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创意远比记忆重要

许锡良:创意远比记忆重要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重要的是见识而不是知识》,说明一个日益开放的现代社会对个人素质要求上所发生的重大变化,更是对现代社会的教师的要求。知识的问题在古代的传统农业社会当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那时知识信息少,专业水平低,管理也是按照传统习俗而进行,知识主要靠老师的传习,一旦忘记无处可寻。但是,现代社会则不同,知识信息的问题已经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寻找与运用知识信息的能力才是更为重要的东西。社会的发展对教育的发展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就一个人的素质来说,创意也远比记忆重要。现在是互联网世界,有人统计过,仅网络上公布的知识就足够造出原子弹。互联网时代的知识信息传播速度是按照光速进行的,而且还根据传递的人数增加,成几何级数增加。面对浩瀚的知识信息海洋,人们极需要在这样的海洋中学会游泳的本领,在知识信息海洋中游泳的本领就是创意、创造的能力。

一个人有没有创意、创造的能力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第一、他是否具有问题意识。问题是一个人通过他的逻辑推理、经验常识与敏锐的直觉发现事物的价值与事件隐藏的因素的能力。

有问题意识的人,一定是批判能力强的人。许多人面对两个互相矛盾的东西而熟视无睹,怎么都可以。听什么话都似乎觉得有道理,毫无主见。这样的人不可能会有创意、创造能力。

第二、他是否具备寻找解决问题的知识信息的能力。这里还需要有一点技术。比如,专业知识的寻找是需要一些技能的。在语言上,如果要找到不同国家的信息,那么精通这个国家的语言是很重要的。要上互联网寻找信息,那么,会使用计算机,懂得起码的电脑与互联网知识是很重要的。过去人们解决知识问题主要是靠图书馆、实验室与实地调查以及分析推理研究,现在还增加了互联网这个无所不包的新传媒工具。

第三、知识信息只有在自己富有灵感、想像力与主见的时候,才会有用处。一些教师总是喜欢问我,怎么才能够找到有用的知识。这个提问其实是错误的,知识的有用无用不完全在于知识本身,更多的时候是在于运用知识的人自己有无主见,有无需要解决的问题。任何材料只有在设计图纸的时候,才会有用处。同样,任何知识,只有在有相应的问题需要解释与解决的时候才会有价值。散乱的钢筋、水泥、砖石等建筑材料构不成用处。仅仅堆积材料不能够建成房屋,同样,仅仅积攒知识也做不成学问。

第四、强烈的自主意识与自觉意识。对于一件事情,你有什么见解,有什么主意。也就是英语里常常喜欢说的“idea”,也就是创意、思想点子,一个人如果每天都不断涌现灵光闪现的想法,那么他就是有创意的人。有了想法,设想,再去寻找材料证明或者解决,这是创造的前提。拥有创意,还要学会聚焦。聚焦这个英语单词叫“focus”,人处于聚焦状态的时候,就是专注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这在欧美教育里是非常在意的一种学习状态。

人若没有对某一个问题的长期痴迷,长期聚焦,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知识广博的负面效应常常就是过于散乱。传统的教育常常是将人淹没在对知识的记忆与背诵的繁重劳力中,而现代社会则要求,人必须作为主体人,学会在知识的海洋中游泳。无论知识的海洋有多么宽阔,你必须找到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处。因此,现代教育要求必须解放人的思想,解放人的手脚。

中国的应试教育将孩子培养成了什么样的人呢?常常是身体没有足够的营养保障,运动与睡眠严重不足。特别是没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这一点到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最明显了,他们在填志愿的时候常常喜欢问:现在什么专业好就业,前景看好?一副随时随地准备接受祖国挑选的姿态。而不是自己问一下自己:我喜欢什么?我适合做什么?我一定要做成什么?我将来准备过怎样的生活?这些学生长期被浸染在分数中与升学率的追求中,只论分数,而看不到这个世界上的其他更为珍贵的东西,也体验不到世界的奥秘与人生的乐趣。

过去,我们喜欢说,服从祖国的需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其实祖国没有自己的需要,只有居住在这个国家的人自己才会有需要。因此,每个人在寻找自己的职业的时候,要有自己的主见,明白自己的兴趣、特长与需要是什么。将自己铸造成器,国家、社会与他人自然因此受益。一个人如果没有自己的主见,遇到什么做什么,即所谓干一行爱一行,终究不会有什么成就。为什么?因为他完全失去了自我。一个人应该以自己的兴趣为中心,寻找到自己安身立命之地。

中国的传统教育就是扼杀人的自主性与创造性的教育。现在还在中小学甚至幼儿园里流行背诵儒家经书的教法,实乃祸国殃民、摧残儿童的蠢行。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背诵的那点东西不但难懂,而且于儿童无益。背诵本身在这个时代实在没有必要,更何况背诵的东西对儿童来说是非常艰涩隐晦难懂的东西。如果经书上有什么做人的道理值得我们去继承,我们完全可以用现代文转告孩子,如果孩子有了解的欲望,完全可以上网查找相关资料或者上图书馆查阅。传统经书动辄表明要让孩子学会做人。其实做人的道理,更需要在现实与游戏中学会与他人相处。空洞的道理是不适合儿童的身心特点的,必须在做中学,必须在切身的体验中去领悟。

现在社会要求会用远比会背重要。人类大脑的记忆功能因为电脑的出现,互联网的出现,而逐渐居于非常次要的地位。就像人类现在普遍使用电脑打字,而传统的书法的重要性就大为降低一样。过去,记不住某个知识点可能会误了大事,但是,现在一个手机都可以储存大量的信息。一部手机可以有上千个电话号码,还可以在手机里建成自己的图书馆,甚至可以上网阅读,知识信息无限量。真要是用到某个东西,可以随时随地查阅,记住完全没有必要了。会不会查阅,会不会运用,自己有没有创意,这些才是最为重要的。

对于孩子来说,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想像力、惊奇感与求知欲是学习的最重要的品质。这只有在孩子身心自由的情况下才能够得到有效保护。记忆只有在探究问题过程中,在有浓厚兴趣的地方才能够得以长久保持,并且那种记忆是具有活性的,所记住的知识能够派上用场的。考试的知识为什么大多三天之后就忘记了?就是因为,那些知识是死知识,只是建立在记忆层面,是为考试而呈现的伪知识。急功近利的心态,使得人们常常追求背诵与记忆的效果。那种学到多少东西主要靠能否背诵出来来检验的传统教育,就是这种为应付考试而得出来的。

美国的幼儿园、中小学几乎不要求学生背诵任何材料,在幼儿园阶段甚至不要求识字,只要求在游戏玩耍中学习。不是强化记忆,而是保护孩子与生俱来的好奇心,这是非常明智的教育。因为孩子有好奇心,就会有学习的欲望,并且好奇心保留多久,学习的欲望就保留多久,教是为了不教的奥妙其实也是在这里。传统教育下,许多学生一经离开学校,就不知道怎样去寻找自己喜欢看的书,不知道学习新东西,处处学得被动,就是因为他们的好奇心与兴趣点都被强化的考试扼杀了。因此,强化训练,强迫背诵,考试检验,是孩子厌恶学习,厌恶课堂,厌恶学校,厌恶教师的根源。

有人以为孩子天生喜欢背诵与记忆,其实这并没有什么科学根据。其实无论对孩子还是对成年人来说,背诵与记忆都是负担,特别是在毫无兴趣而仅仅为了应付考试的情况下,更是沉重的负担。学习负担过重多半是因为在短时间里要求强化记忆背诵的东西太多,消化不良,体会不深的结果。

记忆的好坏,除了与个人的大脑品质有关外,更与人的兴趣爱好有关。有兴趣的东西,体验深刻的东西,自然就记住了。知识只有在运用过程中被记住了才是终身的。记忆不是学习的核心,而只是学习的附带产品,只有运用与创造才是学习的核心。为什么许多无意中轻松记住的东西可以终身不忘记?那是因为,无意中轻松记住的东西里有兴趣,有好奇心,有情感体验,有行动丰富所记住的东西。

一个人能够随心所欲,脱口而谈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他的东西。这种东西就像一个人随心所欲,随时随地地使用自己的手脚一样方便,像呼吸一样自然,那是因为这些东西已经真正属于他了。

2011 年6月23日 星期四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