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青杨: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风青杨: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最近发现,凡是与民主有关的争议,最后的防守反击都回到了“爱国主义”的话题。爱国主义仿佛成了一面最好的盾牌。于是想到了就这个热点话题,与总在谈“爱国”的胡锡进先生谈谈——我们应该怎样爱国?其实,关于爱国,上世纪另一位胡姓长辈胡适先生,曾说过一段非常有价值的话,他说:“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也许这样的人格,才是真正让我们尊敬和为之自豪的中国人的光荣。

   大部分明眼人都知道,当下的愤青那种虚伪的爱国主义,大部分都是被媒体故意渲染出来,以达到某些既得利益团体虚妄的目的。这些利益占有者把他们自己的骄奢淫逸,建立在广大民众知识闭塞的基础之上,因为民众只能接受单一的信息来源,所以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舆论导向的单一,诱发了民族主义偏激狭隘的狂热,以历史仇恨代替当下的社会矛盾!“爱国主义”最后成为了一块遮羞布!

   这点似乎类似于二战前夕日本统治当局的手段。当年的日本社会矛盾严重,当局只有采取对外作战来调和这种矛盾,把视线全部转移到战场上去,人民就没有闲功夫追究国内的问题了。而当代中国的情况就是60多年前的日本翻版,所以从国内主流媒体的报道看始终是把渲染外部问题无限放大。从中外关系矛盾事件的放大化所衍生出来的就是愤青们又找到了表达爱国主义热情精神伟哥。

   而在现实生活中,爱国与不爱国却表现的很是功利。比如,现在的年轻人则有一种“实利主义”和犬儒主义的态度。他们既不相信官方和学校的意识形态宣传,但另一方面,为了现实的好处,他们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清醒隐藏起来,去做官方或者学校喜欢的事情。比如,他们不写信或者很反感××部的各式宣传,什么“×讲×美×热爱”“×荣×耻”等等,但如果该宣传部门来招公务员,他们马上会很积极、很蜂拥的去抓这个机会,(假如真的有幸进入该工作以后)他甚至可以编一套自己完全不相信的、厌恶的、假大空的东西。总之,他们既很清醒、很明白,又很犬儒、很现实、很虚无、很世故。也就是说,他们的行动原则和思想原则是分离的,为了私利而爱国。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美国驻南使馆被炸时,当时很多学生坐学校的车子到美国大使馆抗议。但是抗议完了却留在那里申请去美国的签证,到美国留学(而且我估计如果可能,他们不会回国)。这好像很荒诞,但绝对是现在很多人奉行的现实主义原则。既然你那么恨美国,你为什么要削尖脑袋去美国去呢?这就是你们的爱国么?

   你为什么爱国?统治阶级又为什么爱国?这是不是同一种方式和目的?先说后者,其实对于统治阶层来说,即使他们不爱国,也要强调“爱国主义”,因为那使得他们成为主子。而成为主子的快感是可以长期享受奴隶看到别的奴隶痛苦的快感。而且在外在物质现代化的时代背景下,这里还多了既得利益者们,他们也要强调爱国主义,强调奴隶意识。因为这个体制让他们受益,他们和统治者也有立即交换关系。

   爱国要爱什么?有人说:爱国就是爱中华人民共和国。斗胆问一句:在还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前,中国人民爱国要爱哪一个国?即然今天爱国就是爱中国人民共和国,那么在还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前,中国人民爱国理所当然地就得爱中华民国!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逻辑推理。即然那时候的中国人民就要爱中华民国,那么有人带头从苏联老大哥那里借来枪借来炮把中华民国打得稀巴烂,是爱国还是卖国?

   当年,针对国民党政府提出的“全国人民团结一致,爱国御敌”,毛一针见血地提出“现在谈爱国,那是爱谁的国?蒋介石的国吧?”“少数人的国,他们少数人去爱吧。”毛说:“一个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就是对祖国的背叛”。此段摘自1946年大连大众书店出版《毛选》,并非个人言论。

   又有人说:爱国就是爱政府,爱国就是爱党。但是世界上有永远不腐败的政府吗?世界上有永远不变质的政党吗?一旦政府腐败了,党变质了,难道还要爱吗?如果我们一定要把爱国与爱党爱政府联结到了一起。政府如果是民选政府,我们自然要拥护,这是我们自己选出来的,没有理由不爱。然而,我们真正拥有了选举权吗?哪一级政府是我们自己选举出来的呢?

   真正的爱国主义是正向促进社会进步的,真正凝聚国家的。而中国的“爱国主义”是阻碍社会进步的,阻碍新思想和改变的,而且也无法真正凝聚人民,这是一个脆弱的集合体。当国家遇到困难时,多数还是一盘散沙的自保。真正的爱国主义社会看似不稳定,甚至有人不爱国,反政府,但却是最稳定的。而中国的“爱国主义”社会看似稳定,所有人都“爱国”,但却很不稳定,一次变化都会摧毁整个过去的一切。文化大革命就是最好的例证。

   还有人问:爱国是不是无条件的?我认为,我们要爱的是一个可爱的祖国。如果祖国不可爱,你还爱她,那是盲目的,而且是对祖国不负责的。所谓“可爱”,当然有一套超越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标准。打个比方,一个伊拉克的公民,在自己的国家侵略了科威特时,如果不谴责自己的国家,而是维护它的侵略行经,这就不可取,因为这违背了普世价值。这是对外而言;对内而言,如果自己国家政府不奉行民主自由,而是奉行独裁专制,还无条件爱它么?所以,爱祖国和爱政府不是一回事。如果把爱国等同于支持政府,在这种“爱国”之外没有一个更高的评判标准,就会变得很盲目。就像父母爱孩子一样,游子爱故乡一样,真正爱故乡就应该让故乡变的更可爱;真正爱孩子就是要教育孩子成为一个善良正直的人,而不是溺爱他。

   那么,爱国爱什么?应该怎么爱?其实就三点:一是爱国要爱她的人民,二是爱国要爱她的文化,三是爱国要爱她的国土。爱国主义的核心是爱人民,如果不爱人民,其他的爱都不值得一提。这是爱国主义的核心内涵,也是爱国主义的基本原则,任何抽离了这个基本原则的爱国主义,或者用其他原则凌驾于这个原则之上的爱国主义,都是扭曲的爱国主义,都是毒药。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