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高考的权威性体现在哪里?

熊丙奇:高考的权威性体现在哪里?

  对于悉尼大学认可内地高考成绩的举措,有舆论分析,这表明高考的权威性,得到国外大学的认可,并进而呼吁倡导高考改革者,不要对我国的高考制度妄自菲薄。

  这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而出现的误解。悉尼大学认可内地高考成绩,但采取的录取方式却不同,该校在录取内地学生时,将结合高考成绩、中学学科成绩、大学面试考察进行综合录取,而非按照内地学生的高考分数依次录取。

  近年来,对于高考改革,一直有一种声音,是“取消高考”。这其实是一种并不理解高考改革究竟要干什么的想法。我国高考改革,关键在于打破集中录取,而不是取消高考。前者是录取制度改革,后者是考试制度改革。我国高考制度的问题,主要出在集中录取,而不是在于统一高考——在这种制度下,高校只有将统一高考成绩作为录取学生的唯一依据,由此造成基础教育严重的应试教育,以及大学招收学生时缺乏自主权。

   举行测试的成本,另一面可以用统一高考成绩保障基本的公平(目前在我国内地尚无其他更有影响力、运作成熟的考试评价)。观察国外高校的自主招生,鲜有自己举行笔试的,大多高校都认可某一统一测试成绩,诸如SAT、TOEFL等等。如果把我国高考功能转变为评价,那么就相当于这类测试。 香港地区高校,包括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在内地的自主招生,就采取将高考成绩作为评价依据的方式,试行多年来,其成效是明显的。然而,我国内地教育部门和高校在试点自主招生时,却对香港地区高校的自主招生“视而不见”,把自主招生放在高考之前,举行笔试、面试,考察学生,学校号称要招到适合自己的学生,可结果却是给学生增加负担,自主招生也遭到社会的质疑。2010年北京大学11名教授曾建言采取基于高考成绩的自主招生模式,但却无疾而终。 悉尼大学认可内地高考成绩,只是进一步说明,自主招生不在于是否存在统一高考,而在于怎样对待高考成绩,怎样进行高考录取。如果会错了意,觉得国外大学也认为统一高考模式好——我国社会对统一高考的理解是“统一高考+集中录取”——进而努力捍卫统一高考的权威性,那么,就可能误导高

  如果打破集中录取,完全可以保留统一高考,这就是推行基于统一高考成绩的高校自主招生。在这种考试、招生模式中,统一高考的功能从选拔转为评价,只是大学选拔学生的一方面依据。而大学采用统一高考成绩作为评价的依据之一,一方面可以节约自主举行测试的成本,另一面可以用统一高考成绩保障基本的公平(目前在我国内地尚无其他更有影响力、运作成熟的考试评价)。观察国外高校的自主招生,鲜有自己举行笔试的,大多高校都认可某一统一测试成绩,诸如SAT、TOEFL等等。如果把我国高考功能转变为评价,那么就相当于这类测试。

   香港地区高校,包括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在内地的自主招生,就采取将高考成绩作为评价依据的方式,试行多年来,其成效是明显的。然而,我国内地教育部门和高校在试点自主招生时,却对香港地区高校的自主招生“视而不见”,把自主招生放在高考之前,举行笔试、面试,考察学生,学校号称要招到适合自己的学生,可结果却是给学生增加负担,自主招生也遭到社会的质疑。2010年北京大学11名教授曾建言采取基于高考成绩的自主招生模式,但却无疾而终。

   悉尼大学认可内地高考成绩,只是进一步说明,自主招生不在于是否存在统一高考,而在于怎样对待高考成绩,怎样进行高考录取。如果会错了意,觉得国外大学也认为统一高考模式好——我国社会对统一高考的理解是“统一高考+集中录取”——进举行测试的成本,另一面可以用统一高考成绩保障基本的公平(目前在我国内地尚无其他更有影响力、运作成熟的考试评价)。观察国外高校的自主招生,鲜有自己举行笔试的,大多高校都认可某一统一测试成绩,诸如SAT、TOEFL等等。如果把我国高考功能转变为评价,那么就相当于这类测试。 香港地区高校,包括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在内地的自主招生,就采取将高考成绩作为评价依据的方式,试行多年来,其成效是明显的。然而,我国内地教育部门和高校在试点自主招生时,却对香港地区高校的自主招生“视而不见”,把自主招生放在高考之前,举行笔试、面试,考察学生,学校号称要招到适合自己的学生,可结果却是给学生增加负担,自主招生也遭到社会的质疑。2010年北京大学11名教授曾建言采取基于高考成绩的自主招生模式,但却无疾而终。 悉尼大学认可内地高考成绩,只是进一步说明,自主招生不在于是否存在统一高考,而在于怎样对待高考成绩,怎样进行高考录取。如果会错了意,觉得国外大学也认为统一高考模式好——我国社会对统一高考的理解是“统一高考+集中录取”——进而努力捍卫统一高考的权威性,那么,就可能误导高而努力捍卫统一高考的权威性,那么,就可能误导高考改革。

   考改革。 目前,我国统一高考的权威性,是通过集中录取体现出来的——高校必须用这一成绩进行录取,学生必须参加这一考试——而在自主招生体系中,统一高考的“权威性”则由其评价质量决定,如果其评价质量高,高校将选择认可,如果其评价质量低,高校则可能选择其他的考试作为依据。就像美国,既有SAT,又有ACT,近年来有关考试机构还在探索新的考试评价。如此,考试评价本身也在竞争,大学依据统一测试进行自主招生,就形成“专业机构组织考试,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格局。这正是我国《教育规划纲要》所确定的高考改革蓝图。 目前,我国统一高考的权威性,是通过集中录取体现出来的——高校必须用这一成绩进行录取,学生必须参加这一考试——而在自主招生体系中,统一高考的“权威性”则由其评价质量决定,如果其评价质量高,高校将选择认可,如果其评价质量低,高校则可能选择其他的考试作为依据。就像美国,既有SAT,又有ACT,近年来有关考试机构还在探索新的考试评价。如此,考试评价本身也在竞争,大学依据统一测试进行自主招生,就形成“专业机构组织考试,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格局。这正是我国《教育规划纲要》所确定的高考改革蓝图。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