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人生的三步骤

钱穆:人生的三步骤

导读:一个人对自己持何种要求,一般来说就是匹配何种人生。 想想看目前自己的状态。 每天不思进取浑浑噩噩,那生活自然就是得过且过。 每天积极上进探索求知,那生活自己就是阳光满窗。不要意淫着忽然有一天就过上了好日子,将来回头一看,每一步,都需要自己扎扎实实的做好铺垫。

每个人的发展过程中都应该有三个层次,或者说三个阶段。

生活层次:一箪食、一瓢饮,大布之衣,大帛之袍,居陋巷,卧草庐,车马出游,骑牛上路,衣食住行只是生命的外在表征,“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

第一个阶段为生活。衣食住行与价值是维持生命的存在。先讲讲食和衣。

所为食前方丈,一丈见方的很多食品同颜渊的一箪食、一瓢饮,实际上没有什么区别。大布之衣,大帛之袍,同锦衣狐的作用也差不多。饮食为御饥渴,衣着为御寒冷。

同样,颜渊居陋巷,在贫民窟里;诸葛亮卧草庐,在一间茅草房里,从表面上看双方好像不一样,其实在生命和意义与价值上还是差不多的。

再讲到行,孔子出游一车两马,老子函谷关只骑一头牛,普通人只好徒步跋涉了。

今天科学发达,物质文明日新月异,我们的衣食住行同古代的人绝不相同,但生命的意义与价值的角度看,衣还是衣,食还是食,住还是住,行还是行,生活还只处于第一阶段。

动植物亦有它们的生活,有它们维持生命的手段,所以生命第一层次即生活方面比较接近自然。可以说人同其他动植物的生活相差得不太远。孟子的“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即是此意。

进一步说,我们是为维持我们的生命才生活,并不是我们的生命就是为了生活。生活应该在外层,生命则在内部。生命是主,生活是从。生命是主人,生活是跟班,来帮主人的忙。

生命不是表现在生活上,应该另有作用。这就是我们要讲的生命发展这程中的第二个层次,即人的行为。换句话讲,人的生命价值应该体现在事业上。

行为与事业层次:不仅要有谋生的职业,更要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行为,这才是人生的主体。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只为吃饭、穿衣、住房子、行路的。除了衣食住行以外,我们应该还有人生的知为和事业,这才是人生的主体。

今天不少人工作都是为了谋生。为了解决衣食住行问题才谋一个职业,那工作来满足自我生活需要。工作当然也可以说上一种行为,实际上应该有另一种高尚的行为,按照古人所讲,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一个人只要有所不为——不讲我不想讲的话、不做我不想做的事,不论他是大总统、大统帅、大企业家,还是农民、工人,从行为上讲都是平等的。他们的区别只是生活质量,但做人的精神是平等的。讲平等要从这种地方讲。如只从生活质量上看,人与人怎能平等呢?整个世界的人都不平等!

有的事富贵的人可以做,贫贱的人却不能做;有的事贫贱的人能做,富贵的人却不能做。只有我们讲的修身,这种精神行为,才是平等的、自由的。可见古人所谓的修身,到今天仍旧有意义有价值。再过上三百年、三千年,这种意义与价值还会继续存在。

第二步是齐家。每个人都一个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妇好合,这样的生活才有意义。

天下哪有完全大公无私的事呢?吃饭,一口一口吃,这就是私的。穿衣,穿在我身上,也是私的。房子自己住,还是私的。哪有不私的事呢?

修身齐家不是个人主义,不能只讲自己。没有父母,你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修身齐家亦不是社会主义?身与家都是私有。

修身齐家是一种行为道德,是公私兼顾的。尽自己的能力来修身齐家,这是你应该做的。我应该修身齐家,你也应该修身齐家,大家是平等的。

第三个层次就是治国平天下。个人、家庭、国家是一体相通的。古人对人生看得很通达很透、才会有此想法。

一个人最多不过有一百年的寿命,能活到八十九十的就很少了。过了一百年,一个家里的人就完全换了,正所谓人生无常。

世界上各大宗教,无论耶稣教、回教,还是佛教都在讨论这个问题,惟有中国人不喜欢讨论此问题,中国人习惯在人生无常的现实下安下心来。

德性层次:圆满地发展天性,实现人生的安乐,求得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是生命的最终归宿。

我们为什么要修身?为什么在齐家?为什么要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现在讲到人生的第三个阶段了,这就是人生归宿。

人生有开始,自然也应有个归宿。只为在此听演讲,听完了,各人各的归宿,或者回宿舍,或者回家。我们的人生也应有个归宿。

中国人讲归宿同宗教的讲法不同。宗教说人死了灵魂上天堂或者下地狱,中国人不说对,把此问题搁置不论。中国人讲人生的归宿在人性。

每个生物都有自己的天性。老鼠有老鼠的天性,小白兔有小白兔的天性,那么我们人呢?人和动物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人的天性高过相其他动物,不容易以现。不仅别人不知道,自己或许也不知道。人的一切行为都应合乎自己的天性。正所谓各有所好。

如我摆两个菜;一个鸡,一个鱼。你喜欢吃鸡还是喜欢吃鱼?一下子就可知道,这很简单。若你是学文学的,究竟喜欢诗歌还是散文,就不是一下子就可以知道的了。散文中,你喜欢韩文还是柳文,更不容易知道。这些都该用些力气才知晓。人的其他行为也是如此。总知,人的行为要合乎自己的天性。

能令自我天性得到满足,自会将安乐两个字放在人生最后的归宿上。我天性就是这样,只有这样做,我才安心,才感到安乐。

那么我请问诸位,我们的人生除了安与乐之外还有第三个要求吗?吃要吃得安,穿要穿得安,安是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字。安了才会乐。看看社会上大富大贵的人或许他不安不乐,而极其贫贱的或许反而安乐。

诸位应该争取富贵还是安乐于贫贱呢?富贵与贫贱只是人生的一种境遇,而我们要的是安与乐。只要我们的行为合乎我们的天性,完全可以不问境遇自得其乐。

我们中国人常言德性。什么叫德性?韩愈说:“足于己,无待于外,之谓德”。可见德就是性。自己的内部本来就充足,不必讲外部条件。譬如说喜欢,喜欢是人的天性,不需要外部条件。快乐亦是天性,不需要外部条件。哀伤也是。人遇到哀伤时若不哀伤,便无法安乐,如父母死了,不哭你的心便不安,那还怎么安乐!怒也是人生的天性。发怒的得当,也会感觉内心安乐。

不识一个字,但也有喜怒哀乐。诸位看街上不识字的人很多,或许他们的喜怒哀乐比我们天真、更自然,发泄得更恰当、更圆满。人生的最后归宿就要归在德性上。性就是德,德就是性,古人亦谓之性命,我们要圆满在发展它。

表现出恰当而圆满的喜怒哀乐,可做别人的榜样与标准,我们称其为圣人或天人。与天与上帝,与大自然合一。人生若能达到这个阶段,就可以死而无憾了。

做人第一要讲生活,这是物质文明。第二要讲行为与事业,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人文精神。德性是个人的,同时也是古今人类共同的。人生的归宿也应如此。

本文系钱穆先生1980年11月于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之演讲辞,有删节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