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林柯:“病人”教师如何教出正常的学生

杨林柯:“病人”教师如何教出正常的学生

  那天在办公室听到两位老师为一道现代文探究题争论起来。其实,争论很正常,各人抱持的观点不一样,见仁见智,谁也难说自己就占有真理,真理是越辩越明的。观点来自于立场,来自于价值追求,它最能看出一个教师的水平与境界的高下。

  记得那篇作为考试题出现的现代文是这样的,一位美丽的女教师发现本班一位孩子抄袭了自己的诗后进行润色加工,而后在征文比赛中获得了全校第一名,她发现后并未点破,更没有批评,而是大加称赞,并在全班表扬,保护了孩子的自尊心,后来,作者在这位女教师的鼓励下,勤奋写作,终于成为作家,很多年后,当作者把自己的作品集送给老师时,老师才点破,使作者如梦初醒。阅读题是一道探究题,让学生结合全文探究文章最后一句话的含义,这句话是:“在整个人生中,那也是我最后一次抄袭。”

  争论是围绕一位年轻老师给高中学生的探究题答案打出“0”分展开的,两位老师有不同看法,一位说:得“0”分的学生其实答得很好,比所谓“标准答案”更有说服力,为什么不能得分?“0”分代表的无价值,而学生读了,思考了,做答了,本身就有价值,哪怕他们答得不够完整合理,也应该得分,得“0”分有悖于新课程理念。而另外一位教师还是“资深”教师,也是学校打造的“名师”,其形象标签经常出现在各种海报和宣传栏上,这位教师竟然说:和“标准答案”的两条都不沾,肯定不能得分,我们就是在“应试”,不合标准,格杀勿论。

  对他们之间的意见分歧,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他们都是为孩子,出发点是好的。但仔细想想,只有应试思维的教师值得尊敬,也值得同情,尊敬是因为确实为学生着想,当然不排除为自己将来的成绩着想;同情是因为他们只看到成绩,看不到生命,看不到人,看不到更高价值,只有分数冲动,而无理念坚守。这种病态的思维会带来语文病,而且会加剧教育病,最后导致“人病”。

  随着“新课程”的推广而出现的这种探究题本身就是贯彻课改理念的产物,它让学生有个性化的理解,鼓励学生的独异思维,可以纠正应试追求的“标准答案”之弊。因为阅读本身就是个性化的实践,作品写出来只完成了一半,另外一半要靠读者来完成,甚至可以说,作品的全部意义几乎就是读者附加给他的意义,因为作品一旦进入文化消费,它的价值已经不属于作者,而是属于读者,可读者是千差万别的,为什么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就因为每个观众心目中的哈姆雷特带有个体特点。如果问:“你心中的哈姆雷特是什么样的?”就应该有不同的答案,但现在一些教师在应试思维的长期浸淫下,只会追求和答案一致的东西,在阅卷中,往往求同灭异,努力要让学生和“标准答案”保持一致。如果我们要再追问:教师自己去做,会不会就和“标准答案”一致?

  一道本应该开放的题在实际操作中竟然成了“紧箍咒”,如果长期这样干,我们说培养创造性人才岂不是一句空话,我们所要达到的目标和采取的行动之间岂不是南辕北辙?

  一个语文教育的资深“名师”竟然在阅卷中追求“标准答案”!看来,根深蒂固的应试思维毁掉的不仅仅是学生,还有教师,导致一些教师背离常识,自觉不自觉地成为迫害者。

  记得几年前一位20多岁的物理教师病累而死,该班一位学生是我们同学的孩子,他告诉母亲说,怎么死的不是语文老师?虽然说的是另一位同行,但我听后还是脊背发凉,一个语文老师会糟糕到什么程度,竟然让孩子发出这样仇恨的诅咒。我进一步想,专制集权之所以能够长期维持,就是因为有一些打手,自己明明是被害者,然后有了权力再去害人,自觉不自觉成为吃人链中的一环。这个民族的奴化思维虽说有高压政治的关系,但奴化教育难辞其咎。

  奴化教育也导致教师成为“病人”,就是不能进行正常的思维,逻辑混乱,只管利害,不顾是非,实用理性泛滥,没有长远的眼光。同时把病态的思维和价值观不断传播给学生,最后使学生中的精神瘫痪者越来越多,不断培养出“单向度的人”或者如福柯说的那种“畸形的人”和“不正常的人”。

  记得杭州的郭初阳老师讲过一句狠话:“中学语文老师都是废物。”这话得罪了不少语文同行,虽有“一篙打翻一船人”之嫌,但在“都”前加上“不少”还是可以说通的。一个不学习无追求的语文教师本身就是病,说体制怎么样不好,而不从自己的一点一滴做起,不从一个一个学生救起,不改变局部教育生态,其他的做法是没有用的。

  作为语文教师,最要紧的是先救出自己,重建生活,重建自己的价值观,让自己成为正常的人,合格的教师才能创造合格的教育生态,“病人”教师如何教出正常的学生?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