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军伟:教育的真诚与真境

皇甫军伟:教育的真诚与真境

——《家庭教育的捷径:以心养心》新书发布暨研讨会

 

 

提问:有人说当今家庭教育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您怎么看?这个危机很严重吗?

皇甫军伟:没有最危险,只有危机。全世界都在对家庭教育进行反思,我们中国只不过是在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我们的家庭教育立根很难,回不去了,因此我们就会觉得这是很害怕的事情,越怕,越危机。但是我们有没有家呢?有没有人领我们回家呢?有!人们经过了各种浮躁之后,就会谋求内心的宁静。

这是这个社会背景下必须过的一个坎。必须要过,就像孩子的青春期,不管脸上长多少痘,多难看,脾气多坏,必须过去,这段危机让国家和民族的内在素养变得更成熟,更有生命力。

提问:您认为家庭教育的本质是一种教育文化吗?

皇甫军伟:家庭教育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和表现,这个经要念,而且要念到心里面去。是内在深层次的一种传承,一种学习,一种相互感染。我们内心的经是乱经,所以导致孩子内心秩序的混乱。我讲得家庭文化是我们几千年传统文化沉淀下来的一种潜规则,这样的一种民族意识,这样的一种文艺,在我们身上具体体现出来的东西。

提问:您觉得文化和家庭教育之间有哪些联系?文化对家庭教育有哪些影响?

皇甫军伟: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家庭教育简单地用一句话说,就是家庭文化的传承。家庭教育所有外在的形式都是家庭文化的一种表现,家庭文化决定了家庭教育的模式,家长的教育意识,观念以及教育孩子的方法和内容。

提问:我们怎么能让家长认识到自己在教育上认识的偏差和不足?

皇甫军伟:我们不要希望我们让别人认识到什么,不是我们让人认识到什么,是家长的认识烫伤了孩子,痛苦了自己的时候,他自然要反思,自己的认识有问题,当没有这种痛苦,你讲什么,他们都不会被你的声音所感动,这是深层次的一种自觉。没有谁能指挥谁做什么,尤其是现在的成年人。能引领他的有两点,第一个,他自己的痛苦,他回头找,他眼光错了,这不仅伤害孩子还要伤害他自己,这是他要觉醒。第二个,真正为孩子的未来,为这个国家有担当的人。当他不清晰的时候,他有一种内在的大痛苦,所以他要寻找。这两类是最早在教育上觉醒的人。

提问:什么决定父母的教育眼光?父母的目光有短浅的,有长远的,大多数目光比较短浅,是什么决定了他们的眼光呢?

皇甫军伟:不是单纯的一个因素决定了一个人的教育眼光,一个人的眼光是一个综合体。父母的教育眼光是内心的综合,他们的文化背景、成长环境、教育背景,包括他们对现实和未来的理解,这些综合体以眼光的形式表现出来。不是一个因素决定了一个人的眼光,而是超越了这几个因素之外的东西来决定。但是家长的教育眼光至关重要,现在家庭教育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教育眼光的短视,我们的眼光放不出去,就是我们把有限理解成了终极,理解成了所有,所以才被局限。如果我们内心都有一种豁达和通透,我们面对孩子和面对自己,都要知道每一个生命都是一个有限的存在,教育只不过让每一个生命在不同的阶段去更饱满地体验自己。给这个国家人类带来这个个体本身生命价值的东西,这是教育所追求的,如果我们这么去看,不为一时的教育的结果所喜所悲,那么我们的教育眼光就不会轻易被局限。

提问:怎么才能快速有效地提升广大家长的教育文化素养?

皇甫军伟:越是快速有效,就越是达不到目的,欲速则不达。前面我讲自然而为,这种无求无欲,真正没想法的时候,我们内心才能走得更远。快速有效的想法本身就是一把枷锁,学的过程中始终问有没有效果,这两个概念本身就是一个过滤,把我们最有效的东西给过滤掉了,让我们沉淀出耐心的东西给过滤掉了。

提问:在当前家庭教育实践中,您最担心的是什么?最困惑的是什么?

皇甫军伟:我没有担心。为什么呢?我觉得走进真正教育空间的人,他们是一种提前的觉醒,一种正面的力量,用一种让人舒服的姿态在推动教育。很多不醒的人,他们是以痛苦的力量在推动教育。教育如果是一台车,有人用手推,有人用嘴推,推得满嘴流血。

提问:您有没有担心过,您对教育的认识有偏差?

皇甫军伟:没有这个担心,因为我一直沿着的可能是整个教育的认识不变的空间里面往前推进,那个路不变,路上走的人都变化很多,路上走过的车很多,但路不变,我是沿着这个路在走。这其实在重复历史,在历史的这条老路上,我在尝试新的东西,路没变,你看到的风景变了。我内心一直谋求的是不变的东西,以不变应万变,如果找不到不变的东西,你的内心就无法去应对万变。

提问:您觉得当今家庭教育的出路在哪里?

皇甫军伟:出路在于回归。从历史和文化的空间,去发现面对未来的方向和出路。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