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政府越无耻,百姓越感动

冉云飞:政府越无耻,百姓越感动

冉按:最近小南居士兄有篇《洪战辉与中国式感动》比较热,我也写了一篇,贴在这里,请大家看着玩。

央视秉承他一惯煽情赚眼泪和穿道德紧身裤的传统,更高举“五条裤儿重起穿”的伟大旗帜,除了搞了二十多年虚幻盛世、粉饰太平的“春晚”外,近几年每年陆续推出“感动中国”这样的评选——虽然一时的确令人感动,但不从更深的层次思考“感动中国”的故事背后,政府有着怎样不可推卸的责任,怎样的不作为,可以说像央视这样的传媒,只不过是在转移民众思考视线,替政府开脱罪责而已。像这样愚弄老百姓,不认真分析故事背后深刻根源的传媒,不仅不是所谓人民的喉舌,而是真正在帮集权者掐住人民的喉舌,让老百姓无法发出一点自己的声音。

我承认说出爱滋病内幕的高耀洁,到边僻地区支教的徐本禹,带着自己捡来的弃婴妹妹仍就要努力学习的洪战辉等所有的人物,没有哪一个不感动我,可以说让我泪流满面。在这个道德水准普遍下滑的国度里,在诚信及温情逐步缺失的社会里,这是多么难得的稀缺资源啊!这是多么需要弘扬的可贵情感啊!但号召别人去学习,而自己却在别人的学习中捞取好处——号召学雷锋者从不学雷锋,号召学孔繁森者从不去阿里,自己本身是贪官却厚颜无耻地去做廉政报等等——这种惯用伎俩在两千年前,就被思想家庄子揭穿了:焉知曾、史非桀纣之嚆矢耶?也就是说,你哪是知道曾参这样的大孝子、史鱼学样的大史学家,不是桀纣的开路先锋呢?换言之,他们宣传曾参、史鱼的目的,是为了桀纣这样的大坏蛋的利益开道,为他们的恶行开脱,曾参和史鱼成了替恶人遮掩自己恶行的靶子,所以他们要竭力去宣传。让你去“感动中国”,而自己却在别人“感动”的努力中,捞取许多不利之财,是他们一惯的思路。让你几爷子去“感动”,他们照样胡吃海喝,酒肉征逐,贪得无厌。这个社会道德水准低下和诚信缺失,固有许多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社会最没有诚信(政策朝令夕改,像那种农村承包土地三十年不变,或者某某政策几十年不变的说法,从逻辑上讲,就有可能意味着随意变,他才会强调这种说法),最没有道德水准的(小贪官被杀掉,中贪官带镣铐,大贪官作廉政报告,就是这种现实的典型反应),便是我们这个政府。一个政府没有诚信,却号召老百姓要诚信,一个政府没道德水准,却要老百姓坚持道德水准,这恐怕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嫌疑。老百姓固有许多不是,但他们没有权势和言说权利,所以有识之士的当务之急是批评政府问题。

更进一步地说,我们越是感动于那些“感动中国”的人和事,我们越是痛感到政府在这方面的失职。高耀洁勇敢地说出了爱滋病病势的内幕,并且参与拯救不少患者,越是如此,越是说明在我们这个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的国度,政府不仅缺失,而且是掩盖信息,不让老百姓拥有知情权的罪魁祸首。徐本禹到边区支教,正好说明教育的投入尤其是农村的投入,是如何的稀缺,更说明如果不免费,所谓九年制义务教育,只不过是欺骗纳税人,欺骗民众的一派胡言而已。洪战辉带着检来的弃婴妹妹,一同讨饭也要上学,一方面让我们热泪盈眶,一方面让我们痛感教育的失败,以及社会福利保障系统的缺失,一个拿了众多纳税人的钱,而不替纳税人办事的政府,你的统治合法性何在?凡此种种,让我越是感动,越是义愤填膺。

或许有人会问,政府固然有责任,老百姓就不该帮助社会上的弱者,替政府担一份忧吗?我感谢你问这个问题。首先我要说,该政府管的,政府不能缺失,但现在大规模的问题是政府不管不问,是政府的不作为,是政府的耻辱,是社会的灾难。政府管不好,你就应该让民间让老百姓来参与管理吧,互帮互助吧。临时性的发动老百姓,由政府要求老百姓互帮互助,当然是没问题的。但你要组织真正的民间机构来帮助弱势群体,则万万不能。我们这个社会,政府无能,但他就是不让民间有独立的机构来帮助这个社会的弱者,因为他害怕动摇他的独裁政权,所以他反对你民主地与他分担责权利。另外,被政府管制的慈善机构等,其帮助社会的能力非常弱,而且其间的腐败行为是有目共睹的,香港对希望工程贪污案的调查就是其中显例。现在普通人不相信政府控制的所谓的慈善机构,因为捐了东西捐了钱,拿去给你贪污,还不如我自己用。但你要组织自己真正的民间机构,那是专制政权断断不允许的,因为党派利益高于一切(高于国家,高于民众)。这样一来,整个社会的救济体系严重脱节,整个社会的和谐安稳,也只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

在我们这个国家,在整(管制和打压)老百姓的时候,政府无所不能,在该关怀老百姓的地方,则十分低能。年关到了,给悲惨的老百姓(许多更悲惨的连电视镜头都忽略了)送去一点该得的微薄温暖,也要民众当着电视镜头说“感谢某某党”,这是这个独裁政府的一惯做法。当他对老百姓的表扬还不满意的时候,就开足自己控制的传媒,干脆直接地进行自我表扬,高呼口号,表扬自己“伟大、光荣、政确”。我遍读古今中外的历史,独裁政权都喜欢无度的自我吹捧,如金正日、卡斯特罗、萨达姆等,但没见过比这更无耻的自我吹捧,更不要脸的自我表扬了。

在我们这个灾难深重的国家,没有感动所带来的温暖,无疑不行。但只有感动,而不认清这些缺失是怎么造成?那我们就白动感了,那我们就活该被愚弄。难道政府越可耻,我们就越感动,我们真有那么贱么?我们智商真的就这么低么?这是个什么世道?我的天,五十年来“伟大、光荣、政确”的洗脑真他妈成功啊!

2006-2-28 星期二(Tuesday) 阴

阅读延伸

小南居士:洪战辉与中国式感动

最近电视里在重播《还珠格格》。这个电视剧几年前很火,隔了几年拿出来看,觉得恶心得不行。里面的男主角一张嘴:“皇阿玛,这一切都是从你是风儿我是沙开始的……”电视剧里的人老是用念诗的口吻说话,还热衷于“感动”。老是一脸纯情地说道:“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和震撼……”这就有点让人受不了了。照我的想法,感动是自发的,如果一个电视剧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存了心要让你感动,又把这种用心表现得太露,我认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关于中国热衷于感动,或许可以归结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真实生活充满了冷漠麻木,于是需要一些调味剂来刺激人心召唤人性。不但电视剧用力煽情,我们还有专门的感动中国人物的评选。这档评选每年一次,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一轮又一轮的感动。

“感动中国”的人物,入选者除了一些因为官方原因必须入选的,其余都是在道德上堪称楷模的人物,是无私奉献的好人。比如徐本禹,比如洪战辉,自己吃了很多苦,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们,这种境界确实令人感动,当然比煽情的电视剧来得真实伟大。入选者都怀着一种对社会的高度责任感。今天刚看了洪战辉的访谈,说到责任,他说一是要对自己负责,二是要对家庭负责,再就是要对社会负责。

这使我对这档评选的社会意义产生了某些怀疑。比如责任,徐本禹放下自己的学业,去贫困山区教书,按人生的正常轨道来说,这件事本不属于他的责任,这责任该是有关教育部门的。洪战辉一边上学一边受苦,拼命养大捡来的妹妹,这责任也不全是他的,应该也有政府福利机构的份。但是教育部门没有解决好贫困山区的教育问题(且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福利机构也没有向洪战辉提供多少帮助,总的来说,就是社会对个人的责任没有尽到,于是某些个人就不得不背负上了更多的责任。对个人来说,这自然是很伟大,很感人的。但对社会呢?如果说社会的某些部门未能尽责,个人就应该牺牲他自己,这恐怕不是一种符合人道主义的想法。对于这种想法早就有现成的句子来阐述:“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点什么,而要问你能为国家做点什么。”

中国人所推崇的道德观里,有鼓励个人牺牲的成分。先人后己,杀身成仁,舍己救人。单从道德上来说,提倡压制私人的欲,成全社会的义,是一种理想的境界。其核心是要每个人都做好人,都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当利无人争,社会自然太平。现实社会的问题是,道德至上人人良善的理想永远不可能实现。道德对于社会的制衡作用便受到限制。在这个前提下,鼓吹个人牺牲,意义终归有限,对那牺牲的个人,也就不那么公平。

最近打开电视常常见到洪战辉,从主流媒体对他的褒奖推崇,我感觉到一种道德上的别扭。普通老百姓看了他的故事都很感动,有人说他以及他们(这个评选中的所有人)是中国的骄傲,中国的脊梁,中国的魂中国的魄,之类溢美之词数不胜数。可我觉得,要是常常出现洪战辉式的人物,那可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当然不是说他做出的事情是耻辱,而是说,要是我们的社会制度不完善,无力(或者是无心)来帮助弱势人群,而常常要迫使个人来受苦受难承担责任的话,那绝对不是什么光荣,相反是一种可耻。但是铺天盖地的是对个人牺牲的褒奖,却看不到对社会的批判和反思。如果你不认同,只要这么一想就行了,我们有脸到国际上宣传这种感动吗?话说回来了,我们也不是没有宣传过。

洪战辉是个很老实的人,他说:“苦难不是个好东西,苦难是财富那是骗人的。”这话必然有人不爱听,有人更想听到的是“苦难是一种难得的财富啊,我很感激这些年吃苦的日子”之类符合主题精神的话语。换言之,作为一个道德楷模,你不但要受苦,还必须是一副甘之如饴回味无穷的样子。我们社会的主题是舍小我为大家,在这个主题的笼罩下,个人牺牲是一种伟大的光荣,所以洪战辉还不够伟大,不够感人,和“感动中国”的核心思想有点出离。

我通篇都在批评“感动”,其实我看了洪战辉的访谈也很感动。这里有一个矛盾,一方面,社会的文明建设并不靠个人牺牲,所以此类宣传的泛滥让我感到忧心;另一方面,社会风气不如以前了,确实需要这样的正面人物来鼓舞人心,召唤正义,适时地给民众一些感动。解决这个矛盾的办法是,我们感动完了,最好顺带思考一下社会对个人的责任。

2006-2-20

阅读链接

耶子:对《感动中国》的异质反思和商榷

http://www.xttop.com/qm/18564.html



订阅此文评论

1条评论

  1. 杨林柯:千万不可被轻易感动,高成本的道德付出被人家低成本甚至无成本的回收成果,牺牲掉的还是社会的优良细胞,而坏细胞依然恶性发育。优良的社会是抑制恶,而不是简单弘扬善,却不限制恶。生物链中,狼不作恶或少作恶,羊的数量自然增加。光歌颂羊的善良,而不限制狼的凶狠,羊依然会越来越少,甚至为了生存得披上狼皮。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