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国学教育与公民教育之叹

甄鹏:国学教育与公民教育之叹

摘要:一个满嘴国学、孔子,却不懂基本公民责任的人,充其量是个绣花枕头。没有公民教育,国学教育是没有灵魂的道德说教。

孩子所在的小学加固、扩建、装修,尚未结束(或者刚刚结束)就要让孩子搬回学习。许多家长对室内环境污染表示了深深的忧虑。几位家长在班级QQ群说向学校反映没有效果,而家长委员会又不采取行动,我决定向上反映问题。我致电济南市教育局信访办教育热线,让我转业务部门体卫艺处。体卫艺处让我转历下区教育局,并建议我向卫生监督所反映。

这时,家长委员会成员A发言了。她说:“学校无力做通工作。”“换个角度想,其实中小学学校领导和老师也不愿受污染。”“现在学校还未正式下通知,请稍安勿躁。”搬回的消息已经传来,等下正式通知黄花菜都凉了。再说了,与家长及时沟通,安抚家长的情绪也是学校的一项工作。家长们决定继续反映。

我致电历下区教育局教育科。工作人员表示,会向学校提出建议,但是该校的管理体制特殊,建议向主管部门反映。我致电济南市卫生监督所,几经周折才打通电话。工作人员说该所只负责市管学校(高中),中小学归区里管。我致电历下区卫生监督所,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后来知道是监督三科科长侯忠先生)详细了解情况后表示会向领导汇报。终于有部门要管了!

我从大学教务办公室了解到权威消息,大学将在节后收回小学暂用的教室。我接到区卫生监督所侯科长电话,他们所长带队,当日下午冒雨到学校去,与校领导交流情况。学校领导向他们表态:1、会找检测机构做检测报告,合格后才能使用;2、会确保教室的环境安全;3、会就此事与家长交流。这是他们在职责范围内能取得的最大成果。我对区卫生监督所和侯忠先生的高效和成果表示感谢!

然后,学校发布了《关于学校回迁工作进程说明》,称:“特别邀请历下区卫生监督所现场监督检查指导。”据侯科长说,他们所长亲自带队冒雨前往,先联系教育局,再约见校领导。到了校领导那里,成了“特别邀请历下区卫生监督所现场监督检查指导”。中国人智慧是无穷的,善于把丑事变成美事。

我认真学习了《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GB50325-2010)之后,提出了三点疑问:1、按照国标,室内检测应在完工后7天才能进行。现在装修尚未结束,为什么就要检测呢?2、检测要求按照5%的比例选取有代表性的房间且不少于3间。如何选取房间很重要。3、检测氡时要求密闭门窗24小时。如何保证?如何让家长相信?

A向大家通告了家长委员会会议的内容,全是学校的单方面讲话,没有新意。她既没有说已向学校反映了家长的意见,更没有向家长反馈学校的答复,纯粹充当了学校传话筒的作用。她说:“家委会成员不乏山东大学的教师和领导,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提了诸多问题和建议,恕不一一汇报,只是敬请各位家长看最后的结果和效果。”你可以不一一汇报,但至少应把本班家长提出的问题解释下吧?例如本班家长几次提到的家委会监督检测,以及我上面的三个疑问。

她不回答问题,反而继续为学校领导辩解:“学校领导一再强调请大家信任学校,因为没有人会昧着良心让孩子和老师遭受毒害。检测结果会实事求是。”这话太假,一点都不可信。请问校领导,你能保证建筑商用的材料都是合格环保的?你凭什么保证呢?

A不再回应。我只好直接致电校长。校长说装修早已结束,只剩下机房,因此算完工了。这与几位家长的现场调查结果不符。校长说检测前关闭门窗的时间是12小时。这违背了国家标准。校长说对专业问题不熟悉。校长很坦诚、很耐心。

一向不太爱发言的A为大家喂上了心灵鸡汤:“看别人不顺眼,是自己修养不够。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的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我说:“老百姓可以骂奥巴马,奥巴马不能骂老百姓。为何?官员和代表本来就应接受老百姓的批评。不要批评批评者不优雅,而要反思自己面对批评时不优雅。中国人在这方面差得太远。”A继续喂她的心灵鸡汤。

我说:“在一个普遍缺乏正义和勇敢的社会,某些人一再灌输心灵鸡汤。本末颠倒了吧?”“我对你本人无意见。但是你在这个装修事件中表现不够好。家委会不是代表学校的利益,也不是学校和家长中间的独立第三方,而是代表家长的利益。家长对代表提几句意见,用不着这么耿耿于怀吧?”

A发表如下声明:“您好!感谢您的无辜批评,我坚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是老师和同学讨论学习与班级管理的群,我们不要做任何无谓的争论。针对学校加固一事,我作为家委会成员认真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从未不及时向学校或咱班家长上传下达任何事宜,也没有扭曲任何人的意见,敬请谅解。”我回答:“这是我作为一个家长对家长代表认真的批评和建议,不是争论,更不是无谓的争论。”

她说:“不要认为自己没看到的就是没发生过的。”我回答:“我已经说过,如果你做了很多工作,而家长们不知道,建议你主动与家长沟通,这也是当代表的一项基本职责。”她继续说:“毕竟一个人的眼界是太有限了。”我回答:“你说你自己吗?”

教小学国学的A说:“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摘《论语》。”她担心我这个中国古代史的博士看不懂文言文,又翻译成白话文:“可以同他交谈却没有交谈,这是错过了人才。不可以同他交谈却要同他交谈,这是白费口舌。聪明的人既不错过人才,又不浪费语言。”看似文明,其实很狂妄,理解成一句话足够:“你不是人才,懒得理你!”

这是一个家长代表对家长的批评应有的态度吗?你说:“从未不及时向学校或咱班家长上传下达任何事宜”, 如果你及时把几位家长的意见反映给学校,为何没将学校的答复反馈给我们?而且一再拒绝回答我们的疑问?为学校装修一事,我找过济南市、历下区、山大、附中很多单位的人,大家都很客气。没想到最狂妄的是我们班的家长代表,居然说出“白费口舌”的话。真把自己当个官了。

我主张在语文教材中适当增加传统文化的内容,反对设立单独的国学课程。中小学生更缺的是公民教育。一个教国学的教学教师把别人的正常的建议和批评当作“看别人不顺眼”;作为一个家长代表她拒绝与家长交流,反而说什么“白费口舌”。

为不知道怎么当代表的人普普法,参照下法,核心是“保持密切联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三十七条:“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应当和原选举单位或者选民保持密切联系,宣传法律和政策,协助本级人民政府推行工作,并且向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人民政府反映群众的意见和要求。”

德国人雷克说:“中国百姓比较能忍。德国人碰到小不满就愿意抱怨、打官司、上街啥的,中国人则可以忍很久,但当他忍不住的时候就有发生血案的可能性。”中国人何时能把抱怨、打官司、上街当作正常的行为?

在此次装修事件中,我婉拒了一些比较激进的行动,例如写联名信。整体而言,我们家长的行为是理性、合法的。我们班的一些家长出了很多力。有的家长打电话给省教育厅、12345市民热线,有的家长致电大学领导,有的家长到现场调查情况……学校搞检测并承诺检测合格前不回迁,主要归功于我们班的家长。这其中,家委会的作用是令人失望的。家委会制度是学校和班级管理的重要方面,其成员的管理水平和专业素质有待提高。

国学教育可以调高一个人的修养,却无法告诉一个人的责任、权利和义务。国学不离口的A把别人正常的批评当作语言攻击,作为一个家长代表却拒绝与家长交流。一个满嘴国学、孔子,却不懂基本公民责任的人,充其量是个绣花枕头。没有公民教育,国学教育是没有灵魂的道德说教。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