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厦门公交报复案再次给中国人敲响警钟

许锡良:厦门公交报复案再次给中国人敲响警钟

厦门BRT公交焚烧爆炸案,导致47人死亡,34人受伤,其中17人重伤,目前还在ICU重症室里抢救。案犯嫌疑人也找到了,是一个60岁叫陈水总的厦门人,并且在他的家中找到了遗书,目前遗书并没有公开,但是来自警方的消息说,在其家中查获遗书,证实陈水总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明显,这是一桩报复社会的杀人事件。其危害性在于防不胜防,一个城市那么多公交车,总不能够每次都来个安检吧。而且案犯的作案工具只是汽油,汽油是日常用品,随时随处都可以弄得到。要防止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必须从源头上去找根源。用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从而更加歧视底层的穷人,那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而且会加重这种灾难的来临。

在网络上查找陈水总的相关资料,发现陈水总作为厦门本地人,却穷得没有饭吃,没有房子住,没有工作做,而且连一点点可怜的低保也被取消了,他和妻子一起,没稳定工作,生活贫苦。从70年代开始,他的命运就没有好过,多次上访,却总是不能如愿。最后导致他报复社会杀人。带着汽油上车,挑了一辆满员的BRT巴士,点燃了随身携带的汽油,导致了这场悲剧。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陈水总在事发之前的6月6日在网上留下的求救文字:

6月6日 18:52

陈水总:草民陈水总,现年60岁,初小文化,住厦门市局口街24号,1970年因家庭生活来源被切断,草民随全家下乡,历尽千辛万苦1983年回城,没有安排住房一家十口住28平方,没有安排工作,自谋出路直到94年勉强娶妻生一女,穷家添口倍感拮据,96年更大厄运又至,赖以维生的摊子被取缔,草民四处求诉无门,靠亲友借贷度日,不得已在家门口支一个50公分大小的玻璃柜卖麻糍,由于本小利微,勉强度日,虽有心给当权者送礼,但如洗有心无力,没多久又被取缔,无奈在某些人的白眼下打零工艰难度日,苦熬至今60岁盼能办理退休,苟延残喘,万没想到户口当年迁移过程,派出所把年龄填写错误,社保不予办理,找公安改错又到处踢皮球,草民年纪已大工作又难找,数十年来一直挣扎在贫困线下,家无余粮给草民裹腹,绝望中冒昧向您秋季(求救),给条活路。

从这段文字来看,陈水总几十年来一直挣扎在生存的死亡线上,其实他的求生欲望还是很强的,临了最后,还在求救,希望社会能够解决他的生存问题,人天然有求生欲望,即使像生存在社会最底层的陈水总这样的人,也是一样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选择轻生。陈水总,一句一句草民,给条活路,说得令人心酸。说明底层人的生命在中国社会确实有如草芥。

其实,之前陈水总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他并不是好吃懒做,坐享其成的人,他一直在努力打造幸福美好生活,但是,这个社会没有他的生存空间,没有给他活路。我们再看一看他之前为自己的生存上访经历的日记:

我的上访日记:

3月7日我拿着户口底册复印件和身份证到思明公安局户政处办理年龄更改,一下想,那董科长一句证据下足就把我挡回来了,无奈道市府访局把情况诉说以求解决。

3月25日按照董科长的要求到中华派出所思明档案局,马巷派出所,翔安档案局把能找的材料拿来,董科长一句材料不足又把我挡住了,没办法再上一伩访局,把这些单位不提供材料情况申诉。

4月18日本以为该说明的情况都已说了,这下该办理了,不料董科长又以准迁证未写年龄为由,不予办理,真是当官张一下嘴,草民跑断腿,中华派出所当时只拿半张的准迁证给我,这还是看在您董科长的面子给的,再说这材料是你们公安机关写的,无奈再次上访,说明情况。

5月7日 按信访局要求今日60天无期限已到,到分局领取书面答复,但董科长不予答复,信访办人员让我10日局长接待日,找局长

今天一大早,7点多就到信访办等局长,到快9点,董科长才到 一来就拿出准迁证的另一半,我到中华派出所56 次没能拿到对我说这准迁证写错了,是公安局的错,要公安局先改准迁证,我才能更改身份证,我只好拿着他给我的半张准迁证到公安局信访处,见到杨科长我一说情况,杨科长大怒, 30年了,还更改什么,这是历史遗留的问题,我说历史遗留错误就不能更改吗,杨科长怒火稍息,说这是户政科忽悠你,我就跟分局伩访联系,伩访说那你13日来分局吧。

5月13日 今天又到分局,信访和董科长联系,董科长就说他公休20日再说,联想到董科长的多次忽悠,真不知他公休是真是假, 中华派出所多次说没有的材料他能变出来 想想自己一个草头百姓,又无钱孝敬,被忽悠,应真客气,董科长书面答复未给,也只有叹气。

5月20日 今天是一个女的自称督察室的,带我到董科长那里,他们不知道怎么商量,那个女的说他在派出所多年这样不能办理,无户口底册没收, 后来董科长又说这份材料是真是假,他要去调查再说这份材料放在分局一个多月,他竟然还不知真假,再说有拿公安机关出具的假材料去公安机关办事的傻子?大权在手爱说啥是啥。只怪自己无钱无权。

5月24日 已到董科长承诺一星期答复的日子,但是又被忽悠了,分局众口一词开会去了。

5月27日 再到分局找董科长,又被告知开会,追问伩访办答复全家年龄都写错了,要请示到伩访局又推说要到公安局,到公安局又推说到分局,真是官字两个口,把以前的错误都能作为拒办理由,开始踢皮球。

6月6日 终于等到董科长的答复,他拿出83年市政府回城审批表说,市政府写错没办法改,草民不得已又到市里问。市信访局说市政府又不管户口的,年龄填写也是按公安局提供材料写的,今天总算明白衙役猛如虎的含义。

作为只有初小文化的陈水总,所写出来的文字,总体上还是清晰的。而且他学会了用电脑在网络上留下文字。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处境,在这个社会办点事情是多么艰难。这个时代,不要小看一个小人物,即使在人们眼中的一只蚂蚁与一根草芥,也可能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每个人被抛到这个世界都不是他自己的意愿,既然来了,就要给予每个人以生存空间。一个社会首先必须保证每个人的生存权,然后是获得起码的人道主义上尊重。人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就要学会用爱心和谐相处。人总是要顽强地活着的,而且人总是有被人尊重的欲望。如果一个人不能够通过造福社会证明自己的生存价值,他就可能通过祸害社会来证明自己。像陈水总这样的社会最底层的人,活的时候像只蚂蚁,没有人关心过他,没有人理会过他,这个社会也没有给过他最起码的生存空间,就是连摆个小摊,也被城管没收了。到了60岁,按照政策本来是可以享受政策低保,能够勉强活下去的,但是,竟然这条路也因为当年派出所办事员的疏忽而弄错了他的年龄,使他无法拿到低保。许多事情就是这样在巧合的错误中产生的。假如,当年派出所不弄错他的年龄,虽然陈水总活得艰难,但是,毕竟可以拿到低保,总还有一线活下去的希望。假如,他上访之后,他的问题得到及时更正,而不是遇到董科长这样官僚的人,假如,他的那个赖以活命的小摊能够继承摆下去……这些假如中有一个假如成立,陈水总也不会走上这条绝路。一个被迫走上绝路的人,拉上47条无辜的鲜活生命来陪葬,至今还有17条生命挣扎在ICU重病室里,等待阎王爷的判决。车上15个高考生,有7个受伤,而且还有8个至今下落不明。

人是社会的动物,社会是人与人之间互相合作,产生福利最大化的最有效的方式。社会是人与人关系的总和,这意味着每一个的生死存亡,其实都是事关他人的。太平洋上一只蝴蝶轻轻扇动翅膀,就可能给一个国家带来灾难。整个社会蝴蝶效应是不可忽视的。

但是,中国人几乎完全忽略了这种社会关系的存在。不仅极其自私,而且还以他人的痛苦作为自己幸福快乐的来源。使中国社会变成了一个互相残害与互相投毒的社会。那些占据过多社会资源,自己奢侈糜烂不说,并且用来欺凌自己同胞的中国人有过良心发现吗?中国千年的一治一乱,反复循环,不是没有根源的。看一看中国千年的暴力叛乱,以及当年的暴力革命,再看看今天中国的“为富不仁,为仁不富”,腐败横生,弱肉强食的丛林生存状态,其恶劣的文化根源是完全一致的。

不要以为他的命运完全与自己无关。不要只是痛恨一个纵火犯陈水总,每一个中国人都要从这件事情中获得教训,学会反思,不要为自己的吉凶去算命,那命就操控在每个人自己手中,那就是从现在起,做一个用心人,关心自己身边每一个人的疾苦,献出自己一点点爱心,担一点社会责任,让富人、贵人学会感恩,让穷人过得有一点点做人的尊严,这样大家才会安全。

2013年6月9日星期日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