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教育与幸福”我们还应该关注些什么?

许锡良:“教育与幸福”我们还应该关注些什么?

 ——在第二研讨小组会上的发言

各位专家同行:

   我是来自广州广东教育学院教育系的许锡良。今天上午与下午听了各位的发言,受到很大的启发,非常感谢。

   我先谈两点感受。一是金生鈜老师在谈到幸福时提到首先要回到亚里斯多德,回到康德那里的问题。这个我是非常认同的。幸福问题是哲学、伦理学谈论最多的问题,也是人类最具有共性与永恒性的话题。先哲们的思考与研究具有超越时空的魅力,不可以忽视,我们确实应该接着这些思想大师们的思考来研究与思考,不可以完全无视前人的思想成果,自说自话。人文性的问题,是一个需要反复述说,反复辩难才能够有所创见的问题。甚至每一点小小的创见,都离不开与前面的思想巨人的对话与碰撞。金老师的论文与发言都充分尊重了前人的思想成果,把自己的见解融合到前人的思想海洋中去,这样才会感觉厚实,有人文底气。这一点金老师是这次大会中做得最好的。以后做研究都应该有这个历史研究为前提。还有金老师说快乐与幸福不在同一个概念上,并不是把快乐与幸福对立起来,而是说幸福不能够停留在做一只“快乐的猪”的层次上来定位人的幸福。这是我的第一点感受。

   二是金老师的精彩发言之后就受到了一个教授的质疑,说金老师所谈通篇都是亚里斯多德怎么说、康德怎么说,麦金太尔怎么说,全部是前人的思想理论的阐述,质问金老师为什么不肯搞质的研究,为什么不去搞点田野式的生活调查与个案分析?我以为这个质问用在金老师这里是不合适的。每个人的研究都有自己的专长,金老师善长理论思考与历史文献资料的梳理工作,学问做得非常扎实,这是他的论文与发言的一个亮点。而且这个工作是非常重要的,这个工作做得好功德无量。但是,这个教授提出的对教育与幸福问题要搞质的研究,搞田野调查,搞点个案分析研究也不是没有道理。应该要有人去搞,至少是给我们提供了另一个视角,也应该有人来做。幸福问题既有人类的共性,也有生命的个性,既是历史的,也是当下的生命体验。而生命个性化的独特体验永远是富有魅力的,不可替代的。幸福观念问题,既有人类的普世性,也有民族性、时代性和生命的个体性。我以为这几个方面都不可忽略。

    我在这里想谈点自己关于“教育与幸福”的个人想法。我所谈的东西大多已经在我所提交的论文中谈到。我的论文题目是《教育能对人的幸福做点什么》,刊登在论文集第66页。有兴趣的专家同行可以参照着阅读,并提出批评意见。

    我之所想发言是因为我感觉我在论文中提到的几点浅薄的认识,我发现在其他人的论文中与今天的主题发言中与下午的分组讨论的发言中都没有涉及,或者没有充分展开来谈。所以,有必要作一点补充。

   第一是幸福的概念问题。幸福是一种体验与感受,但是这种体验与感受来源于人的需求、欲望及对这些需求与欲望的满足程度。这又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客观程度上对人的需求满足,二是幸福感受者对自己的需求及满足程度的认识,这两个方面都会影响人们对自己幸福的评判。我在这里借用波普尔的“封闭社会”与“开放社会”概念来说明不同社会形态对幸福的不同认识与追求方式。“封闭社会”,人们主要是以愚民教育的方式,来降低人们对需求的期望,也即降低人们对幸福的期望值,使人们尽量满足于当下的幸福程度。这个时候教育对幸福的作用主要是让人们“适应”现在的条件,满足于当前的生活。也就是让人们“愚昧地幸福着”。而“开放社会”却不同,“开放社会”主要是以提高人们客观的社会生活条件来满足人们的需求来增加人们的幸福感,幸福感是一个相对的动态的标准。教育水平的提高有时并不一定给人带来幸福感。为什么?如果在一个封闭的黑暗社会,个人因受教育觉醒后无路可走是痛苦的。所以,鲁迅先生说:“人生识字忧患始”,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在一个开放社会,不但不降低人们对幸福的追求标准,而且还鼓励提高人们对幸福的标准追求,需求不断地提高,这个时候教育对幸福的作用主要是“超越”,也即鼓励人们不断地超越社会既有条件,创造新的条件去不断地满足人们的需求,当然物质发达到一定的时候,精神文化的需求会越来越占重要地位。开放社会的幸福感越到后来越是人的价值的自我实现程度,而不单纯是对物质的追求。具体的论述请看我的论文。

   第二幸福的普世性与个性化的问题。幸福究竟有无穿越时空的普世性?或者还只是一个完全相对的概念?我以为既有普世性,又有个性化的体验。我认为幸福的普世性只能是在一个底线,也就是最低标准的程度上来定位。就幸福的高标准来说是无法定位的。也就是说底线就是幸福的普世性,而底线之上的幸福因人而异,是具有相对性的。上限的幸福谁能够说得清啊?做官做宰相皇帝就是幸福?挣钱挣到富可敌国就是幸福?恐怕也不好这样说。其实人到了这个份上仍然可能是不幸福的。再说人就是做了皇帝,还可能要做神仙,还想长生不老,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所以,幸福的底线之上的标准是相对的,而且应该是个性化的,是无法统一的。你的宝贝,可能是他人的毒药。那么幸福的底线是什么?我以为就是自由。幸福的底线不应该用肯定的语句来表达,而应该用否定的语句来表达。也就是说,不是“幸福是什么”而是“不幸福是什么”。比如,美国总统罗斯福所说过的“四大自由”,自由言说的权利、免于恐惧、免于匮乏、以自己的方式信仰上帝的自由等等,就是人类幸福的底线。无论幸福对每个人怎样具有相对性,但是有一些却是绝对的,就是没有什么时代的人,没有什么种族与民族的人会认识是饥饿于濒临死亡时的状态是幸福,没有人时时刻刻感受到死亡的威胁是幸福,也就是人们只有生活在安全的环境中才有可能感受到幸福。没有人生活在受到严重污染的环境中感觉是一种幸福。还有就是没有人感受生命意志的自由被完全夺取是一种幸福。也就是充当奴隶,就生命意志来说是不幸福的。我的这种假设也许相对复杂的人类社会来说,还有个案的例外,但是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就社会制度来说,我们也只能够建立保障人们幸福的底线的制度,而不可能打造一个满足人们高标准的制度来。所谓“满足人人的需求”,完全按需分配的制度是永远打造不出来的。但是,如果打造幸福的底线的制度,虽然不能够保证人们都幸福,但是至少可以保证这个社会中的人即使不幸福,也仍然生活在一种底线之上。用底线来保证人们的幸福不会被无限制地被剥夺,这实际上就是增加了人类的幸福。看起来消极,实际上是比较可行的。也就是幸福问题上要做“减法”,而不是做“加法”。去致力于减少痛苦,从而达到增量幸福的目的,而不是无视痛苦,盲目追求“增加”幸福。如果就“增加”幸福来说,各人的需求都是不同的。而你认为是幸福的强加给我,而对我来说却是痛苦的。即“已所欲,施于人”也可能会是痛苦的。比如对一个不爱做官的人来说,你给他一个官当,他就会感到很痛苦。所以,在幸福问题上要在底线之上充分尊重个性化,充分尊重社会的多元化价值与人们选择的自由。并且在制度上给予保证。

   第三个问题是我感觉大家的发言都没有提到我们这个民族,这个社会,也就是中国社会的幸福问题。这可是很重要的一点啊。大家似乎都很关心人类的幸福,而自己所处的这个独特的文化环境中人们的幸福似乎不关心。这是我想来讲讲的原因。中国人的幸福问题不可以忽视我们的传统文化价值观留给我们的幸福观。我想在这里简单地介绍一下我的想法。概括地讲,中国人的幸福观,没有普世价值的这一部分,也就是没有底线作为依托。苦难似乎可以无限地苦难下去。对中国人来说过怎样苦难的生活都似乎是可以的。法国人革命的理由很简单,“面包,面包,否则就要流血。”人生的自由问题也是一个充分的理由。但是,中国人对于自己的生存状态的感觉是完全建立在相对的基础上的。也就是苦难没有底线。只要还有比自己差的,自己的幸福感就得到了满足。比如,我小时候的生活现在看来是很差的了。因为吃不饱。每天三餐饭都不能保证,一日三餐,两头稀饭,瓜菜代,半年粮,一年吃两次肉,这个日子应该是过得很差了。但是,我们仍然在学校接受忆苦思甜教育,教育我们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那时我们在学校里听得最多的教育口号就是“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在家里父母是这样教育我们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看看这些,都是与人比较的。学校教育我们要比差,父母在家里教育我们要比好。标准就是另一个人的生活状况与幸福感受。所以,中国人是没有幸福的普世性的底线的。再差也能过,过得人不人,鬼不鬼,也无所谓。再富豪发达也能消受,也是永无止境。做人上人,即使做了上面再无人可比的时候,也仍然有与历史人物比的冲动。如与圣人比,与先贤比,与历代皇帝比。这个稍逊风骚,那个略输文采,总之是无止境的。这种幸福观能够给中国人带来幸福吗?不能的。“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因为,这种幸福观注定了只能是极少数人能够满足自己的幸福欲望,幸福感如果是大家共同有,那么在中国人这里就不会有价值。比如,如果一间学校只有一个副教授,这个副教授就很幸福了,可是如果一个学校有一百个正教授,那么一个正教授的幸福感就只有这个副教授的百分之一。所以,我感觉在我们这个社会要重新倡导一种与自己比发展的幸福观。我能做什么,我做到了什么,今日之我比昨天之我有进步与发展,这就是幸福的。这样我们每个中国人才可能会有真正的幸福感。我的话有点绝对,但是不会毫无道理。

   第四是幸福与宗教信仰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没有人谈到,可是宗教信仰问题是幸福观中最重要的问题。包括中国人的幸福观为什么没有底线意识?这与宗教信仰也是有一定的关系的。我们这个民族的传统文化是一个宗教资源严重匮乏的文化,严格来说中国人是不信上帝与鬼神的。对于生的享受有余,对于死的思考严重不足。可是,如果一个民族缺乏追问死亡的习惯,那么,其实对于生也大多只能是“醉生梦死”,把这样的生活当成是幸福的。没有真诚的宗教信仰,那么这个民族的灵魂就得不到安宁,就会缺乏精神家园。做事情就会没有底线的操守。幸福的高标与底线的跨度会变得无穷大。对于这个问题,我的论文中也有所论证。

   以上几点,是我的一点感想,说得不够充分,但愿抛砖引玉,供大家参考,欢迎批评指正。多谢!

                      (2007年10月13日下午)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