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三八二十三——于丹才真正理解了中国文化

许锡良:三八二十三——于丹才真正理解了中国文化

我的朋友杨恒均博士最近参加了一个在广州暨南大学召开的“世界华人文学研讨会”,第一次近距离亲自聆听了中国文化大师、北京师大教授于丹女士关于中国文化的演讲,他感觉很惊讶,很脸红,突然就改变了对于丹的看法。

杨恒均博士说:“两天的会议最重的戏是开幕式后请于丹做主题演讲,她谈中国文化。这是我第一次听于丹演讲,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于丹的想法。”,而之前对于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但是,经过这次会议就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因为,“她演讲起来如滔滔长江之水,唐诗宋词信口道来,旁征博引,这一讲,就是将近两个小时。也彻底破坏了我对她的看法。”原因呢?是因为:“于丹为了突出中国文化优越而对西方文化与宗教的不以为然,把中国的伦理抬出来同西方的宗教抗衡(好像西方就没有伦理似的),还有她洋洋自得地宣称自己就是看武侠小说长大,武侠里就有丰富的中国文化,并以武林高手练到最高境界可以以气当剑、杀人于无形来说明中国文化之高深,让我听着都觉得脸红。”

更为反感的是,于丹花了很长时间讲一个禅宗的故事。杨恒均博士介绍说:“为了教育她碰到的一个不懂得高深中国文化的外国人,她用大段讲述一个禅的故事。她说,古代一位混混买了三匹八吊钱一匹的布,付款时声称‘三八二十三’而不是‘三八二十四’,这位混混竟然以颈上人头作担保说自己是对的,只肯付二十三吊钱。一位小和尚打抱不平,说如果‘三八二十三’是对的,他愿意输掉头上的帽子。众人相持不下,于是来到小和尚的师傅——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和尚处,请他作主。

没想到,老和尚沉思了一会,竟然说‘三八就是二十三’,小混混是对的。小混混不但用二十三吊钱拿走了三匹布,还得了小和尚的一顶帽子,高兴而去。老和尚却因此受到镇上众人的鄙视与驱逐。小和尚一路上都愤愤不平,最后还是忍不住质问老和尚为何说‘三八二十三’。老和尚说,你说那小混混的头重要,还是你头上的帽子重要?他用头来和你的帽子打赌,我能说‘三八二十四’吗?

小和尚明白过来,我们大概也都能够理解那位宅心仁厚、救人一命的老和尚。”

杨先生然后这样评价于丹大师的这个故事:“这是一个很不错的‘禅机‘故事,加上于丹讲得声情并茂,成为整场演讲中的亮点。可亮点几乎马上变成污点,因为于丹说当时他对外国人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要告诉外国人关于中国文化的高深之处:外国人弄不懂中国文化,说我们不讲原则,是人情社会……但这故事就说明了我们中国文化的高深和美妙之处,我们的中国文化有时就可以是‘三八二十三’,而不是‘三八二十四’,这就是中国文化的精华啊!”

杨恒均博士在听讲过程中,脸红、耳赤、心跳,那种急哄哄的样子,想来确实是比较好笑的。其他人边听边半闭着眼,姑妄言之,姑妄听之,无动于衷,确实得禅宗故事的真谛,唯独这个杨博士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仿佛从来没有听过禅宗故事,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国文化似的。

其实我关注于丹大师已经好多年了。确实,不得不服的是,于丹是中国极少数最懂中国文化的人之一。不愧为中国儒家文化大师。不过,与其他的中国儒家文化大师比如余秋雨先生之类相比,于丹大师更具有活学活用的本领,她有把任何听众都当成幼儿园的孩子给他们讲故事的耐心与兴趣,同时又具备了中国剑客高手那样的狠毒劲,还有戏子般的表演功夫。可谓是中国当代集中国文化之大成的人物。杨博士却不肯配合表演,硬要充当《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小孩子,道破其中奥秘,真是一点也不好玩。杨博士多年在国外游荡,确实对本土文化已经日渐生疏了。我以为于丹大师所说的,“以武林高手练到最高境界可以以气当剑、杀人于无形来说明中国文化之高深”,这是非常恰当的。以气当剑,并且要杀人于无形——也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这就是中国文化的智慧。而且那个“三八二十三”的禅宗故事更是生动贴切地反映了中国文化的精髓。如果你对中国二千多年来的“指鹿为马”典故一再在中国上演着熟知的话,又怎么会对一个“三八二十三”的计算方式感觉不可思议呢?这种情况说得好听一点是人情社会,其实更准确地说,就是丛林社会,权力社会。权力大于事实,大于规则,大于真理,甚至大于一切,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杨博士也许以前从来不相信中国文化里本来就没有逻辑,本来就不肯尊重事实,一切都是按照官位与权力大小来任意书写与打扮的。因此,才会发生听到这样的故事如此惊讶的表现。可是,悲剧发生的根源就在于,杨博士一方面要贩卖西洋的民主自由,一边还想顺便捞点土特产,像林语堂一样,“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东西和谐,中外合一的美梦,这样的梦想,杨博士怕是做了许多年了。我们经常见面,有时也偶有争论,饭桌上与讲台上都多次过了招。不过,有一点,我必须承认,以我的说理能力与论理技巧,我确实说服不了杨博士,他对西方的知识太渊博了,而对中国文化又太过于陌生。但是,最主要的过错当然还是我的。因为,我不会讲故事,特别是讲于丹大师那样的禅宗故事。但是,这次杨博士遇到了于丹大师,她只是伸一个小小的莲花指,用给幼儿园孩子讲故事的功夫,花很多时间讲了一个小小的禅宗故事就把杨博士给彻底折服了。这不是中国文化大师又是什么?

中国社会问题多多,本来就是一种文化与价值观导致的,最重要的就是不尊重逻辑,不尊重事实,思维方式也主要是以权力大小为根据,以利益多少为准绳,随心所欲地信口开河,而且以是否获得权力江山与利益,特别以成王败寇为标准,来处理一切事务。道理不是需要讲的,事实是不需要尊重的,逻辑规则是没有的,游戏规则也是不用讲的。破坏规则的理由多的是,比如,人家是用头来担保的,你却只是用一顶帽子来担保的。说明你的牛皮吹得没有人家大,因此,胜出的自然不是你。其实,那个流氓无赖,真的会用自己的头颅来打个赌吗?他真的会那样遵守游戏规则吗?一个敢公然把计算规则改为“三八二十三”,然后强买强占人家便宜的人,他会舍弃自己的头颅吗?谁敢要他的头颅?除非碰到了另一个更为强势的流氓无赖,用武力去执行。这样一个漏洞百出的禅宗故事,竟然忽悠了无数的中国人。不过,与杨博士一起听讲的其他海外华人作家就聪明多了。他们也明白中国文化的精华,因此就这样教育了那个完全不懂中国文化的杨博士:“人家大陆那么穷,还如此奢华地招待我们,据说还高价请了于丹来演讲,我们有吃有喝,管那么多干啥?你杨恒均别没良心了。再说,大陆也就这个水平,人家喜欢于丹,你就让他们喜欢,你的子孙又不生活在这样的地方,你紧张什么?我们尽量把亲戚朋友移民到海外吧。你老抱怨,小心他们下次不邀请你回来……”

对于中国文化,“三八二十三”,醒醒吧,杨博士,还有那些还在做着中国文化的伟大复兴梦想的亲们。

                    2011年12月10日星期六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