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敏:在中国民间教育智库研讨会上的发言

汤敏:在中国民间教育智库研讨会上的发言

  新教育革命最近大学网络化正在发生新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它出自于一个可汗学院,它是一个研究生原来炒股票的,后来给他的侄子们做家教的时候,他把自己的一些在怎么学习中学课文,数学等等这些办法就教他的侄子,同时挂在网上,没想到引起了很多人看,很多人对他这套教学方法非常感兴趣,给他写信,他非常受鼓舞,就挂了更多东西上去,更多人给他写信,最后他发觉他这套东西还有市场,干脆把炒股票辞了,专程做这个,称之为可汗学院,目前发展非常快,称之为新的教育革命。他找了一大批人,风险投资给他投资,开了3千多门课,他称之为远程教育的2.0,他有几个特别大的特点,第一,他是把教育游戏化,他用一种青少年非常能够接受的一种方式来改造我们传统的教育,过去教育是老师在堂上讲,学生在下面听,他采取完全不同方式,把它游戏化。其中一个很重要一点,叫满10分过关,大家打过游戏可能知道,你把那些人杀死以后才能过关,才能走到下一步,他就采取这种概念,研究过去小孩学习,他发觉比如说考试得了95分,其中还差5分,很可能他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没有搞清楚,但是按照传统方式就过去了,而这5分可能在他学下一个概念的时候他概念没搞清楚他来说影响非常大,下一次考试就剩80分了,差那20分再下一次就变成60分,就等于拖下去了,往往一些小概念不断的积累,慢慢的就做不下去了。所以这种新的方式就采取你要百分之百的把这个概念全部搞懂以后,他才让你往下面走,他每一刻都给你考试,过去我们期末考试,他现在这种方式就跟打游戏一样,教你一课马上给你测验,没有过关根本不让你往下去做,他做的非常有趣,作业什么做的非常有趣,跟游戏一样,很多学生非常的喜欢这种方式。

  第二,因为是网上的方式,他完全根据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学习内容和不同学习进度,这点有些过去学习会比较慢,跟不上的学生有不同的进度,这种方式跟过去完全不一样。

  第三,他称之为反转式教学法。过去学生在学校上课,回家做作业,他现在反过来了,既然这个课是在网上的,那么学生就可以在家里把这个课学会了,到学校跟老师和同学去讨论,这种方式就能够最大限度的利用老师跟学生的沟通,能够师生之间沟通和学生之间互相沟通,学会这个就可以教没学会的这些学生,这种方式是全新的教育方式,这跟从孔夫子开始的教育方式完全不一样,做了很多试验,发现这种方式效果非常好。即使是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老师跟这种新的方式研究生助理同样开一个班,最后效果完全不一样,即使没有很好的老师,但是因为有网上很好的课,他的成绩也远远高出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老师,有了这种讨论的课出勤率更高。这个方式被斯坦福两个教授,一个是香港的教授把他整个的运用过来,在大学教育里应用。这个香港教授原来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很好的老师,选他的课特别多,他一年只能教400个学生,他觉得年复一年重复同样的课程觉得没有意义,所以把刚才可汗学院那套东西学过来,用到大学里,他的课现在有10万人在上他的课。他说他原来半年教400学生,现在按照这种速度,他需要250年才能教这10万的学生,这一门课只收100美金,上他的课通过他的考试以后,每课都要考试,他只收100美金,而斯坦福大学的学费一年就是4万美金,使大量的人可以来学习。他每个新概念随堂测验自动评分,线上提问回答,这些学生把问题提出来挂到网上去,这10万的学生来自全国各地,任何一个问题在任何一时间平均22分钟就有爱管闲事的给你答了,不但把这个答了,还有一个自动排名的方式,跟谷歌一样,你问的好的问题,答的好的问题,有人选的问题,它能够自动的跑到上头去,这10万的学员有任何问题,或者看人家答的问题你能够得到很多的帮助,也就是说你等于除了上这个课以外,你还有任何问题的一个在线给你答疑,所以这个社区这个学习社区就远远超过了传统的你就一个小班,哪怕是一个大班互相之间跟老师的沟通,这种沟通就非常的有意义。而且不仅问这个问题,很多有创意的完全可以在这个课里发展出来,你想想看10万人在学一个课,在研究一个课,什么样的怪人没有?什么样的问题没有?对这个老师收获非常的大。

  现在Courera办成私人公司,跟斯坦福、密西根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一个课在一个学期内收1千万美金,斯坦福大学一个教授上一辈子课也收不到一千万美金,他的商业的机会和影响有多大啊!大家可能知道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在过去做了一个公开课,咱们也翻译成中文了那个称之为网络教育1.0,简单把老师的课录下来,挂到网上去,这种模式在全世界已经很普遍了,但是它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学生学完了以后,很难学下去,我不知道大家看过这个课没有,20个小时的课看下来都非常累,你得到了什么?而这个完全不一样。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过去的那种无非是把20世纪教学模式简单搬到网上,但是这个斯坦福的Courera公司就彻底告别了这种讲台上的盛宴,在这种压力下,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要按照这个平台,整合两个学校最好的师资,采取刚才我们说的课后阅读、自动试题、危机讨论,人们讨论这是印刷术以来,教育最大的革新。100美元一个课,这个Courera最后给学分,最后形成全世界类似的大学,把全世界最好老师集中起来,一个课可以赚1000万美金,最好老师都愿意去他那,都愿意花时间把这个课做好,他现在一节课10—20分钟,你在网上不能看的时间太长,他把课程分解,游戏化,考试全部自动化等等,因为它有10万的学生,它有1千万美金,可以把这个课做的非常精细,跟过去根本不可同日而语的。试想一下,10年以后假如有一亿个印度的学生,都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的,都是哈佛大学毕业的,都是MIT的毕业,都上了他的全套课,加起来就是两千美金一个人!刚才我们一百美金是对所有人,它可以对第三世界只收一半或者10%,很多人就可以上这个课,网络大家都可以上,这个时候对我们的冲击会有多大!如果全世界有南非、印度所有的地方人都是MIT毕业,斯坦福毕业,咱们还在二本三本二三流老师按照传统的方式来教学生的话,我们中国人以后怎么去跟别人竞争?换句话说,未来的教育都是最好的精英教育,最新的方式,而且是最新的课,它有这么高的收入,可以挑最新最好最有创意的课全世界不需要很多老师,一个课只要两三个老师就够了,就可以集中全世界最好的老师,这样对整个教育的冲击是什么样的情形?所以这一点我们说它是一个教育革命,为什么呢?我们称之为革命,因为它完全改变了过去的那种方式,学习的方式也完全不一样了。

  在这个基础上,我所在的友成基金会,我们在这一两年也做了一些实验,尽管我们当时不知道这场革命,但是我们已经开始做了一个实验,我们从网上的方式,我们主要做的大学生的创业启蒙教育,大学生创业教育非常重要,但是绝大部分学校开不出来,因为老师不懂创业,没创过业,所以我们从去年开始,做了大学生创业启蒙教育,在全国11个大学里,包括有北大、人大、北外、北京邮电大学、首都经贸大学还有外地的安徽合肥学院、武汉大学、香港大学、广西师范大学等等,这种各种各样的学校,有一本二本三本的甚至不入本的学校,我们都同堂教一样的课,由谁来讲呢?由一批企业家像徐小平、袁岳、像我们请了斯坦福大学的中国学生讲斯坦福大学是怎么创业的?还请了年轻人刚刚创业的这些人,一个学期的课,因为我们有11个大学我就可以把徐小平抓来,把徐小平抓去11个大学走一圈不可能!我们具体怎么做呢?我们在一个点来做,之后用远程的方式拍下来,实时传到其他十个大学里,十个大学来听他的课本,完全可以互动,徐小平跟他们进行互动,一个学期下来效果非常好。下一个学期我们将扩大到全国50间大学,因为对于一个远程教育来说,你是10个还是50个?甚至以后是500个是一样的。无非只是说讨论的时候可能我10个时候可以有一些互动,我到50个就不可能保证每个人都有互动,但是我可以用危机的方式做一个网上的社区,做一个QQ群,这些50个大学大家都有一点创业概念的学生大家在网上不断讨论和交流,这样它起的作用不亚于我们徐小平直接到地方去讲。

  除了这个之外,我们还有线下的,我们每个学校有一个辅导老师,这个老师还找到当地的企业家跟学生一起来讨论,最后学生毕业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像创业大赛一样,让学生自己把自己的创业想法拿出来,由企业家跟它评比,甚至有好的企业家就投点钱就可以开始做起来了。 

  这是我们做了一个小小的试验,创业教育可以这样做,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有更多的课可以这样做?假如我们也有这么一个大学,这个大学如果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去搜寻最好的课,最热的课,最新的课,我们请到最好的老师,甚至可以考虑跟Courera合作,把你的课翻译出来,无非是点翻译费,我把这些课开到各个学校去,这50个学校里,主会场就在北京大学是北京大学一个学分课,我们跟北大经济学院合作,因为北大给学分了,我跟所有学校讲北大给学分了,你给不给?很多学校说我也给。个别学校说我先看一个学期,下个学期再给,那都没有问题。如果有了学分的课,这个学生的学习劲头和激励就完全不一样了。我这很好的课照样可以用这种方式,中国有这么巨大的市场,现在仅仅我们的民办大学,我最近看了一下,仅仅我们的民办大学在校学生就有600万大学生,还不说我们有那么多二本三本,一本也有很多,我们现在谈的是全世界最好最新的课,比我们北大清华更先进,假如我们能够成批的引进,假如这些能进入大学,我们很多教育改革,我们看到不足的东西,有可能能够打破。所以也就是说在这场革命里头,假如我们能跟进,假如我们能把最好的课引进来,那我们可能走到世界的前列,因为我们有更多的大学系统,我们有更强的基础教育,我们有更多的计算机网络等等。但是这场革命如果我们没有跟进,那么十年以后,我们将远远落后于印度、巴基斯坦、印尼、南非等我们都看不起眼的国家,将来如果有大量MIT斯坦福毕业生的话,我们就赶不上人家了!所以这场革命需要我们去应对,需要我们去创立新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它对中国的教育引起了竞争,引起了冲击,而把最新的理念最新的教学方法,最新的内容引进来,它是非常底价非常可行,而且非常大的规模的方式。我想这个我们做教育的应该关注这个,不但大学,中学、小学职业教育都可以采取这种方式。谢谢!

  郭宇宽:下面是讨论环节,我先抛砖引玉一下,我没有想到现代性的逻辑能够在教育领域发挥到极致,设想我们在北师大开过的会,未来大多数北师大毕业学教育的人当老师的人都失业了,过去餐厅每个餐厅都需要养几个厨师,将来呢,中央厨房这个概念像肯德基已经不需要养厨师了,包括大学培养出来的博士往哪里去?这个争议非常大。你说斯坦福的课都听了一遍,能不能期待你在斯坦福校园里跟这种学生社团,你的同学之间的互动,包括精英同学群体能够替代这样的传统教育的小班课程,可能还还是未必,即使可汗的课程已经开到了中国,我提出一点问题,下面是大家开放讨论的时间。

   汤敏:我觉得这个问题就跟我们工业革命的时候,当蒸汽机发明了,当珍妮防纺织机发明了,说有了这么多我们家庭妇女在家里织布,那我们那么多牛都会失业了,只能去吃了,确实有很多人失业,但是可以干别的,不一定还干这个事。不能因为怕这几个老师失业就不敢世界潮流了。最后一点,他不会失业,老师最大的作用不一定上去讲课,现在老师跟学生沟通可能更重要,我们并不取消学校,大学生还是集中在学校里,还有他们学生的团体,他可以有更多时间可以做别的事情,老师到课堂直接跟学生去讨论,我们昨天晚上看的斯坦福的课那两个小时讨论,或者一个学期下来每个星期有两个小时讨论,比你老师站在讲台上讲课效果更好,这个老师在这里也学到了更多东西,对老师来说讲课都是一种负担,他更愿意把这个时间去做研究,他讨论的话对他的研究刺激会更好。至于未来会怎么样,我们还想不太清楚,但是革命就是革命,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你一个学校可以不做,一个国家可以不做,但是未来你会竞争不过了。斯坦福大学的这些人就跟斯坦福大学学生好吗?不一定。但是比没听过的好的多,如果把所有人都提高这么一大步这个社会就进步成什么样,斯坦福大学的人依然这么好,我们二三流的学生听到这些,参与到这些讨论,也比高中毕业、初中毕业、比他三本大学毕业好得多。

  ……

  汤敏:我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MIT一个月前他们具体怎么想的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在猜想,它实际上Courera跟哈佛、MIT是两个不同的方向,Courera走的是一个公司的方式,做成一个公司,走的商业模式。MIT走的是公益的模式,Courera已经得到风险投资了,发展非常快。哈佛、MIT用的是公益的方式,两个来互相投。我觉得这个反映了两种思路,另外一个,我想它也是在门户之间还是有不一样,哈佛、MIT认为我们要走不同的路,大家全部做一个的话就失去了独立性,这个从民间来说或者消费者来说我们非常愿意他们打的头破血流,第三者再出来再打才好,现在事情刚刚开始,我们也看不出来到底应该做成商业化的模式,因为在美国凤凰城也有一些商业化的模式,另外是公益模式,这种大学教育包括网络教育到底走哪条路更好?我们中国也有这个问题,到底商业还是公益的,如果公益的谁来出这笔钱,做商业的话,能不能通过像谷歌,像搜索引擎一样,不一定直接从消费者,第三方付费这些都在研究中,都在推动中。但是从现在情况看来,这种商业化的模式它的动力和它的资源的投入,可能跟完全公益化的有所不一样。一个课就能收到1000万美金,它这样的投入跟哈佛、MIT两个学校据说两个教务长在一天吃早饭的时候,感到极大压力,因为斯坦福那边做起来,他们说我们合手6千万美金,但是跟人家一个课一千万美金相比,要几百个课投入进去,未来动力可能不足。但是我们还拭目以待,因为这离我们太久了。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