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平:《值得澄清的概念》之四人性

王小平:《值得澄清的概念》之四人性

各种思想学派对人性能否改变各持什么观点?如果人性不变,是否意味着社会进步是不可能的?

关于人性的永恒性或不变形的问题,西方思想家共有三种解答:

一为传统观点,认为人在本质上代代相传。依此观点,只要是人而不是别种创造物,生理上和心理上所形成的人性就不曾改变,也不会改变。理性人的行为通常循着一定的形式,且由人性不变的特质——同样的智能,同样的情绪组织——所决定。

二为进化观点。此观点认为,人性已历经八万年的进化发展。人的原始构造已经变更,其肉体,包括心灵,已大有改变,且这种改变一直持续至今。

三为历史学或社会学观点,认为人性可以随其所生活的文化与社会而发生变化。此观点的倡导者认为:人性形成于其所诞生的社会环境,因此,不同时代的人是“其时代的产物”。

另有人士认为:人可按照自身的意志塑造其所在的社会和自己,也就是说,“人可以自我塑造”。当代存在主义哲学家一再强调人拥有创造自己的能力,因而没有先天的或独立不变的人性。

杜威认为,社会的罪恶是可以根除的,我们所要做的只是将人的基本冲动给予新的榜样,并将人的活动转换至一个新的方向。

(这一点和弗洛伊德有相似之处,即认为人的原欲是冲动的,盲目的,很多时候是充满了破坏性的;现代文明严重压抑了人的原始欲望,结果就导致普遍的心理问题,甚至病态扭曲,导致人奴役人,或甘于被奴役的地位。但欲望本身无所谓善恶对错。通过自身理性和社会制度,风习的范导,却可以升华为艺术,情感,伦理,创造和群体生活等各方面的典范——而尼采却从另一个角度对此提出了批判。他崇尚酒神,蔑视权威与禁忌,鼓吹狄奥尼索斯精神与挣脱一切人间教条的超人崇拜,而鄙夷甚至鄙弃日神,即启蒙主义以来西方人最倚赖和借以自傲的理性精神——小平注)

我们基本上同意杜威的看法。我们相信,像战争这种古老的社会罪恶不是源自人性的遗传。因而,我们同意这种认识:人类的长足进步是由于制度的改良,而不是人性的升华。社会在某种范围内是可以变得完美的,人性不可变的理论却限制了这些范围。

小平附识:

关于人及人性的进一步追索,自然可以无限展开。此处所涉,不及其万一。不过可以在这里先提出一个关于“人的本质”或曰人性的假设,供大家讨论:

人是有先天的自然欲望和后天的社会欲望的道德动物。

欲望与道德的调适,依赖理性和制度的牵引。

人在与生俱来的主客体对立中寻求圆融与超越。这和中国古人追求的“天人合一”有异曲同工之妙。

人最终追求的是生命的尽量自由和自我实现。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