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每个人的思想言行后面都蕴藏着文化的基因

许锡良:每个人的思想言行后面都蕴藏着文化的基因

许多朋友由于对现状不满,从而转去美化民国时代,常常对民国历史做有选择性的美妙描述。如果民国真的是那么太平,那么美好,而中国人却不愿意珍惜,那真是万劫不复。事实上,中国人从来对自己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状态都没有过高要求。但凡有一口饭吃,能够温饱,能够保命,能够活下去。都不会节外生枝,更不会犯上作乱。当年被贩猪仔卖到美国的华工,其吃苦耐劳的能力让洋人感到惊叹。每天吃的几把米,一只山里的死老鼠,一点野菜,就能美美的吃上一天。这样的生活西洋人是无法忍受的。但在中国历史上常常人这样的生活都无法保障。

一个民族信奉民以食为天,也不是无缘无故的。但凡有一点点活路,中国人都不会想到造反。因为中国的圣人教化:犯上作乱是罪不可赦的。还是元曲说的好: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民国时期有时候确实会表现出一些自由的空间,那是因为民国还没有统一中国,地方割据还非常的复杂,暂时还没有能力来堵住大家的思想言论。待到一统江山,美好的梦想也就结束了。即使败退台湾,也不忘通过白色恐怖统治,扼杀思想言论自由。

不能脱离历史环境和文化基因去评价历史人物,有的朋友美化民国,特别是北洋政府,其实就是因为听了一面之词,有更多的历史事件还有待挖掘。历史上如果你觉得某个人的行为很流氓,很霸道,很不可思议,你不能光指责这个人的行为,你还要去看看他当时生存的环境和他所遇到的生存问题,而不是仅仅指责这个人本身。把一个人的言行思想行为孤立起来看,是永远看不明白的。当流氓的刀向你砍来的时候,你最好的应对办法是拿起铁棍迎上去,而不是伸出自己的脖子,去接受刀的检验。

如果有人指责你拿铁棍太粗鲁,你不必理会,因为对方有正拿更为致命的刀,正气势汹汹的向你砍来。脱离了具体的历史环境与具体的问题背景是不能够确定一个人与一件事情的具体意义的。一个历史事件的后面,定有另一件更为深远的历史事件。许多因素促成了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又可能引发出许多因素,社会发展总是充满了不定的变数。

在北洋和南京民国时代,许多人对鲁迅颇有微词。认为他太刻薄,不够厚道,不如某某人温柔敦厚之类,也没有人去看看鲁迅先生当年生活的环境是多么恶劣,那么多人对他口诛笔伐,处于白色恐怖的生存环境,却不说他们不够温柔敦厚,不够善良正义。一块石头被猛烈敲击尚且会有反弹,何况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感的人呢?每当我们谈到一个历史文化人物的时候,仿佛就是他个人的品质问题,完全与他所处的历史与生存环境无关。每个人都是历史环境和相应的文化产物。假如华盛顿当年也是这样杀掉富兰克林或者杰斐逊,那美国的历史还是今天这个样子吗?

每一个人的言行后面都有文化基因在起作用。美国社会并不是在一片荒蛮之地上产生的。那些人乘着五月花号来到北美的时候,手里是捧着《圣经》,带着西欧的科学文明成果的。无论哪个种族,什么文化背景,最终指向的一定是人性化社会,而不是血腥与野蛮。

什么是人性化社会?就是那种懂得尊重的社会。一个懂得尊重的社会就是能够倾听和回响的社会。这种倾听和回响不是有选择性的某一部分人,而是指所有的人。刚要动农民的土地而住宅祖屋的时候,有农民的声音。当某个政策涉及教师的切身利益的时候,有教师的声音。当医疗改革的时候,有患者和医生的声音。即使是幼儿园的孩子的声音也能被倾听,也会得到回响。整个社会显示出一种互相在乎的那种感觉。不会因为身份地位高低和家庭背景的差异而显示出那种势利眼。这种倾听与回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人。人的价值不就是因为他被尊重,他的声音有人倾听吗?假如人都不被人所重视关爱,完全缺乏在乎的那种感觉,世界将会变得多么冷漠残酷。

中国自古只有权贵和圣贤的声音能够被聆听,却从来没有平民百姓的声音被倾听。什么时候这个社会权力的傲慢能够被收敛。即使面对幼儿园的孩子,我们来也能够蹲下身来俯首倾听。这个时候才是文明社会的到来。

2017年6月5日星期一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