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永进:第一口袋要有钱,第二不能是假币

扈永进:第一口袋要有钱,第二不能是假币

教我说爱与教育?惯常的两句话是:第一口袋要有钱,第二不能是假币。

说爱的教育之前,必须得先明白爱的限度。也就是说,爱并不是教育的一切,更不是人生的一切。和所有概念一样,爱也有它的存在范畴。把爱放在它该在的地方很重要。

目前的中国教育中,严重存在“爱的泛滥”。泛滥的背后,是爱的滥用。中华民族向来就是一个非理性的民族,这一点,从逻辑的缺失和拒不受教便可见一斑。 这种非理性在当下教育中的表征之一,就在于爱的喧嚣——那种无所不在的喧嚣声!

教育主要提供的是一种知识服务,服务对象是学生。学生没有经济收入,由其监护人支付。纳税是支付的主要方式,很多人看不见,但它存在。这个前提要经常提及,因为,教育提供给消费者的,并不是传说中的爱。教育与其消费者之间是一种购买关系,而爱是不能被有效购买的。

感情是一桩私人领域的事儿,并不适合摆在公共平台上出售。就爱来说,它并不适合被安排被规划。譬如林黛玉与贾宝玉,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对方面善。证明着,最起码有一种爱,是人类所掌控不了的。芸芸众生中的每一对发生过感情的男女,大约,也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能涵盖的。

严格意义上的爱,属公民私权无疑。那么,教育的爱与爱的教育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我觉得,这里面的概念需要重新界定。譬如,就可以将这种所谓的爱界定为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基本的善意”等等。从职业意义上来讲,有如服务员对顾客的友善。恪尽职守,友善服务,底线是,不能存在任何意义上的伤害。

教育行为中肯定还存在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真正的爱”,我想,应该将其界定为“纯粹审美”意义上的那种情感。从幼儿园教师到高中教师,面对的,都是形形色色的孩子和他们的成长式。那种,未被“利益之恶”所濡染纠结的纯净之美,当然可以引发教育者内心的由衷赞美。这种赞美,属于那种“被升华的爱”。

“升华”是一种自然发生的人性故事,服从于偶在随机的命运规则。并不能作为普遍要求,更不能硬性。硬性要求的结果,必然导致对公民“个人情感”的粗暴干预。从而导致的结局,无非“假语匆来,真情隐去”。所以说,教育中有关“爱的”规训和规矩,一定得严守“情感规则”自身的边界,不可随意扩张。

话说至此,一些必要的解释和说明,已基本就绪。关于“爱与教育”命题,我还是想将其严格限定在“行为层面”而非“情感层面”。也就是说,教师对学生的所谓爱,还是理解为“提供教育服务的成年人对他们所服务的那些个未成年人的基本善意”。有些拗口是吧?不过,准确的概念,往往不会那么顺溜。

好了,终于说到善意了。或许,一些人会感到失望。在他们看来,教师是一个极端高尚的职业。尽管他们并不知道高尚的前提和支撑为何,但他们总会毫无来由地指望一些人或一群人比普通社会人高尚一些,更高尚一些。在我看来,好教师的标准有二:其一,不伤害孩子;其二,不会倒掉孩子对某学科的胃口。

我相信,绝大部分教育从业者——也就是教师——都是想做一个“好教师”的。他们对自己职业能力的“好的预期”,往往远超于我前面划出的两条底线。在他们看来,不伤害孩子,不倒掉孩子对他所任教的学科的良好胃口,简直太简单了嘛!不过,我的看法是,非但不简单,简直,太不简单了。

这里,不妨先回避一下教师对孩子这组关系,就拿爸妈对孩子说事。因为,爸妈对孩子的在意和感情,是受其“动物本能”所辖定的。也就是说,他们对孩子的“爱”,是先天的,被规定的,自然而然的,不容置疑的。那么,他们就一定能够“好好地爱”自己的孩子,一定不会伤害孩子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作为教师,我们经常会遇到爸妈“并未善待”的孩子,和他们,因之而来的悲惨命运。譬如,孩子爸妈在自己的爸妈那里,就没能接受到有关“爱的”真正意义上的定义,于是,就有人把打骂孩子当做爱,把恐吓孩子当做爱,把剥夺孩子的自由当做爱。仿卢梭语:多少虐待,假汝名而行!

有关人类的研究,一定会追溯到“人类之前”的生活形态。是谓人类学。那么,有关“爱的考证”,哪怕在个体层面,也一定得追溯到“爸妈的爸妈的N次方”,或可获得一个相对可靠的解读。假如你的祖先的确是山顶洞人,那么,或许,有关你们家族的“爱的表达式”,大约就得上山进洞去考证了。水帘洞呢?同理。

我的意思是说,教师职业的基本要求是得“善待孩子”。如果将这种善待界定为“教育的爱”的话,需要思忖的“前置性问题”之一就在于:我们内心存有这种善么?

譬如,我现在要拿出钱来给你,前提之一是,我的口袋要有钱才行。而这些钱,往往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别人装进去的,而非我自己。这些个“装钱者”中,或许会有很多人,包括陌不相识的路人,但是,最基本的“第一人”还应该是自己的爸妈。当然,或许也包含着爸妈的老师——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所有老师中的一些“个别的老师”。

一个教师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能够自然而轻易地拿出“钱包”来,以一种挥金如土的土豪范儿,来批发零售自己的“大爱”,是他自己的慷慨么?我的答案首先是,这老师的爸妈以及爷爷奶奶甚至他的老师他的同学他的同事他的社会等等等等“对他的善待”,才是他做一个好教师的潜在能量。丰盛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

还有一些教师的“红包”并不容易发得出去,因为,孩子们并不买账。这又是为了什么呢?答案也很简单,因为,他们派发的是假币。也就是说,他们有关“爱”的知识,基本上属于赝品。把打骂孩子当做爱,把恐吓孩子当做爱,把剥夺孩子的自由当做爱。仿卢梭语:多少虐待,假汝名而行!重要的话说三遍,第二遍吧。

所以说,一个好的教师,简直是天生的啊!我说的“天”,就是他人生中的所有际遇,也就是命运的定义吧。但事实上,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是有缺口的。联系起来就是,无论做一个好人还是做一个好教师,都得具备“解剖命运”的能耐。手术刀所指,首先是面向自己的。做一个一流的医生。达成“自我人格”的全面康复,自然洒向学生全是爱。

种下恨,收获恨。冤冤相生,恶性循环。种下爱,收获爱。恩恩相报,没完没了。情感的代数式,教育的代数式,文明的代数式,其相似也,其理通也。说爱难免矫情,说恨显然阴冷,那好,咱们说钱吧,说怎么才能给人钱。第一口袋要有钱,第二不能是假币。重要的话说三遍,第三遍吧。

2017/12/25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