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中国百家的命运

许锡良:中国百家的命运

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群芳斗艳,可以说是一派空前的繁荣景象,令千百年来的中国文人学士们感叹怀念不已。可惜好景不长,最后真正留下来占据社会主流的只要儒家和法家。儒家作为思想价值一派,主要占据了皇权政治的说教功能,主要起愚弄百姓作用,而法家虽然名义上没有占据主流地位,实际上法家占据了权势的核心。法家后来只做不说,说的功能主要是由儒家通过教育,通过科举考试来完成。因此,可以说儒家是显学派,法家是实权派,儒表法里,实际上用现在的话说就叫“官学勾结”,也就是“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官学一体化,他们之间互相转换角色。昨天的儒生,一旦成为官员,行事手法则由儒生的“仁义道德”一下子就转化成为了官僚的“法、术、势”。一个儒生转化成为官员,其实就是由“儒”入“法”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的长短主要看儒生个人的悟性如何。有的很快就转了,懂得了官场规则不同于圣人之言,因此,很快就学会了“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有的一辈子都没有学会,比如明朝那个清官海瑞,一辈子按照圣人之言去做官,而当时的皇帝嘉靖也正好要树立一个圣贤徒的榜样,因此,海瑞这个形象就这样树立起来了。其实中国每个朝代都有类似海瑞这样的官员。后来中国出了焦裕禄、孔繁森这样的官员,其实也仍然是儒家政治那一套树榜样的作派。其实真正现代民主法治国家,根本不可能出现海瑞及焦裕禄、孔繁森这样的榜样,也没有必要。只有儒家政治那一套才需要一边大树特树清廉榜样,一边贪污腐化严重。还有的一经悟透,致死也不愿意再同流合污,如明朝的思想家李贽,从此放弃知府这样的高官厚位不做,要去做一个率性的人,不愿意做一个“阳为道学,阴为富贵”的虚伪之人,结果终于惨死在监牢里。

中国的政治舞台二千多年来,一直为儒法合作霸占着。不仅是“显学派”,而且是“实权派”,而老庄的哲学,道家这一派虽然被边缘化了,但是,并没有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二千多年来老庄哲学、道家学派一直占有一席之地。他们与儒法是怎样相处的呢?林语堂这样描述他们之间的关系:“儒家的世界观是积极的,而道家的世界观则是消极的,这两种奇怪的元素放在一起提炼,则产生出我们称为中国人性格的这种不朽的东西。”“中国人在成功时是儒家,失败时则是道家。儒家建设、奋斗,道家旁观、微笑。中国人在位时说道论德,闲居时赋诗作词,并往往是颇为代表道家思想的诗词。”(林语堂:《中国人的性格》,学林出版社,1994年版)因为儒家积极进取,而积极进取又主要是进取仕途,而仕途官场的排他性是最强的。简直是你死我活,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淘汰率、失败率极其地高。因此,败退下来之后怎样生存的问题就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道家这个时候就起到了类似现在的干休所作用。仕途有望的时候,就大唱儒家的腔调,如果仕途无望呢?就转而爱上老庄哲学,做个田园诗人与山水道士也很不错。这样相安无事了将近一千年,直到隋唐,特别是北宋、南宋佛教大规模进入了中原之后,儒家有许多基本说法与佛教无法调和。儒家兼容道家还相对容易一些,一个积极进取当官,一个纵情山水田园,一个求福禄多多,一个追寿星高照,他们显然是互相补充的关系,道家于儒家的矛盾,有如一个小学生作业负担过重的时候,多贪玩一下而已,或者成绩不好,干脆逃学一样。儒家在官场上斗得太凶、太累了的时候,不妨退一步海阔天空,回到大自然乐一乐,有什么不好呢?这样就由儒家又回到了道家,轻松自如地转换着角色。

但是,到佛教这里,也就是儒、释、道三家中的“释”家,因为是由释迦牟尼创立的,因此,佛教在很长时间里也称为“释教”。释教的基本理念远比中国人的道家走得远。中国人信道教,核心目标无非是追求长生不老,一切都围绕着这个进行的。道家发展到庄子的时候,庄子的养生法,表现在庖丁解牛时,就是不要去硬碰硬,一切顺其自然。做人则不要冒尖,要像大路边的大而无用的臭椿树那样,才能够得以保存性命。他说:“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众所同去也。”也就是说无用之树才能不夭斤斧,才能够安享天年。但是,到释教这里,完全不同了。儒家说:“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释教偏要与他们唱对台戏。说什么“众生平等”,而且人生就是苦海,而苦海就是由人的欲望引起的。儒家所说的福、禄、寿,都是产生苦海的欲望,这些苦海,必须经由“苦谛、集谛、灭谛和道谛”,四谛过程来解决。苦谛主要说明人世间充满痛苦,说明人生是一个连续不断的痛苦过程,即‘苦海无边’。集谛则是探讨造成痛苦的各种原因,把人的痛苦归为人的欲望。灭谛讲述了断灭世俗诸苦的根本,即消除欲望,而达到无苦的境界。道谛阐明进入涅槃境界的方法。这样一来,做和尚尼姑的,必须洁身自好,同时还必须节欲,不食荤腥,也不近女色男根,从自己开始,断绝苦海的延续。对儒家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佛家信众越多,儒家市场就越小。他们的基本理念是不可调和的。因此,必须千方百计地把进入中原的佛教进行重新改造。使佛教中国化,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把佛教的基本原理与中国的国情与实践结合起来,使形成有中国特色的佛教精神。这种改造是这样的成功,在思想理念上,就有了宋朝的“程朱理学”,充分吸收了佛教色即空,无欲无刚,四大皆空的理念元素,提出了“存天理,灭人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伟大理论。理学其实是儒学与当时的释教的杂交品种。这种学说,既把佛教笼住了,又把儒家搞掂了。当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对新儒学_理学进行新的解释。如面对皇帝的质询,可以说“存天理”,就是保护皇家的江山成为铁打的江山。皇帝的江山就是“天理”。保存皇帝江山的目的自然就是要掠夺小百姓,因此,“灭人欲”,又变成了掠夺百姓的最好借口。如果像宋朝这样一个个男人软蛋得不行,外敌入侵无力抵抗,要掠夺财产,杀戮儿童,侮辱妇女怎么办?“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是最好的办法。那些垃圾儒生,无力保护家园,保护家人的时候,这一招是最好的办法,让妇女儿童抱着家里值钱的金银细软去跳井是最好的出路。这样既免去了侮辱名节愧疚,又省去了抵抗的劳神。新儒学诞生在北宋、南宋的多事之秋正逢其时也。解决了皇权的重大难题,关键的时候虽然没有能够挽救皇家的江山,却很好地挽救了圣人徒的面子。

接着印度佛教的未来佛弥勒佛——本来是一个年轻精壮的小伙子,矗立远视,瞻望未来,却在进入中原之后变成了一个大腹便便、年过半百、坐着养尊处优,坐着笑着的老头子。这是符合儒家的人生观与价值观的。因为,儒家只崇拜这样的人。年轻人,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怎么可能成佛呢?站在那里,本身就是劳力者的形象,不符合劳心者的样子。过于瘦的身材,显然只适合体力劳作。那么严肃地面向未来做什么?还不如今天大酒大肉的饱一顿。要那么认真做什么?“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常笑,笑天下可笑之人”。佛教通过对弥勒佛形象的重塑,变成了中国式的难得糊涂与知足常乐。中国的差不多先生开始登上人生舞台。

面对这样的改造还不够,这只是形象工程的第一步。中国更大的难题是浩如烟海的佛经。一是费时,二是费力,三是耗费心思。这个时候出台一个简便的,有中国特色的佛祖是多么重要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虽然多,但是,都是外国人,外国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因此,中国的毛泽东及其中国特色马列思想出现了。同样,佛教也必须与中国的国情相结合,产生有中国特色的佛祖及佛教教义,因此,中国的佛祖六祖惠能及其《六祖坛经》诞生了。不要说六祖惠能怎么那么有远见卓识?其实,中国特色的儒家思想决定了,一切进入中国的东西,无论好坏,都必然会遭受到改造。

佛教是叫人觉悟的学问,读书识字,念经悟道,消除迷信,最好有如剥笋一样,剥掉那些强加在人身上的繁重枷锁。因此,如来的经典《金刚经》要人去四相的,即“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但是,到六祖惠能及其《六祖坛经》这里的时候,一切佛经都滚远点,咱们的六祖惠能是不识字的文盲,不识字的文盲,照说是远离了人类文明,于成佛肯定是不利条件的。这个时候,六祖惠能来了一个“见性成佛”,仅仅靠个人的顿悟就可以成佛。有点类似中国“文革”时的口号:“不学ABC,照样干革命”。为什么中国人会这样对待外来的经典学说?儒家的愚民思想加上道家的愚民思想,二者合力,只能够这样对待佛。儒家巴不得老百姓连字都不识,这样“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就不费力了,而道家的“绝圣弃智,复归于婴儿”,也正需要六祖惠能这样的佛祖。什么道理都不需要讲,只需要见性即可成佛。什么理论都不需要,只需要讲个佛祖的故事就可以成经。剩下来的只需要抱紧绿玉杖,守住玉钵衣,就不愁大功告成。

经这样改造之后的佛教,自然与儒和道相安无事,一千多年来,儒、释、道三家,在中国思想文化领域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形成了中国文化超稳定、超保守、超封闭的结构。儒家是正道,读书科举入仕,完成福禄多多的人生任务。道家负责休闲娱乐养生,完成人生中的长生不老、长命百岁的人生任务。改造之后充分中国化了的佛教,则要解决人死后之后的归宿问题。毕竟,能够成仙的只有那八个人,即“八仙过海“的那几个,而且只限于民间传说,还登不了大雅之堂。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还无法证明。大家能够见到的还是一个个死去了。无论皇帝皇后,还是普通庶民,死似乎是必然的。让儒家、道家都无法解决的这些问题,留给佛教去解决,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儒、释、道占据了中国的主流社会之后,剩下的那些边缘角色也就无足轻重了。法家只做不说,掌握实权,捞尽利益,其实三家都是为这一家服务的。而兵家其实是法家掌握,自然还是要的,虽然治世时似乎无用,但是乱世肯定是有大用的。阴阳家沦落到了街头算命,这一家虽然惨了点,但是,还不是最惨的,名家的风水玄学,目前在中国房地产鼎盛时期,是不得了的火热,赚钱其实是最容易的。

最惨的其实是墨家。在西汉的时候,由董仲舒和汉武帝刘彻合作,这也是第一次官学正式合作,搞了“天人感应”,然后又弄了个“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独尊儒术,这一招真是太厉害了,一直到现在央视的所谓百家讲坛,其实只能够讲儒家,而且只能够由类似于丹这样的儒家心灵鸡汤大师来讲。不过,废黜百家的后果,其实真正被废黜的只有墨家这一家,其他杂家虽然自然也是靠边站了,但是毕竟没有灭绝,真正被灭绝的就是墨家这一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弄懂了墨家的灭绝道理,就基本上弄清了中国的根本问题。具体如何,只有下一次再专门论述了。

2014年10月10日星期五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