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虚散人:儒家极度推崇孝道文化的根本原因

静虚散人:儒家极度推崇孝道文化的根本原因
  
  无条件的孝顺父母,其潜台词就是,你必须无条件的顺从当朝政府,而不必考虑其是否关心民生状况!!!
  
 《论语》1·2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  
  
 (译文--有子说:“孝顺父母,顺从兄长,而喜好触犯上层统治者,这样的人是很少见的。不喜好触犯上层统治者,而喜好造反的人是没有的。)
   
  --真是一语道破天机。  
  
   儒学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故意”忽视对政权合法性的论证,而一味的强调崇古崇圣从上的意识形态。片面强调“父母之恩,唯天为大”,无非是为了获得人们对于“儒家仁政”的情感认同。
    
   “儒家仁政”的特点就是,不依赖政绩获得被统治者的支持,而是通过表达自己的善良无私的动机来支持自己的权力要求。 
  
   “儒家仁政”首先要求被统治者无条件服从统治者,为什么要服从呢?它摆出这样一个理由:
    
   我全心全意为你服务,而且我之所以要“为你服务”,不是出于自私的功利主义的算计,而是出于对你的无私的爱。 
  
   所以说孝道文化是“儒家仁政”获得人们情感认同的基础。
   
   何谓政绩?--民富国强!
   
   然而两千多年来,儒学作为显学主体最终导致了什么结果呢?--既不能攘外,又不能安内。不但不能促进本国综合国力的成长,反而是掣肘本国综合国力的成长。内衰外辱之儒史、祸国殃民之儒学。儒学这种“精神鸦片”,并非“自身精通”以后才可以批判,只要观察到一种“历史现象”--每当儒学“参政”必然导致“内衰外辱、祸国殃民”,我们就可以定儒学的“罪”,至于其具体的“发生机理”可后议。

  由于儒家有造假传统,我们必须对“儒家记载”(由于独尊儒术,历史之笔掌握在儒家手中)的历史彻底颠覆解构,合理、合乎逻辑的从新塑造后才有可能看到历史本真,也才能使其具有史鉴意义。通过以下几个链接之文可以说明儒学并不能富民强国,儒学实乃祸国殃民之学。儒学只能也必然是一种愚民、弱民之说(此文说明祸国殃民之儒学的作用机理。包含一些单独命题:儒家思想与专制、儒学扼杀了大众参与政治生活的政治自由、儒学扼杀了人民大众主动参政议政的“维权”意识、儒学扼杀了国人的公德意识,人性良知和博爱精神、等等。)

   综上所述,我们是否可以作个结论:儒家极度推崇孝道文化的根本目的就是,便于统治者推行“儒家仁政”。而“儒家仁政”则把实现清明政治的理想,完全寄托在了已有政权领导及其集团成员的个人自律自省的基础上。基于这种理念,儒家就否定了民众需要对政府和政权所有者进行监督的必要性,并且干脆在治国的程序上,彻底摈弃民众的参与,惟推崇具有自律自省功能的,符合它之所谓“贤人”标准的精英负责治理和帮助统治国家,而广大的民众则只要扮演好安分的被统治者角色便行! 
  
   由此可以看出,儒家所支持的政治形态显然是权威主义政治,这是与当代的民主政治相背离的。
   
   因此我们不但不能去“复兴”儒学,反而要将儒学根植于大众潜意识中的余毒拔清。而前提就是对儒学给予坚定而猛烈的抨击,使人们充分认识到其危害性。儒学作为一种“精神鸦片”,在初期确实有一定的正面效应,比如增加“美味度”、降低“医疗痛感”等等。。。但儒学一旦被统治阶层“内化”--即“吸毒成瘾”之时,必然会使“人”上瘾,并逐步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最终使“人”因免疫系统崩溃而死亡。
  
  换句话来说,儒学一旦被统治阶层内化,就必然导致中华民族因丧失自我“更新能力”而衰败!

  我在“真正的道家文化”中曾引用过一个描述,“一人之身,一国之象。胸腹之位犹宫室也,四肢之列犹郊境也,骨节之分犹百官也,神犹君也,血犹臣也,气犹民也。故知治身者则知治国矣。夫爱其民所以安其国,吝其气者所以全其身。民散则国亡,气竭则身死。”
  
  我在“儒学演变与综合国力盛衰之间的关系”一文中也说过“皇帝朱翊钧原也有励精图治的愿望,但最终意志消磨,听天由命。作为封建专制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他在名义上的绝对权力无形中被各种各样繁琐的礼制规定抵消了,一方面,他要实行一种有效的统治,就必须以儒家礼教作为法理基础,另一方面,对儒家礼教的任何背离、突破和改变,势必遭遇到强大的抵制,而其中大部分抵制是潜在的、无形的、软性的,如在废长立幼、修建皇陵等问题上就是如此。”
  
  这个例子和一个吸毒成瘾之人状态何其相似,想戒毒却又“力所不及”。在此心碎之际,痛呼国人拒儒家“精神鸦片”远矣!

 民强,则国强;民弱,则国亡。
  
   民强,不是简单地指素质提升。强民的拳头和强民的智慧会给国家的统治阶层带来很多课题,管理体制因此面临极大挑战,不合适的管理体制在民强的条件下不会有生存的机率,就是一段时间内合适的体制到一定时候也会因变得不合适而被摧毁。这就迫使权力阶层进化自己,合理地利用人类的科技和文化成果,建立更合适的管理机构和管理体制,并不断改进。 如果政治体制为强梁服务(比如儒家维护官僚权贵阶层利益,“不得罪于巨室-孟子”“刑不上大夫”等,中国浓厚的“官本位”意识实乃儒家之过),那民就会弱;如果政治体制为民服务,那民就会更强。政治体制亦会更具生命力,这样,民族、国家又何来衰落之说。
  
  民强是强化内政、抵御外侮的唯一良方。

 阅读延伸

简批愚昧下跪官僚的险恶用心

  任何一个个体之间都应该是平等的,而愚昧下跪官僚的险恶用心则是通过复辟儒家的孝礼理念来扼杀这种平等意识在中国的萌发成长进而打断中国的民主法治、民富国强的进程。平等公平是任何一个群体良性发展的必要条件,而差等的儒家之孝礼则是在扼杀这个平等公平的属性,丧失了平等公平属性的群体必是愚弱内耗且屡被外族侵掠奴役蹂躏的,儒家历史内衰外辱的历史事实就是这种恶果的附加证明,也就是说愚昧下跪官僚的险恶用心就是意图扼杀整个中华民族!!!

  当然,在出卖中华民族的过程之中愚昧下跪官僚可以满足其一己之私欲!

尸横遍野:中国历史上十几次人口灭杀!

1)秦末战争--人口减员70%

2)西汉末年混战--人口减员65%

4)三国鏖战--人口减员85%

5)南北朝混战--人口减员60%。

7)隋朝战乱--人口减员70%。

8)安史之乱--人口减员65%。

9)黄巢起义--人口减员75%。

10)金、元灭两宋--人口减员90%。

11)明末混战--人口减员80%。

12)清代的白莲教起义--人口减员30%。

13)太平天国起义--人口减员45%。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