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也说韩寒《三论》

王思想:也说韩寒《三论》

   韩寒最近的3篇文章,激起一片质疑,部分探讨,少部分声援。好几个朋友都问我的态度,在此综合一下。

   问:韩寒文章出来好几天了,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写文章进行评论?

   答:不可能什么热点问题我都去写呀。以前老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写****?我觉得,写博文要看自己当时的心情和时间安排吧?

   问:可是我知道,你是特别欣赏韩寒的,以前你很少转发别人的文章,这次,韩寒的3篇文章一出来,你就全都转发了。

   答:是的。然后我还转发了李承鹏针对韩寒《三论》写的《民主就是不攀亲》,转发前,我特地加了一句我的看法“我把李文与韩文看做是配合、双簧、合唱。把一系列敏感话题用争论的形式给发布出来。”之所以没有专门写文章评论,是因为韩寒挑起的话题太大,需要写一本甚至几本书才能说清楚。

   问:也就是说,你认为韩寒《三论》是在抛砖引玉?

   答:用抛砖引玉这个词不大合适,但大致意思对。

   问:也就是说,你不认为韩寒是在妥协?

   答:韩寒是否改变他自己的思想,甚至完全跳到左的阵营去,都是他的权利。但是我看不到他有任何一点这样的苗头。右派一般比较死硬,司马南那样的例子很罕见。当然,司马南从20年前的右跳到今天的左,那也是他的权利。中国人痛恨叛徒比痛恨敌人还甚,这是一种不好的心理。我厌恶叛徒这个词,所以,尽管我厌恶司马南,我也从来不骂他叛徒。

    问:有人说韩寒这3篇文章有失水准,你认为如何?  

   答:我没有看到任何有失水准。韩寒先发《说革命》,然后发《谈民主》,最后发《要自由》。这3篇是有内在联系的。尽管最后一篇略显仓促,但还是能看出,他最后定位在“要自由”上面。而前面的《说革命》、《谈民主》,话题确实有点大。用两篇博文来阐述这么大的话题,肯定不可能面面俱到,受到攻击也是难免的。如果说《三论》前2篇有点克制的话,到了《要自由》,韩寒的锐气又不可抑制地喷发出来了。

   问:为什么那么多人质疑韩寒?

   答:很多人喜欢韩寒,开始是被他的才气吸引,后来就是希望韩寒说出他们想让说的话。可人家韩寒凭啥要说你想让说的话?我也经常被责问:“你怎么能这样说?”靠,我凭什么不能这样说?

   问:韩寒《三论》引出来的商榷文章中,你认为谁的最好?

   答:我所看有限。好多人只写文章,很少看别人的文章,这是非常糟糕的,我就是其中之一,惭愧。在我有限看到的文章中,李承鹏和笑蜀写得不错。特别是李那句“(如果中国真的民主了)我不怕***当选”,许多人对民主选举不乐观,就是因为“即便选举,也是***当选”。***当选怕什么?选出来的***,与强行代表咱们的***,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就好比我厌恶普京,可是再厌恶,他当选了,那也是民主的结果,你得认账。只要有民主选举,那他普京有可能骗人一时,但不可能骗人一世。

    问:如何评价《环球时报》发的“韩寒化蛹为蝶,超越左右”?

   答:哈哈,《环球时报》中计了,被韩寒耍了。作为左奴、爱国贼的大本营,居然去为韩寒做宣传,以他们的智商,中计是正常的。尤其我注意到,这篇文章居然是张颐武写的,这个人和另外一个姓张的什么人,好象是乌有之乡的两大所谓理论家吧。张颐武说“韩寒化蛹为蝶”简直是笑话,韩寒早就是天鹅大雁了,蛹什么蛹呀。至于“超越左右”,我怀疑是否张颐武觉得左排名声太臭,想让大家都来超越一下,然后就抹去以前丢人的痕迹了。猜测,只是猜测。

   问:韩寒的文章是否反映出“呼吁改良,反对革命”的意思?

   答:我没看出来。我对于革命前景和改良前景都很悲观,所以看韩寒的文章,本能地也往这个方向理解。

   问:为什么如此悲观?

   答:因为我看到,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都不要脸。统治阶级的抢劫,已经到了完全不顾脸面的地步,自己知道自己没有穿衣服,也知道被统治阶级知道皇帝没有穿新装,可还是无耻地赖在台上,露着裤裆。被统治阶级同样不要脸,都被欺负成那样了,还TMD忍、忍、忍,还表现出一脸谄媚,做幸福状。这样不要脸的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真是般配。

   问:中国到底是应该革命还是改良?

   答:我在微博上说了,革命与改良,好比人的两条腿,根本不存在“只用哪条腿”的问题。就好比我一直批判有人用“非暴力”来阉割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一样,革命与改良,暴力与非暴力,哪个都不放弃,哪条腿都要用。把革命与改良对立,是100年前革命党人犯下的巨大错误,今天如果还争论这个,那真是悲哀。

   问:那么,韩寒掀起的这场争论没有什么意义?

   答:恰恰相反,意义重大。经过几十年的洗脑教育,中国人缺乏最基本的政治常识,所以,就连废话也得耐心启蒙。我这个整天传播常识的人不是自称思想家吗?当今中国,传播常识居然常常被说成是激进,真是悲哀。

   问:能否阐述一下你对革命、民主、自由的理解?

   答:话题太大,只能简单说一下。革命或改良,都是可以选择的手段,民主是形式,自由是我们的终极目标。自由的人,才有尊严。我本人就是个自由控。

   问:能否说一下你对韩寒的评价?

   答:韩寒是当今中国的骄傲,也是耻辱。偌大中国,只出来一个韩寒,你说耻辱不耻辱?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