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质:教师之道

张文质:教师之道

  我总是怀着这样的理解,所谓的生命化教育,它试图理解这个世界,接纳这个世界,它不是解决之道,而是一种改善的可能。它力图以不断实践的方式,通过自身并不完善完美的努力,达到有限的对世界助益性的推动。

  教育总是一种明亮。尽可能为善祛恶的人们,并不是特别的有办法,而是这样明亮的生命本身,就有一种改善的力量。

  教育也许并不需要急于寻找“改革”,我说的并不是对灾难和苦难视而不见,而是,我们首先试图去理解这个世界,去认同所有“现实”的合法性,不急着做出批判,不把力气花在表现出敌意上,我们需要在充满矛盾与痛苦的世界中,以自己的方式,即使是最微小的方式,表现出另外一格:善意的、真实的、诚恳的对人的肯定,以自己的工作本份和责任去加深对生命对人类普遍价值的理解力。好的教师不断地认同世界之美与人性之美,他呼吁与维护这样的理念,他帮助更多的人认识到这一点。

  在充满矛盾和痛苦的现实世界中,我们常常会这样想:让我宁静、让我不受惊扰。其实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的生活已经是一种漩涡状态。

  我只是把教师看作以教育为职业的人,把自己的校园生活看作自己人生的一个过程——有一天,一个开始反思的人,才会发现自己再也走不出关于教育所有的记忆。同时他学会了用一个“教育”的视角,审读着所有的生活。所谓的沉重,大概局部的原因也在于此吧。

  所谓的教师,就是首先以“教育”的立场审视这个世界的人。

  有时我想到具体的教育,课堂,所谓的好教师,就是如果没有你,这个课堂永远不会是这样子。你呈现了没有你就可能永远不会见到的“事物”。

  你从孩子那里获得的光,使孩子的光变得更明亮。

  “不美化、不丑化”,你使孩子身上的光既是自己的,又是自然的一部分。

  你需要忘掉自己,这样你才能忘掉利益、成功,所有的伟光正,老男人,愚蠢大妈,所有的鸡零狗碎、狗苟蝇营,所有的变态狂、假大空、伪道学。你的课堂一定要从“死的影像过渡到生的影像”,你要竭尽全力使空气中开出生的花来。

  你的课堂不是让人接受知识和训斥的,而是,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样完全投入其中,忘了自己。

  我们大多数人在还不明白自己怎么回事时,就做了教师,教师是要教学生的,可是最重要的不是教什么,而是怎么教。一个人如果不了解自己,他肯定做不好教师,因为你可能根本估计不了教的困难,你经常是在烦乱焦躁中丧失了思考能力,你会失去对广大思想的把握,会作为毫无趣味的人望着自己甚至还不知道自己的失败到底在哪里。理解自己,你才可能确定你所有工作真正的意义,你才会有美妙的体验,耐心和勇气才可能成为你有效的武器,这样的武器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课堂上一直是师生之间一场多方位的“战争”。

  教师可能是一个清贫的职业,但成为教师的人却不能太清贫,这样生计才不会成为日常之累,省去这方面的牵扯,才有更多气力可以用于工作。

  无论做中学教师或小学教师都应该热爱倾听,要把这个品质作为一个追求,所有大德都是倾听者。热爱倾听的人才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说多少,什么时候最好保持沉默。倾听比观察更重要。倾听也是一种“民主”的品格,你很难想象独裁者“正在倾听”,喜爱倾听。倾听站在智慧这一边。

(刊四月22日《中国教育报》,是该报编辑用我文章 整理的,但刊出时改了不少,这是原文。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