会告诉你今天要呈现什么主题,你用什么方式去达到,不会管。越有创意的方式越鼓励你。比如,在国内的小学,老师说天天写日记,就得按照他们规定的方式去做,不按照他们的方式,学生就会挨批评。而国外,只要你天天做了,用什么方式呈现都可以,画画、写字、或者其他的各种方式。

在国外很早就开始工作,国外的小孩从高中就开始在外面打工,父母都要求孩子独立,国外小孩比国内小孩成熟不知道有多少,太成熟了。中国二十多了还是小孩,国外很多人十几岁就已经是大人了,思想成熟独立了。把他们扔到世界的什么地方,他可能都能活下来,生活得很好。而中国的独生子的政策也让家里的老人都宠这一个孩子,造成这个小孩什么都不会,很幼稚,不能独立,思想偏激。在家当皇帝当惯了,到外面也要别人宠,但是到社会发现残酷的事实,这些人不会像你爸妈一样宠着你。

这点跟中国不一样,中国很缺乏创意,这就是我们老做假货,没有自己知名的品牌,喜欢去走那个最简单的道路。第一是没有这种能力,从小受的教育,让你跳不出那个框子;第二是没有太高的道德观念。其实,做假是在偷别人的东西,国外觉得这跟去别人家偷东西没有区别,是偷盗,是犯法,直接拿别人的东西过来,多容易多简单!

在中国没有那么高的道德观念,只要能挣钱我就挣了,别人想好的东西我拿过来多轻松啊,我什么都不用想,就可以利用别人来挣钱。都是这种侥幸心理,而且中国的法律也不健全,不去保护这些品牌,特别是国外的品牌,他们就更不管了,助长歪风,到处卖假货。

中国这么努力地去维护自己的形象,像2008年奥运会,花这么多钱在国际上为自己争一口气,做了很足的表面功夫。但是,国外人一来中国看到真相的时候,会怎么想中国呢?有人形容就像一个农民来到城市里,一定要表现自己,穿得像暴发户一样,但是人家一看你就知道你是不是有品位的人。

国家领导人在乎面子,让国外觉得我强大,但是对于国外批评中国造假、不在乎民众的生活这些方面的话语,选择性听不见。

国外人与人之间基本上都很诚信,互相监督的作用很强。

中国没有把真正需要改变的东西去改变,而去做表面工作,这个国家做的事情和这个国家的人做的事情的习惯是一样的,把表面做好,好像就来说服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不去在实质方面的东西下工夫。

中国那么在意国外的眼光为什么不把自己国民的生活搞好一些?花那么多钱去在意别人的眼光,这就是中国人,可能花所有钱把自己打扮得金碧辉煌的,让别人觉得自己过得很好,其实回到家里就吃最烂的东西。自己情愿去承受这一切,也要别人认为自己好。这有意义吗?生活是自己在过的,你吃什么东西,开心是你自己的,别人看你怎么样,你管他呢,自己过好了就好了,不是为别人而活。

记者:你是说国外常看不起中国人吗?

洪白:国外人不会老对中国人表示瞧不起,但是有时候发生一件事情之后,会看到很多骂声,当然他不想老是在别人面前说,你这个国家不好。但是,网络上面是匿名的,就会大肆说,会评论中国。比如,CNN有个新闻说中国是LV仿制品大国,网上就会骂中国,制造假货之类。

记者:他们没有刻意歪曲中国?

洪白:有没有刻意,这很难说,有时候说的确实是事实,这就没有办法了。有时候有没有刻意去多说几句,这就不知道了。也许会因为政治原因多说几句,但是也是因为你自己先出了问题,可能会抓住这个机会多说几句。

记者:民主国家的政客们怎么看待中国这样的威权国家?

洪白:他们不会说太多,他们要和中国保持一定的关系,不会去说中国哪里哪里有错。会针对具体的事情来说,但不会在媒体面前说因为这个国家是集权而怎么样,招惹中国对他没有好处,政客对他没有好处的事情不会去做。

记者:某种程度上,国与国之间是没有民主的。

洪白:像美国加拿大也会去帮助那些人权活动者,受到迫害的人,或者非洲难民之类,包括中国洪灾了,美国会捐钱,出于人道主义。但是,当两个国家有利益关系冲突,那就不会讲究民主,会为自己的国家去争取利益,比如,美国的石油战略。当政客总统很累,总统不是个好差事。

一下子改变中国不可能

记者:你觉得中国之所以处于混乱落后的状态,是人民的素质没有起来,还是说因为这种体制造成民众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才造成无法独立思考、无法创新的状态?

洪白:独立思考的能力跟国民素质是联系在一起的,当国民素质提高到一定的程度,你就会独立思考的。而这与教育有很大的关系,中国教育体制不行,所有人都想出国读书,想逃离这个教育环境,但是教育想改,真的很难。一个政府想要掌握人心的时候,就需要在教育上下手,从小熏陶。如果政府压着国民,让大家没有培养独立思考的途径,让大家接触不到自由发展的信息,大家也就不会去想独立思考。

记者:如果多一些你这样的人就有可能,在中国有没有这种使命感。要多和大家交流,把你学到的自由开放的思想传播出去。

洪白:我也希望我能够尽一份力,中国能够往前面发展,每个人都应该尽自己的力。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不过,现在信息这么发达,像微博,一个人可能都不知道他最后能发生多大的作用。但当一传十十传百的时候,作用就大了。所以,每个人应该从小事情做起。

记者:你有没有接触过一些国内有进步思想的人?

洪白:最多就是从国外读过书的,在中国土生土长的还是会想在中国的这一套价值观。因为没有办法,要想在这个社会里运转,就要想这一套。就要玩这个游戏,因为这个游戏已经设定好了。不玩就不可能生存下来。

一定要在国外生活过,看到有另外一种思考方式,用国内的这种思考方式,在国外是行不通的。

记者:你是比较幸运,从小就过去了,有的人是半途过去的,比如去读高中、大学或者博士,留在加拿大、美国或者其他地方。这样的人人生观可能会有一些断裂,或者说分裂,之前接受的是中国这一套,人生观已经有所形成后再出国。

洪白:所以,很多时候,中国留学生到了国外也只跟中国留学生玩,很难打进主流的圈子。主要原因是语言和文化。行为方式和别人不一样,别人会觉得你怪怪的,不迎合他的口味,国外人与人的交流和中国不太一样。他不会问别人的岁数,特别是女孩子,从中国过去,你突然问人家的年纪,老外一下子就觉得你这人太没有礼貌,没有教养,默默地就不想与你这样的人打交道。这是最简单的事情,还有其他的事情。所以,还是打不进别人的圈子。而且还有个自信心的问题,中国留学生到了国外,可能会一下子变得没有自信,会发现自己的视野都和别人对不上,会封闭自己,也有能闯的出去的。但由于出去的大部分人特别是留学生,年纪还小,不会想要闯出去,就会默默地把自己封闭起来,只跟其他的中国人在一起,就没有融入主流社会。

记者:看起来,出去留学过,又回来的,思想还是比较传统中国化的,能带过来的先进的文化理念很少,只有像你这样从小在那里长大,深入他们的文化,形成自己的价值观、自我思考的能力能带来的国外原汁原味的东西多一些。

洪白:但是像我这样的人来了,也不能指着我能改变中国人,因为他们还是处在这种环境里,就算能理解我说的话,也不能像我这样去做。不过,能够明白就是一个起步,就是一个开始,不是说一定要达到这一点,很难达到,社会在压着你,大家能够明白这些道理和理念就是一个很大的飞跃了。

记者:你觉得能听明白你的话的人多吗?

洪白:很多人能听明白,只是心里默默觉得这样做行不通或者做不到,可能明天就忘记了。

从英国的工业革命开始,西方国家经历了几百年才达到现在这个样子,中国这么几十年就想达到人家几百年的发展状态,很难。五千年的文化根深蒂固,五千年都这么封闭,想要一下子变开放,很难。中国很多时候,一些先哲说的话、诗句、教你的人生哲理,都是跟封建有关的。有些哲理我都觉得不对,比如,流传比较广的《史记》中的那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教人去报仇,还十年都保持仇恨,都无法释怀这件事情,还称为君子,你说你会快乐吗?教人这样做对吗?内心强大独立的人应该是最能宽恕别人的人。

记者:嗯,就像阿拉伯国家,一下子爆发了,但是,仍然处在不安稳的状态,民众过得也不好。民意没有先进起来的话,最初的民主,可能是比较混乱的,也不会一步到位。

像中国,由于是关系社会,形成了各大利益集团,“左派”与“右派”之间观念冲突得厉害,阶层之间非常固化。官员的孩子和农民的孩子很难融合在一起,交流也很少。不过,分化某种程度上是好事,至少多元了,多一种声音。但慢慢发展成真正能解放人性的东西还需要一段时间。这可能需要很多精英的推动,比如美国当初的进步运动。

洪白:台湾当时就是一帮律师发起的,陈水扁等都是律师出身。现在中国也有一样的趋势,有律师站起来说话,所以,有人跟我说,中国有可能会走台湾的路。台湾一开始也很乱,民主了以后,那帮人天天吵架,现在仍然还有一些民粹之风。其实,来中国很好玩的,可以看到国外很多看不到的东西,也丰富了我的经历,这些经验是国外不会有的。

记者:你准备在中国呆多久?

洪白:看情况,当我觉得这个地方没有办法再给我提供价值的时候,我会离开。

记者:离开是到别的国家,还是回到你的国籍的国家。

洪白:这要看。都有可能。趁年轻想去哪就去哪。(全文完)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