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志坚:韩寒现象“批判”

左志坚:韩寒现象“批判”

 “质疑”韩寒的闹剧,已经刷的让人恶心。不过我这种厚道人,不太好意思unfollow谈此话题的人。但我注意到,此事风向已变,许多公知已经从质疑代笔,转向质疑“韩寒现象”,虽然他们跳过了为错误质疑道歉的环节,但我也赞成对“韩寒现象”进行“批判”。

   在开始正文之前,我还是无法免俗要站个队。我认为,目前对韩寒代笔的质疑,尚无一条有说服力的证据。反韩一方,真把自己当成了朝鲜人,带着强烈的幸福感在给人挖坑,其实自己一直在井里活埋自己。说难听点,就是井底之癞蛤蟆,想吃韩寒这只天鹅肉。

   当然,韩寒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天鹅,倒不是因为他瞧不上天鹅绒革命,而是因为丫只是可爱、机灵的小喜鹊,能给大伙带来点乐子,有时候也比较调皮,喜欢拉点野屎。不巧的是,有一天这屎掉井里去了,砸在VVV的头上……

   一、韩寒的七种武器

   韩寒身上头衔太多。他涉猎的诸多领域,我个人做如下评价——

  小说,三四流。他那本我要和这个世界谈谈,我看了个开头,就不想看到结尾。三重门没看过,但问了我身边几个看过的妹纸,都说很一般,就没浪费时间。

   杂文,二流。立意不新,毫无见地,但文气充沛,酣畅凌厉,任何人不可否认其才华。当然,其杂文中有明显的反智倾向,值得批判,且已被反复批判。

  赛车,没看过,但好多人说一流,且没人质疑代赛,看来真是一流。

  媒体,二流。那本《独唱团》本来就无甚期待,但是做PR的老同事给我送了一本。翻了翻,除了有些小栏目出彩之外,整体很一般。第二期即便能出,销量至少得要降一半。

   政论。脑残。这个韩三篇出来时,我当时在微博上就说了。

  唱歌。没听过,估计也不会太好,否则早进军歌坛了。

   虽然他在每个领域都很一般,但是,这种横跨娱乐、文学、体育、知识界的青年才俊,之前没有过。另外,不要忘记,他还有一个决定性的大杀器——

   帅。有次吃饭围观过,脸蛋不错,身材匀称,堪称一流。

   所以,韩寒就成了网络人气王。对大众来说,他是写字里头长的最帅的,文化界开车技术最好的,赛车界最有文化的。。。

   更重要的是,他很早就主动退学,羞辱了“达春绿”一样的教育体制,发现不跟着二逼体制走,也有一番广阔天地。他走的越好,就越说明体制无足轻重。

   在成名之后,媒体、商人、知识界,一拥而上,批判者眼中曰“榨取”韩寒的价值。而我认为韩寒最宝贵的一点,是从韩寒的文字和公开讲话来看,他仍然保留着独立的意识和心态,如果再加一句表扬的话,是还算真诚。

   二、媒体过度包装

   韩寒上一次人气暴涨,从一个偶像派青春作家,进入成人世界,是因为他的杂文。有次和易鹏吃饭,他说韩寒现在不得了,他如果批评一个地方政府,恐怕那个省长都要认真看一看。

   当时我还有点不以为然。我想,他没说啥新鲜玩意啊,就是骂政府的花样多了点。易鹏常年跟各地方首脑切磋,他的话必然不是空穴来风。此后,王功权等一干大佬接见,加持一番,我看,好像真是那么回事。

   然后,韩寒就成了各大顶级杂志的封面男郎。最早好像是钭江明的时尚先生。这杂志,我知道,因为我给他写过一期封面,内容是甄子丹就着杨佳事件谈武侠精神。钭先生的操作思路很简单,是借明星人物谈社会价值观。这在当时国内时尚媒体界,算是创举?反正,效果很好,因为国外《名利场》这类杂志都是这么操作的。韩寒本来就是作家,谈吐比一般花瓶明星更有料,加上南都出身的钭江明以专业手法操作,一时风靡。

   同一时间,各种从不报道青春文学的严肃媒体也开始来凑热闹。反动汉奸媒体南方系倾巢而出,南都、南都周刊、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名牌,挨个“榨取”韩寒。到年底,连敌对势力时代周刊都逐臭而动。韩寒一下被推上舆论的巅峰。

   媒体是社会潮流的守望者,这些汉奸媒体,无非是看到,一个80后的青春偶像派,终于关心政治了,写的也很精彩,填补了80后政治杂文的市场需求,也符合自己倡导的针砭公权的普世价值。果不其然,这些封面报道出来之后大卖,其他媒体自然跟进。要说媒体没有过火,我也难打包票,毕竟我没看过所有报道,但过火到要被批判?我看不至于。

   这次“代笔门”事件一出,包括吴虹飞等资深媒体人,大喊韩寒要祛魅,媒体过度包装。可是,真有过度包装这回事吗?南都的封面我记得很清楚,叫《公民韩寒》。所谓韩寒是“公知”的说法,是他本人,还是媒体加的?我看是批判者自己加的。

   韩寒自己,只是一个有七种武器的偶像巨星。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换句话说,如果媒体过度包装,这些严肃读者又不是傻子,自然会摒弃这份报纸。人家读者还没有表达意见,知识分子倒跟大学政治辅导员似的,着急了。

   三、商业阴谋

   阴谋论者总认为,韩寒的商业团队花了不少心血包装。这次路金波一个劲的给自己泼脏水,被誉为“猪”一样的队友,你可以认为他是扮猪吃虎,为韩寒解围。但你不妨问问业内,韩寒的两个代言,是真蠢还是假蠢。

   我有个朋友张安定,国外学的社会政治学,回来用作青年消费趋势研究,我们谈起了韩寒两个代言,一致认为很二。

   一个是某洋酒,把韩寒和这个酒的品牌都毁了。另一个是雀巢的“活出敢性”,二的很搞笑。

  我的意思是,韩寒团队的商业操作能力,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出众。他们昏招叠出,智商平庸,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未发现他们卖假货。

   韩寒及其作品作为一种商品,要包装,要营销是非常正常的,不营销是不正常的。你要是觉得他假冒伪劣了,赶紧去投诉,或者用脚投票,象我一样,买了本杂志就不买第二本。

   但消费者并未投诉,也没人要公知出面替他们维权,公知自个儿跳出来,一副替天行道的架势。然后我们这些消费者就赶脚有点狗血,干嘛捏,学雷锋啊?

   就算你比柏阿姨和万峰老师还热心,好歹有个热线电话打进来,你再给人灌点心灵鸡汤是不?

   又曰,韩寒是反体制营销,反体制就是为了包装自己。这话就更奇怪了。任何产品,要做品牌,最后做的都是价值观。这个价值观,迎合的是未来的潮流。韩寒的普世姿态,和他的品牌定位,天衣无缝,何罪之有呢?

  而且人家韩寒自己也说了,要做说真话的既得利益者。人家从来都很坦诚,因为这本来就是件理直气壮、利国利民的好事儿啊。

   结果,韩三篇一出,有人认为,韩寒很虚伪。

   四、政治观念误导年轻人

   韩寒又多了个五毛的头衔。我本以为,这种诛心之论,说着玩儿的,但说着说着,很多人好像当真了。

   前面说过,韩寒最大的亮点,是他彻底的个人主义,看上去远离体制,似乎是自由派的远亲。所以很多自由主义者,想当然的把韩寒看成了自己人。不乏有公知觉得韩寒这块利器,可以为我所用。

   在任何集权社会,如果民间有人身怀利器,必然让统治者坐卧不安,每每思而剿之。韩寒就是这块利器。所以有人认为,韩寒为了商业利益,要妥协了;他的政治观念错误,毒害了青少年。

   我讥笑过韩寒三论,就像我讥笑三年前的自己一样。因为在中国,年轻人知道有政治这回事很晚,大部分人是在大学之后。如果还要给自己找到政治立场,那首先得了解各种学说,还要观察世界,等你的世界观改来改去成型之后,才发现,娃都能打酱油了。

   各位不妨想想自己30岁的时候,在干嘛?而韩寒,只是一个没受过系统训练,既要赛车,又要唱歌,还要写小说,更要泡妞玩游戏的青年。他政治理念肤浅、逻辑无法自洽,这太正常了。他一直都是一个解构者,一个娱乐明星,一个运动员啊。

   在韩寒之前,另一个解构者在解无可解之后,几乎从文坛销售匿迹,这个人叫王朔。然后等他要建构时,和诺贝尔奖得主搞了本《美人赠我蒙汗药》。朔爷天纵奇才,文字不知高出韩寒凡几,在书里也只能跟小学生似的捧个垠啊。你说30岁的韩寒写政治,也就只能那水准啊。他又不是神,你干嘛用神的标准要求他批判他?

   很多公知担心韩寒误导青年。这话也没错,但韩寒一个明星能误导青年,不正反衬出公知的无力吗?你们比他年长,见识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要求别人来做,是不是有点过于苛刻呢?韩寒即便真的误导,恐怕他激发年轻人关心政治的正面因素,还是更大些吧?

   在微博这个2.0的平台之上, follow和unfollow都是分分钟的事情,思想市场早就自由了,韩寒的价值是独立思考,不依附于任何群体,他真正的粉丝,自然会独立思考。不要把自己当成大学的思政老师。如果有误导,也是粉丝太愚蠢,跟韩寒蠢没太大关系。

   韩三篇刚出的时候,公知已经骂过一轮了,到代笔门还借机生事,就有点落井下石了。我只是希望韩寒别因此更加反智。

   五、韩寒的未来

   韩寒两条路子。

   一条是去哪个大学补补课,没文凭嘛就搞个访问学者之类的头衔,回来走公知路线。这会挺累,但王石那么大年纪,珠峰都爬了,一样去了。不过我估计韩寒还没玩够。

   一条就是现在继续走明星路线,进军歌坛,传递正确的价值观,要知道流行文化是社会基因,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比公知大的多。就算成不了罗大佑,做个罗大佑一样的词人还是有希望的。

   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一个还算真诚的人,这样的人能在这个国家成为既得利益者,能够名利双收,就已经是最大的贡献了。



标签: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