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羊:从两个极端看教育改革的出路

石羊:从两个极端看教育改革的出路

   一年一度的高考引出了一个话题,两个模式。

   河北衡水中学施行军事化备考,连等待打饭的时间都被利用做题,该校仅去年就考上清华北大70余人。北京海淀区十一学校进行课程改革后,学生“接管”了校园,校长权力被“架空”,传统的讲桌、讲台和办公室都不见了,如今十一学校的升学率和高分学生人数稳居北京市前列。

   大学之前学生应该接受怎样的教育,是否一切都只能围绕着高考升学打转,这确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而“衡水模式”和“海淀模式”,恰恰从两个相反的的方向给我们同时提供了成功的范例。当然,这里所说的成功,仍然局限在以升学率为主导的考核体系内。

   关于衡水模式,它的内核人们应该并不陌生,只是衡水中学作为一个整体的运作表现更为典型和突出罢了。其实质可以概括为:“不惜一切代价和努力,一切围绕着高考的指挥棒转”。衡水的秘诀就是把学生做题的潜力发挥到极致,具体做法就是题海战术,超强度超负荷的强化训练。在这里,学生几乎没有自己的自由支配时间,因为每天的学习任务已经被压得满满的,要学什么练什么老师都给安排好了。难怪连当地教育部门的官员都说,衡水充其量只是一个大学的加工厂。

   只是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下,衡水模式很有市场。说极端一点,只要是升学率高的学校都有市场。人们要的就是能考上大学,并且最好能够考上好的甚至是知名的大学。所以,这样的学校不是你想进就能进得了的,也属于稀缺资源。其实,人们都是在寻找一个可以通过努力、拼搏来挖掘自身潜力的机会和平台。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这或许是一个人能够在相对公平的条件下获得提升的唯一机会。所以,只要是学生的自愿选择或者得到学生的认可,我们就应该充分理解。

   只要应试教育没有彻底的改变,衡水模式就不可能消失。之前网上热传的高三考生打吊瓶的现象,只是衡水模式精神内核的一个变种罢了。当所有人都挤在一条路上的时候,当所有的人都试图通过同一级人生的台阶的时候,个人的极端的努力和拼搏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哪?

  相对于衡水模式,海淀模式虽然成功,但是更难于复制。相对于衡水模式对于学生的军事化管理,海淀十一学校则是完全的反其道而行。海淀十一学校的做法是:大学式管理,学生走班选课,几乎每个学生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课程表;校务会上经常会出现学生的身影,学校有两百多个学生社团;学生“接管”校园,学校的很多活动都是由学生自行组织安排的;学校的重大事项的决策都是通过民主投票来完成的;学生可以选择参加高考或者准备到国外读书,学生的选择更多了。海淀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这样说:“如果我们过程不民主,培养的孩子就不民主。如果这些孩子不民主,未来的社会就称不上民主社会。”

   衡水模式与海淀模式的最大区别,就是严格管控与充分民主的区别。从升学率和考试分数来看,二者似乎暂时难分伯仲。我们暂时不想妄断的是,海淀十一学校学生更多的选择的机会会和选择的能力,能够带给他们什么。我们希望更多的事实能够把谜底揭开,这样虽然慢一些,但却可以省去很多无谓的争吵。

   虽然应试教育早已是众矢之的,但至今难以找到被广泛认可的改革模式。李希贵校长的变革思路让人颇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在一场变革里面我们的原则是鼓励先进,允许落后。当我们允许落后的时候抱怨就不会爆发,就不会变成一种力量,因为我们允许你落后。所以变革尽量是从前面带着走,而不是从后面推着,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则。”

   要允许和鼓励“先行先试”,这或许是打开教育改革僵局的唯一出路。海淀十一学校已经走出一条成功之路,南方科技大学也正在路上。我们就是要这样的“先行先试”多起来,成功失败都不是最重要的。积累的经验和教训多了,总有一天我们能够说,教育改革不是无路可走,而只是选哪条路的问题,只是怎样避免曾经出现的风险和误区的问题。

   一所学校有没有这种可能,从衡水模式走到海淀模式?让我们拭目以待。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