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福:用什么水洗脑,值得认真思考

陈平福:用什么水洗脑,值得认真思考

教育部长袁贵仁说:“作为公民,就要接受国民教育”。

杨恒均说:“好在还有香港,我恳求你们,留一片净土吧!爱这个国家的人们,就是要坚决反对以洗脑的方式强迫人家去“爱国”,那是误国,那是残害民族,而不是爱国!”

有些“人”不理解,为何香港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在小学课本里加入关于“国民教育”的内容,最终迫使香港洗脑教育计划失败,已删除了国民教育部分争议内容!国内的政治课延续半个多世纪了,没有人敢说中国特色理论是假大空,是逻辑的陷阱,是思维的陷阱,是欺哄大众的虚浮言论。

一个老师,不教导孩子们独立思考,而是填鸭式地告诫他们如何服从老师与当权者,就是洗脑;把大量有违事实的“知识”、大话甚至谎言塞给孩子们,并让他们考试的时候以此作为“标准答案”,更是加强了洗脑。

用什么水洗脑,是我们这个社会能否从根本上彻底变革的关键!我这个从小被马克思主义洗过脑的呆子,最后虽然明白过来了,但毕竟还是走了不少弯路。我们从小接受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洗脑,我们淡定地目睹文革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斗人整人,反右运动,镇压反革命,整死那么多人。和平时代被整死、饿死那么多人,以为是革命的需要,是天经地义,是理所当然。当时我们一点儿都不觉得那是红色恐怖,反倒觉得那是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是历史在进步,直到国民经济走到崩溃,文革结束。在那个黑暗的年代,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人为何被整死,仅仅知道罪名是反革命。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些所谓的反革命究竟说了些什么要命的话,惨遭杀害。我们真的以为文革被整死的人都是坏人,有了互联网,我才意识到,那是一场法西斯种族灭绝,灭掉的都是有思想的硬骨头。林昭因为反对毛主席,就被以反革命罪处决。无数向林昭一样的仁人志士,因为爱国,希望国家变好而遭专治者杀害。专治者用马克思主义给人洗脑,把人变成冷血的畜牲,把人的世界变成动物世界,当下那些喊打喊杀的毛左恐怖分子就是文革余孽的活见证。

基督教用圣经给人洗脑,让人认罪悔改,教人行善积德,做善事,爱人爱己,甚至教人要爱自己的仇敌。圣经不断地教人自由地思考,当昼夜思想,做光明的子女,不要被人虚浮的话欺哄,不要与恶人同伙。行事为人就当像光明的子女。光明所结的果子就是一切善良、公义、诚实。。。西方发达国家为何社会制度先进、经济发达、技术顶尖、道德提升、社会文明。原来他们的民众多数信仰上帝,人人自觉遵守宪法和法律,蔑视人世间一切政治权威。我们长期处在一个人治的社会,权大于法,宪法被权力践踏,法律不能做挡箭牌,人们因此就习惯于服从权势。人们的思想言论也服从于权势,不敢说真话,生怕说话不小心犯政治上的错误,引来杀身之祸。一个不能说真话的社会,怎能不愚昧堕落。

观察社会现实,就是和教科书上写的不一样,但不少年幼无知的青少年就相信教科书上说的,相信老师说的。必须注意:知识也含有毒素,用大量有毒的知识占据人的思维,必然会阻止人对社会现实和人类自身的认识,错误的“知识”信息和思维方式阻挡了真理!有毒的“知识”掌握得越多,人的智力水平越低。我发现现在的中国,很多受教育很少的人,说出来的话反而更贴近现实、更符合人性,这一现象充分说明了洗脑教育的危害很大。要把一个经过长期洗脑教育的呆子转变成一个独立思考的人,首先要排除有毒知识的干扰。这是人的价值观、信仰与精神面貌的彻底更新。用什么水洗脑,人民没有选择的权利,党和政府用社会主义理论占领中国大陆人民的思想文化阵地,文化太监拿着知识大门的钥匙。

新华网说,国民教育不是“洗脑”,实施国民教育早已成为多数国家的通用做法。我不知道国外怎么做,我知道在中国大陆,提倡马列毛邓三,科学发展观等等社会主义思想理论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政府的权力高于一切,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洗脑教育畅通无阻,而且国人也习以为常了。被洗了脑的人,有些还能醒过来,成了坚定的人权捍卫者和普世价值传播者;有些确实看不清社会现实,属于顽固性脑残;有些故意不看社会现实,他们知道党是领导一切的,领导是说一不二的,所以就“铁心”跟党走,永远不吃亏。

苏联著名的科学家巴甫洛夫发现了“条件反射”:当他在训练一条狗时,把食物与某种动作联系起来,那么今后他指令这条狗做某种动作就非常容易,甚至狗会为了食物而不自觉地做某个动作。列宁把这个对狗的试验成功地用在了对人的统治上。苏联开展的社会主义教育,让“公民们”言听计从,只要你不相信、不服从,你就有可能被发配到西伯利亚,甚至被处死。于是乎,只经历不到两代人,苏联人民,基本上都同巴甫洛夫的狗一样,为了食物、为了生存,而重复一些不可思议的动作,例如告密,例如“爱国”,例如疯狂地热爱冷酷无情的领袖与那个残害同类的党,例如杀人、放火……

这个从对狗的试验而得出的理论,从苏联传到世界各地,成为东欧、亚洲等多个社会主义国家用来对民众进行“洗脑”的科学依据。据苏联的老同志在回忆录中记载,列宁同志曾兴奋地宣称,把巴甫洛夫的科学理论用于人类,是比任何武器都强大百倍的“致命武器”,它能确保苏联的江山万年不倒。他的继任者则计划,搞定了苏联人民后,只要再把这个理论推广到西方国家,那么不用核子武器,全世界都将会匍匐在苏联的脚下。可惜,苏联当时没有四万亿,所以无法输出他们的价值观,否则,我们今天可能不是驾驶日本、德国车,而是驾驶伏尔加;我们不是在看好莱坞大片,而是拉着手风琴而唱着红歌。

一个政权能够对国民造成的最大伤害除了肉体上消灭与精神上折磨之外,最大的就是“洗脑”了。有人说,洗脑对统治者有利,也可以维护社会和谐,让民众失去反抗,只关心自己的生活。他们却不知道,洗脑是让一个民族脑残,让一个国家永远沦落到劣等国家的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一个民族一旦被洗脑,他们不但在人格上永远沦落为犬类,而且在发明创造,在生产精神财富上,也永远落后于其他民族。因此,当一些人打着爱国主义教育的旗帜来洗脑的时候,我们要强调的是:正因为爱这个国家,才要坚决地抵制洗脑!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