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林柯:娱乐中的文化

杨林柯:娱乐中的文化

文化是一个大全,自然包括娱乐。无疑,文化的存在是为了人的快乐幸福,而娱乐方式作为快乐文化的外在表征,也从某个方面反映一种文化的特质。

有人说,麻将是中华国粹。确实,麻将很能反映中国文化,也很能反映中国人的文化追求,136个方块,变幻无穷,奇迹不断,如果再带上钱的刺激,很能让心灵无所归依的人们找到乐趣,甚至让一些麻友们寝食不顾,乐以忘忧。但麻将只是个零和游戏,输赢相加为零,并不能为社会创造实际价值。

静下来想,麻将确实很契合国民性,很有东方文化特点,打牌的人要跟着上家,盯着下家,防着对家,只为自家。搓麻中,牌无好坏,人无丑俊,地无南北,时无昼夜,没有英雄豪杰,也没有熊坯孬种,一切都是随机的。牌背,不要怪社会;人幸,坐那里都发财,谁也无法把握自己。一张桌子四条腿,差个人,打电话:“差个腿子。”其实在搓麻中,每个人只是条“腿子”,在生活中,每个人也实际是条腿子,工具化人生带来功利化追求,所以打牌的目的说是娱乐,其实也是为中国人的无目的人生寻求一点刺激吧。当然有人会说,为赢几个菜钱,结果有时就输掉一桌菜。

当然,麻将并不是没有形而上的空间,它体现公正平等,轮流坐庄,坐得好,继续坐,坐不好,换人,正所谓:“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谁也别想赖着不下来,还要人家陪他玩,不让人家和牌也是玩不下去的。再比如,一个文化麻友说,麻将体现了劳动人民对幸福生活的渴望,这一把被炸了,下一把等着炸别人。其实打牌三十年,赢的自己钱,中国人似乎不太在乎打牌输赢的平等概率,只要快乐就好。就像国人的生活也不太在乎目的意义的追问,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要想太多,省得咸吃萝卜淡操心。

麻将之外,许多国人也爱下象棋,因为有战争和攻击,所以颇受男性喜欢。闲来无事,两人对弈,你看,楚河汉界,棋乐无穷,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仔细一想,象棋中蕴含着很多生活的哲学和人生的智慧。

中国象棋中地位最低的是“卒”,但它却最具有冲锋陷阵、一往无前、不怕充当炮灰的精神。成语“丢卒保帅”,就是说,卒子死了没关系,关键是要保住“帅”。古文中“卒”的引申义就是“死”,比如“卒年六十有二”之类。再说“车”“马”“炮”,它们是象棋的重要棋子,活力无限,能攻善守,左冲右突,奋力冲杀,非常忠于职守,乐于奉献,但老帅保住了,它们基本上就没用了。

中国象棋中最悠闲的就是“将”。这个“将”一般不用做什么,它只招呼那“车”“马”“炮”为它所用即可。俗话说“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这是说现实中的战斗,而象棋中的老将一般是不用出场的,这和国际象棋中的皇后不一样。

当然,中国象棋中也有一些可怜角色,比如“相”和“士”,他们是“将”的卫士和智囊,由于和“将”关系密切,自然也分享成果。它们为了“将”鞍前马后地奔跑,似乎比所有人都卖力,但关键时候,又是憋死老将的人。

其实,中国象棋关注系统,每个棋子都是系统的一部分,吃掉对方和被对方吃掉,谁也难脱干系,每个棋子都是系统的牺牲者,只有老将是最后的胜利者,有人说,象棋一定是中国皇家的创造,只有中国皇家才会想出让别人卖命,自己坐江山的把戏。

除过象棋之外,也有一种游戏叫“挖坑”, 很刺激,陕西人爱玩,所以也叫“陕西挖坑”,三个人玩,每把都是一个人和两个人交手,把把有“坑”,不坑别人,就坑自己,有时想给别人挖坑,结果把自己坑了,因为可能底牌不好。这个挖坑,仔细想想也挺有意思,如果大家都在坑里,又无希望逃离,如何让群体活得快乐一些,就是再挖坑,先把一个人扔进去,让大家乐一下,再把他捞出来,换一个人再扔进去,循环往复,游戏可一直持续,这样大家都能收获快乐。

游戏中有好多文化密码,只要用心想想,还是挺有意思的,而游戏的参与者一般是不动心的,乐在其中即可,管他是收获者还是献祭者。

(原载《陕西法治》2013年第2期)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