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酋午:只就教育论教育是找不出真正原因的

只就教育论教育是找不出真正原因的

从张教授和杜君立所说的话来看,学校教育的失败在于两点:(1) 没有注意培养人的自主创造性;(2)没有注意培养人的道德,但只是就教育论教育所以找不出造成这两种现象的真正原因。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于近日在2011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几十年的教育都是失败的。这个失败在于,教育在培养人时没有注意培养人的自主创造性,没有注意培养人的道德。 “因为我们从小学开始,每一步走过来,都培养大家在说假话,这实际上影响到我们的国民素质。”在张教授发话后,杜君立于中国选举和治理网上(2011-9-17)也发表了《删除人格的中国教育》的文章,他说的更具体一点。他说,从药家鑫到李天一,他们并不是中国教育的孤本,而是一种有目的的批量制造,他们是中国教育的标准产品。中国教育的这种麻木是因为人格的缺席。人格首先是独立的产物,独立思考独立判断。个性是人的一种自我表达。教育从个人的道义角度讲,应当是培养个性,但从被社会扭曲的功利角度讲,教育往往成为培养劳动者的过程。我们的教育有将人“器化”的强烈企图,对人的器化就是对人的物化,乃至无私无我——丧失自我。在工厂模式的体制教育中,人只是一个批量生产的产品,所有的组织和制度,乃至“军训”都是为了培养一个完美的工作机器;学校—工厂—监狱,三者之间的鸿沟正在逐渐填平,整个社会都基于统一的美德:守时,服从,重复,存储,删除,再加上惩罚。学校兼具监狱与工厂双重功能,为工业化国家主义提供源源不断的机器人和廉价劳动者。从写作文的那一天起,每一个中国人都学会了撒谎。我们的教育不仅没有人格教育,而且在不遗余力的扼杀人与生俱来的天然个性。中国教育因此成为十分功利的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南辕北辙。丧失个性的人对社会缺乏附着力和责任感。

从张教授和杜君立所说的话来看,学校教育的失败在于两点:(1) 没有注意培养人的自主创造性,比如杜君立说的人只是一个批量生产的产品,所有的组织和制度,乃至“军训”都是为了培养一个完美的工作机器;学校兼具监狱与工厂双重功能,为工业化国家主义提供源源不断的机器人;(2)没有注意培养人的道德,比如,张教授说的从小学开始,每一步走过来,都培养大家在说假话;杜君立说的从写作文的那一天起,每一个中国人都学会了撒谎。我认为,他们俩人的说法是真的,我国教育的实际就是如此。但他们只是就教育论教育所以找不出造成这两种现象的真正原因。

我国教育的这两种现象几乎是除美国外所有的工业化国家在工业化进程中都有出现过的。原因很简单,绝大多数的国家在工业化实现过程中的早期和中期阶段为了适应工业化的要求,都是采取标准化教育,因为初级和简单的工业化它所需要的只是标准化的人才,而不是创新型的人才。但是工业化达到一定程度后,也就是科技的含量在工业生产中增加到60%以上时,这种复杂的工业化就不同了,它需要的是更多的创新型人才。当工业化国家发展只处于初级和简单这个阶段的时候,世界各国都出现过像张维迎和杜君立这样的学者在呼吁教育改革。日本大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进行教育改革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学者呼吁教育改革最猛烈的时候,十年后日本改了。我们现在考试经常用的选择题还是日本创造的,当日本准备丢掉的时候我国就搬了过来,一用就是几十年。我国工业化到现在这个阶段,已具备了从政治到科技到教育到军事等等全面改革的条件了。

美国之所以例外,那是因为美国是一个独特的国家,它在工业化之前就已经实现了民主化,美国是实行总统制的典型,可以被视为是近代第一个实行民主制的国家,工业革命是1769年于英国开始发生的,美国《独立宣言》是于1776年7月4日发表,从这个时间上来看,美国追求独立可能跟工业革命关系不大,《邦联条约》是1781年发布的,条约规定由13个州组成邦联,这是独立之初的美国政治体制——邦联制。独立后的美国,州际联盟难以维系,因为在享有独立与主权的各州之间难于实行统一的保护关税政策,也无法形成强有力的中央政府来稳定社会秩序,保护国家的利益。联邦条约发布时工业革命已经发生了十二年,如果由此说邦联条约是受工业革命影响下制定的恐怕理由也不充分。在一个刚独立的大国如何确保民主共和制是美国面临的新问题,历史上,民主共和制只是存在于城邦国家,一旦地域扩展,中央集权的政府就会发展成为帝制,比如古罗马就是如此。既要用一个中央集权的政府把13个州紧密地统一起来又要在这样一个大国确保民主共和制,美国的开国元勋们为此想尽办法,最后决定召开制宪会议制定宪法。于是1787年在费城召开了制宪会议制定了一部宪法,这部宪法经过多次修订至今还使用。从1769年到1787年相隔已有十六年,也就是说,从工业革命发生到1787年宪法出炉这段时间相差有十六年,工业革命在英国红红火火,如果说十六年影响不到美国的多数普通民众说得过去,因为老百姓关心的是眼前的事,可是说精英人物不关注这场人类空前的工业变革那是不可能的,因此在制定宪法的时候,精英们就不可能不考虑宪法确立的原则和制度如何才能适应工业革命的要求问题,因为有远见的人都知道美国最后还是要走上工业化道路的。事实也证明,美国宪法的原则和确立的制度与工业革命的要求完全相适应,所以,美国政治框架一经确立,工业革命就在美国大规模地开展起来。由于从一开始,美国在政治上实行的是民主制度,它的教育体制必须要按民主的要求开设计,尽管初级和简单的工业化要求教育标准化,但美国的民主阻止了这样的教育行动,因为民主制度把人视为人禁止把人视为物,民主制度也为实行诚实教育提供保证。所以美国从开国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像我国所出现的如张教授和杜君立所说的,没有注意培养人的自主创造性和没有注意培养人的道德的问题。美国除了民主制度保证不出现这种情况外,基督教对诚实教育的保护和对人性尊严的保护也使到它的教育保持正确的方向。这是美国的伟大之处,因为其伟大所以人类历史上发生的三次重大的科技革命有两次首先出现在美国,第二次科技革命在美国发生促使它成为世界工业第一强国,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发生使到美国成为世界伟大的超强国家。

其他工业化国家,在工业化进行中的时候都是专制国家,就是英国和法国也不例外,英国是1832年通过议会改革法后才民主化的,这时工业革命在英国发生已有六十三年,法国其现代政体形成始于1789年法国大革命,历经二百多年的演变,其具体政权组织形式,先后采用过共和制、帝制、君主立宪制、议会共和制、总统制和半总统制等。我们知道,大革命并没有给法国带来民主宪政,反而带来了长达86年的政治体制混乱,其中还有多次帝制复辟。从1789年到1875年法国民主化的进程几乎从未离开过革命,到1875年才稳定下来,这时工业革命已发生了一百零六年。专制国家的特点是统治者享有特权,他们总是高人一等,别人不是人,不是奴隶就是产生机器。所以,他们的教育更多的是培养顺从的人,反对个性和独立思考精神。当然,在这些国家中有宗教信仰的国家和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也有些不同,有宗教信仰的国家要好一些。而实现工业化后几乎所有的工业化国家也民主化了,由于建立起民主制度,在教育上存在的类似我国现在出现的情况都基本上消除了。

我国现在的工业化进程从1978年以来发展很快,由于实行的是专制制度加上我们的文化里的宗教色彩不浓,工业化国家在实现工业化过程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包括教育上出的问题都在我国发生,并且比起其他国家来说更为严重。当然,我国发展到这个阶段已具备了实行民主化的条件,很多问题,包括在教育上的不注重个性教育和道德教育问题的解决也为期不远了。那么,没有注意培养人的自主创造性和没有注意培养人的道德的教育失败有没有我们的独特原因呢?
 
从中小学层面来看,我国的教育目标是培养学生成为社会主义的又红又专的人才,人才在初级工业化条件下的理解是有技术的标准人,而在政治上又要求“听领导的话,跟共产党走”,要达如此目的,就必须建立起一套受高度控制的学校体系,我国现在就是如此,正如杜君立所说的:“在一个机器化的工业时代,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要为将来进入工厂作准备,群体化洗脑教育成为机器社会的孵化中心。经济学家桑巴特讥讽说,灵魂应该留在入口处的衣帽间。在工厂模式的体制教育中,人只是一个批量生产的产品,所有的组织和制度,乃至军训都是为了培养一个完美的工作机器;学校—工厂—监狱,三者之间的鸿沟正在逐渐填平,整个社会都基于统一的美德:守时,服从,重复,存储,删除,再加上惩罚。学校兼具监狱与工厂双重功能,为工业化国家主义提供源源不断的机器人和廉价劳动者。对劳动力这种商品资源,无论国家还是资本家,都试图以最小的代价攫取最大的劳动力产出。”在这样的严空体制下,特别被突出的两点是:(一)注重智力教育,考试作题接连不断,小考、中考和高考人人必考,每学期中也有星期考,段考和终考等等,所以学生戏说: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二)突出政治,从小学到大学一定要灌输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评理论什么的。其他的都不是太重要了。这样的教育怎么能培养出有个性有道德的人呢?

要培养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人和有道德的人就必须改革现有的教育体制和教学方式,实施探究教学。其实,探究式教学模式从小学、中学、大学到研究生教育都能使用,各科教学都能使用,科学科能使用,数学科能使用,人文学科也能使用。人类历史是不断向前的,不断向前的历史是需要创造性的,因为只有创造性才能创造出越来越高级的文明,而创造性需要通过探究式教学来培养。人的创造性首先应从学校的教育中来,但中国的教育经验显示,以记、背、讲解和题海战术为主的教学模式培养不出创造性的人才,因为中国从第一次科技革命发生以来还没有培养出过伟大的创造性的人才,尤其是伟大的科学家。西方国家的教育经验反复证明了这种探究模式的神奇力量。世界各国的发展是不一样的,有的国家已经进入高度发达的状态,如美国、德国、英国、法国和日本等,有的国家还很落后,如中国等。发展不平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创造性,发达国家充满创造性,落后国家缺乏创造性。拥有伟大创造性的国家具有非凡的能量和智慧,第一次科技革命在英国发生,英国率先进入工业化国家,从而把世界各国远远抛到后面,第二、第三次科技革命都在美国发生,美国赶上并超过了英国,直到现在还是遥遥领先。但在集权体制下,学校教学难于使用探究式的教学模式。

具体说来,学校教学能否使用探究模式受到许多因素制约,从中国的中小学这个层面上看,主要的有:(一)教学班的规模;(二)以高考为主的教学评价机制;(三)学校制度;(四)学校领导和教师的认识水平。中国的学校其行政班规模都很大,要实施探究式教学有两点是做不到的:(1)没有办法顾及到每一个学生;(2)在大多数情况下课堂纪律无法控制。所以就需要实行小班制;如果在全中国的范围内在所有的公办学校都实行小班制,那么遇到的首要问题是钱的问题,这就需要中国政府的大量投入。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应该说是有钱的,只是用不对地方。这里主要的是体制问题。中国是一个集权国家,从中央到地方,都是首长说了算,钱掌握在一个人或几个人手里,想不想投入全在于他们的认识和需要。工业化发达国家之所以在教育上大量投入,除了他们有充分的认识之外,主要是他们的国家实施的是分权体制(三权分立、地方自治),这种体制逼迫他们的掌权者必须在教育中加大投入,他们有这种认也好没有这种认识也好。分权体制能保证权力正确行使,能保证政府和议会根据需要加大对教育的投入。

中国的高考是制约探究式教学模式在中国实施的一个主要因素,因为有高考存在就会逼迫中国的学校和中国的教师采用题海战术,不论是全国统考还是各省自考,只要是一张试卷定终生,其实质都是一样的。从最后的结果来看,高考是一定要取消的,现在的中国人担心的问题是在现在的不良风气下取消高考后,各高校自主招生,名牌大学会出现权钱交易或权色交易,从而影响招生的公正性。应该说,这种担心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但这只是看到问题的一个方面,风气不好这是事实,不过,影响招生公正性的根本原因并不是风气问题而是现行的集权制度问题,在集权制度下社会的风气不好那是自然之事,因此风气不好也只不过是表象而已。在集权制度下,国家大权集中在一个人或少数几个人手里,握有大权的他们没有受到应有的监督,实际上没有任何人或机构能够监督他们,因为其他官员和机构权力的来源出自他们,他们想任命谁就任命谁,想撤掉谁就撤掉谁,怎么能够对他们进行监督呢!各名牌大学的主要领导或者是直接由他们任命或者是由他们任命的人任命,他们往往是合谋干坏事,所谓的风气不好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各大学的主要领导在学校这个他们管辖的范围内,学校中的权力也是集于他们一身的,学校人事权、决策权、财权、教学权和招生权等等大都掌握在他们手中,他们大权在握什么事都可以干。在这种制度下,贪污腐败是普遍的事,大权在握监督机构又不能起什么作用,不贪才怪呢!要搞探究式教学到最后还是要取消高考,高考取消了相应而来的是名牌大学招生中的弄钱和弄色问题,很显然,要从根本上解决这样的问题只有改掉集权体制建立起分权体制才有可能。

中国的中小学校制度对实施探究式教学的制约,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学校的机构通常是由学校校长、职工代表大会、教学处、政教处和总务处等组成,实行的是校长负责制,校长凌驾于所有机构之上,校长掌握了决策权、人事权和财权,这样往往是校长个人说了算。实际上,这是一种集权的管理模式,在这种管理模式下,采用不采用探究式教学模式主要取决于校长的认识。虽然校长领导下的其他机构和教师也可以向校长提出建议,但校长可以采纳也可以不采纳。我们认为探究模式是最能培养学生创造性思维的教学模式,如果我们的看法是正确的,那么这样设置机构显然不能保证探究模式的充分运用。除此之外,校长还容易滥用权力。因此,对中国式的集权机构必须进行调整。我们的中小学和大学应设立议事会、校长和监督员三大平行的机构,分立而又制衡,这样也就解决了权力集中的问题又能保证权力的正确行使和工作效率,从而为中小学和大学实施探究式教学提供制度保障。

张教授说的我国教育的失败表现的两个方面,既与初级工业化有关,又与我们的政治制度有关,也与我们的教学模式有关,所以不能只就教育论教育,因为那样就会找不出真正原因。当然,随着我国工业化的发展,初级工业化的人才标准将被高级工业化的人才标准(既有创新思维又德行的掌握技术的人)所取代。我国发展到现在这一个阶段已经具备了改革一切的条件,如果大家都想改的话,就要全面改,因为教育与政治制度以及其他方面有关,受政治制度操控,所以,要改就得先改掉政治制度,否则,就犹如孟子所说的缘木求鱼。政治制度改革之后,在民主制度的大框架下,原来存在于这教育中的各种问题,就能慢慢改掉。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