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学荣:换个角度看白毛女

冯学荣:换个角度看白毛女

《白毛女》故事的梗概是:穷人杨白劳借了恶霸黄世仁的高利贷,然后外出躲债,除夕之夜黄世仁上门讨债,杨白劳没有钱还,黄世仁提出要杨白劳的漂亮女儿“喜儿”抵债,杨白劳被迫盖了指模,然后愤而服毒自杀,喜儿被抢夺至黄家并遭到污辱,于是逃进深山洞穴,变成了“白毛女”。

毋须讳言,在近代中国,的确有为富不仁的财主,也毋须讳言,近代中国也的确有大量食不果腹的老百姓——旧中国的确未能解决一部分底层民众的吃饭问题,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可是问题在于:富人不一定是坏人,穷人也不一定是好人。穷人的所作所为,也不一定永远正确。我们不妨于此,也拿《白毛女》故事里的人物,来分别点评一下:有一些事情,富人做的对不对,穷人做得对不对?

点评一:杨白劳是主动找黄世仁借债的。

首先必须客观地指出:杨白劳是因为贫穷而主动找财主黄世仁借债的,并不是黄世仁强迫杨白劳借债的,这是这个故事的根本,必须实事求是地指出来。所谓“种瓜得瓜”,是谁在一开始种下这个“瓜”,要搞清楚。

点评二:明知他是恶霸,为何找他借债?

杨白劳明知黄世仁是恶霸,却偏偏还要去找黄世仁借债,相当于明知它是老虎,却偏偏要去摸老虎的屁股——必须客观公正地指出:杨白劳这个作为,是有过错的。你既然知道他是恶霸,你就应当知道借人家钱不还的后果——愿赌服输,种豆得豆,怨谁?

点评三:民间金融是灾年的减压器

黄世仁也许是个恶霸,但是他所从事的高利贷事业,其实对社会也是有用的。事实上,旧中国每到灾年荒年,就产生大量的饥民,这些饥民往往将家里的财物拿到当铺去换钱、或者直接找黄世仁这种“恶霸”借钱,度过难关,尽管利息很高,但是毕竟总比饿死好,也总比揭竿而起暴动造反要强一些——换句话说:黄世仁这一批民间金融业从业者,客观地充当了旧中国社会“减压器”的作用、为旧中国的稳定,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当然,旧中国并不稳定,但是如果没有黄世仁,旧中国会更乱。

点评四:黄世仁敢借钱给杨白劳,是相信杨白劳的信用

无信用,无金融。杨白劳经济状况很差,一般的“黄世仁”是不愿意借钱给杨白劳这种穷人的,黄世仁竟然敢借钱给杨白劳,这就说明了黄世仁对杨白劳的信用,是给予认可的。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证明了:杨白劳其实是辜负了黄世仁对他的信任。

点评五:杨白劳有没有将女儿抵押给黄世仁?

《白毛女》的故事虽然没有“抵押女儿”的情节,但是这个隐藏情节也许是存在的——杨白劳有可能曾经以口头或者书面的方式,将女儿抵押给了黄世仁。当然也许有读者不服,要我举证。但是《白毛女》毕竟只是一个小说故事,并不是真实的历史事件。争论这个意义不大。因为在近代中国,由于贫穷而卖儿卖女的现象,实在是铺天盖地,众所周知,这种穷人多得很——这是无法否认的历史事实。

点评六:杨白劳没有盘活自己的房地产

《白毛女》的故事情节,有一个重大漏洞:忽视了杨白劳的房地产。虽然杨白劳和喜儿住的这个破房子,也许并不是很值钱,但是,破房子多少也是值点钱的,至少这个房子底下的那块地,是值钱的。因此,杨白劳宁愿自杀、宁愿女儿被抢走,也没有想到将自家的房子拿出去抵债,应该说:杨白劳的金融理财意识,实在是差到了极点。

点评七:躲债有失光明磊落

作为正人君子,倘若欠人家的钱不还,应有惭愧之心,到了除夕,理应穿戴整齐,主动到债主家,给人拜个年,开诚布公,道个歉,并恳求债主给自己宽限。而杨白劳并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在这一天人间蒸发、鬼鬼祟祟地外出躲债——必须严正地指出:这种行为,很难说是光明磊落的,我们反而甚至可以直接说:这其实是一种小人行径。债主黄世仁当天生气,也难怪了:遇上你这号无节操的债务人,我不生气才怪。

点评八:穷人的孩子应该早当家

该说说“喜儿”了。喜儿作为一个生在穷人家的女儿,理应早早当家,既然家里穷,喜儿就应该出去找工作,务农也好,跟戏班也行,就算是给人当丫鬟,也应在所不辞——谁叫你生在穷人家呢?穷人就应当勤劳——而《白毛女》故事中的喜儿,无所事事,整天呆在家里哼唱什么《北风那个吹》,我告诉你吧女娃娃,要是换了我是你呀,除夕之夜我会用纸糊个狮子,挨家挨户给人家舞狮拜年、挣钱补贴家用!——毋须讳言,在《白毛女》这个悲剧当中,“喜儿”本人也是有责任的——她并不是一个懂事的女儿。

点评九:穷人家的美女应该早嫁人

我说:生在穷人家的、长相又不错的女娃娃,理应早早嫁人、以改善自家的经济状况——我知道有的读者会反感我这个说法,但是,我这里所指出的,只不过是旧中国社会存在的一个普遍现象,甚至在今天,不少人也是这样做的。你既然生在穷人家,而且你又长得漂亮,那么你就应该早早嫁人、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并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但是,“喜儿”却不懂得这个道理、赖在家中“啃老”,应该说:这也是有过错的。

点评十:直接进山洞、不去县警察局报案?

在《白毛女》的故事中,喜儿遭到黄世仁污辱之后,直接逃进了山洞里,过起了隐居的生活,但是,这种做法其实也是错的——她应该马上到县警察局去报案,寻求司法救济——国民政府时期的地方法院,虽然谈不上绝对公正,但也肯定不是虚设的。喜儿就知道钻山洞,而不知道去警察局报个案,应该讲:杨白劳对这个女儿的教育,也是有缺陷的。

点评十一:嫁给黄世仁当妾,也是一条出路

在旧社会,穷人家的女儿,整天梦想嫁入豪门当妾的,不知道有多少,简直可以用“过江之鲫”来形容——为什么呢?道理其实很简单:当你连吃饭都成问题的时候,“生存”是第一位的,“幸福”是第二位的——喜儿既然生在穷人家,连吃饭都成问题,那么你嫁给黄世仁当妾,其实也不失为一个归宿——话虽难听,但是这个在旧中国,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点评十二:没钱?谨慎生娃

杨白劳和他女儿的悲剧,其实也告诉了我们一个残酷的真理:如果你没有钱,那么就最好不要急着生娃。如果你有养三个娃的能力,你就生三个娃;有养两个娃的能力,就生两个娃;有养一个娃的能力,就生一个娃;如果你连养一个娃都成问题,那么生娃的事情,最好往后押一押,不要急着生。话说的也许很直,但这个理儿是对的。

点评十三:有钱买肉、无钱还债?

在《白毛女》的故事中,杨白劳在外躲债,躲了一整天之后,于傍晚时分,买了以下几样东西、回家过年:1、白面;2、鲜肉;3、发箍(给女儿)。

由此我们可知:杨白劳这是有钱买肉吃,也不还债。实事求是地说:这样做是不对的。如果换了是我,我就算是不吃这顿肉,我也优先把债给还上,能还多少算多少,一来给债主一个信心,二来给自己一个安心——从这一点来讲,应该说:杨白劳这个人的人品,也是有问题的。

点评十四:再分配是政府的工作

以税收的方式,对低保户进行再分配,是国民政府的工作,不是黄世仁的工作,黄世仁并不负有救济低保户的义务,也就是说:低保户要最低生活保障,应当找国民政府,而不应当找黄世仁。黄世仁只是一个民间金融业人士,他只管借债、赚钱。换句话说:在《白毛女》这个故事当中,黄世仁向杨白劳借出高利贷、不顾杨家贫穷、上门讨债的行为,并没有做错。而至于杨家揭不开锅,则应该找国民政府要“低保”去,这个与黄世仁无关。

由此可见,《白毛女》这个故事向读者观众传达的信息,既无智商,也无节操,象《白毛女》这种故事读得多了,不但人的智力会变低,而且人的良知也会变坏。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给读者和观众传达这样的信息,给孩子们灌输这样的故事,所教育出来的,自然是一代既无思想、也无节操的人,这样的一代人,在后来的各种政治运动中,抄家、放火、砸烂一切、打打杀杀、群起武斗,“敢教日月换新天”……也就不足为怪了。

 



« « 上一篇:
订阅此文评论

1条评论

  1. 呵呵,看似有道理。。。。如作者所说,这只是一个故事!你表述的那么多,我倒也认同一部分,尽管心里很不舒服,但事实是这样!不过你只是站在你的立场,在我看来作者所谓的如果是他将如何如何,除了让我发笑以外没有其他作用了。至于结尾的那段话,用在作者这篇文章上比较合适!《白毛女》只是一个故事,故事是为了表达当时的一种社会形势,请问你当过贫农吗?你的假设有多少站的住脚?你以一个故事来述说你自己的思维,在愚笨的我看来,你是上流人士当久了,让我们这些底层人士把所有的屈辱和委屈合理话?然后互相厮杀,争当上流人士,继续这种循环?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