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心是被扭曲了的自尊心

虚荣心是被扭曲了的自尊心

都说高跟鞋是女人的尤物,可高跟鞋最初却穿在男人脚下,它的流行又与法国君主路易十四相关。由于身材矮小,路易十四让鞋匠给他装上4吋高的鞋跟,以显得高大威武。这一招也许并不让双脚舒适,却极大地满足了路易十四的虚荣,高跟鞋自此也成为欧洲上流社会的时尚标志。

虚荣心是一种追求表面荣耀的心理。为了赢得社会的尊重,不少人不惜采用虚假的方式来满足。在弗洛伊德看来,它是人类天性的一部分,事实上要找一个毫无虚荣心的人很难。从某种角度看,虚荣心也是有效的激励机制,能促使人们不甘于现状,努力补长“短板”,实现心理期望。以虚荣为起点,许多人正是被夸下的海口所驱动,倒逼自己不断迈上进步的阶梯。

但任何事过犹未及,虚荣更是如此。每一个正常人都希望获得称赞,知道“荣”、追求“荣”并非坏事,能起积极的导向。虚荣的问题是“虚”字当头,甚至极端到没有底线,以彻头彻尾的谎言来支撑一副无中生有的脸面。这好比美丽的肥皂泡,可以一时出彩,却只有瞬间的幻觉。幻觉不能当饭吃,肥皂泡会破裂,虚荣也会被戳穿。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最终展现给大家的,仍然是那个遮掩不了的原形。

作为根深蒂固的人性弱点,虚荣心源于相互之间的攀比。凡爱慕虚荣的人,通常有很强的自尊心,特别在乎他人的评价。很显然,这样的人比较敏感,且缺乏心理承受力。一旦境况不如意,要么以浮夸自我平衡,要么以逃避自我保护,内心总深感挫折与痛苦。究其实质,虚荣心是被扭曲了的自尊心,根子里透着自卑。它仿佛精神“缺钙”,将自身存在的价值主要依赖于别人的肯定。倘若遭冷落、讥讽或鄙视,即加倍感到难熬,以致丧失抬头挺胸的信心。因此,虚荣是逞强外表与脆弱内心的结合,当一个人实力不足又渴望表现,形形色色的“高跟鞋”便接踵而至。

自古以来,虚荣心汇聚于名利场,展现在交际圈。当今网络流行一个热字——“孨”,其本意是谨慎、懦弱,却被网民喻指有房子、车子和女子,并称之为“21世纪最理解中国男人的汉字”。豪宅、名车、美色是人之所求,但摆到场面上炫耀,所满足的恰是国人好面子的虚荣。在我们的文化背景下,面子几乎等同于尊严,人们在社会交往中,首先想着不丢面子,然后想要更有面子,于是引发各式各样的非理性角逐。由于虚荣心作祟,许多人宁可损里子,不肯丢面子,甘愿“打肿脸充胖子”。而正如鲁迅先生所说,“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脸上,再想揭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过分虚荣的结果是活得很累,因时时需要伪装,自然“死要面子活受罪”。可以说,许多人在现实生活中被虚荣所“绑架”、所“奴役”,为此失去了轻松自在的生活。

可见,虚荣心也许带给人暂时的体面,却难有发自内心的愉悦,更难有持久享受的快乐。虚荣超越了限度,渐渐地会成为一种自我折磨,使人越来越难“解套”,所以何不将心放平,让自己回归真实?同样在法国,还有一位著名的小矮个拿破仑。面对某位人高马大的违纪将军,他淡淡地说:“虽然你和我的身高有一个脑袋的差距,如果不听从命令,我随时可以消灭这个差距。”看来拿破仑无需穿高跟鞋,他的语调透着自信,低矮的躯体也许更反衬出精神的高大。做一个真实的自己,拒绝那些虚荣的伪装,纵然你不是拿破仑,也会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气场。

那么应如何看待现实的缺憾?缺憾的存在无疑是人之常态,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每个人的长短、优劣与得失,通常不可分割又相辅相成。你所羡慕的别人,或许同样羡慕着你,所以贵在有恰如其分的自我认知。人,归根到底为自己而活,不是活给别人看的。即使境况不理想,也是独一无二的自己,又何必自惭形秽、自欺欺人,为了别人的眼光,而刻意重构一个虚拟的自我。当然,对于心理期望中的差距,我们可以着力改变,但绝不应也不可能靠虚荣来掩盖。做人,毕竟是一辈子,而不是一阵子,与其争面子,不如争口气,脚踏实地立足真我,心无旁骛超越自我,实实在在做一个穿“平底鞋”走长路的人,惟此才能赢得可经受时间检验的尊严和风采。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