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互相适合的才是公平的

许锡良:互相适合的才是公平的

——见分不见人的高考制度是教育公平吗?

什么叫教育公平?我们的理解就是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见分不见人,这就叫教育公平。尽管每年高考各个省的试卷不同,即使有同样的试卷,但是其实各个省市的录取分数也是不同的。在这个意义上,即使同一张试卷,同样的分数,也无法体现地域性的公平性。

当我们谈教育公平的时候,我们恰恰把分数代替了人。这种公平叫见分不见人。而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教育本来是培育人的事业。把人的丰富性、完整性与独特性,被一种简单枯燥的分数取代,而这种分数又很难真正体现人的天赋潜能与独特个性,特别是无法体现人的思想品质。

打个比方说,中国的高考就是一场标准唯一的体育竞赛,把狮子、猴子、大象与水里的鱼等等全部往大树上赶,看谁爬得高,爬得快,不但要快速地爬上去,还要快速地爬下来,然后再来一个优胜劣汰。这叫公平吗?一种教育考核形式上的公平,以牺牲孩子丰富的人性为代价,完全走向了人性与教育的反面,按照法国教育思想家卢梭的说法:受了错误教育的孩子,远不如没有受过教育的孩子来得聪明。如果一种教育公平就是以牺牲孩子的个性为目的,以损害孩子的创造力为代价,使得孩子聪明伶俐进去,呆若木鸡出来,那么,还不如没有教育的好。

在西方国家,越是名牌大学,越是有一种传统,即假如一个家庭里的爷爷奶奶、父母、兄弟姐妹在某间大学求过学,那么,他的家庭成员就越容易被录取。也就是说,假如父亲或者母亲在某大学毕业,那么儿子或者女儿要读这个大学在同等条件下也可以优先录取。

因为他们相信家族的遗传基因,相信一种家庭文化对人教育的一定会存在某些共同性,相信一种家风可以流转,最重要的是,相信的前提是大家的诚信。基于这样的思考,才把父母兄弟姐妹她们的求学经历考虑在内。

这在中国人看来,这不是家庭门户之见吗?这不是提倡“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吗?

其实不用着急,家庭只是考虑因素之一,不是全部因素,同时这并不意味着那些没有家庭背景的优秀孩子就没有读名牌大学的机会。美国总统克林顿、奥巴马等等,家庭出身都极其贫寒,奥巴马还是父辈非洲非法移民,但是读名牌大学的机会还是给了他。而且这也就是一个机会而已。每个人都要有平等的发展机会,机会到手,你发展得怎样,那不是学校说了算,而是你自己的努力说了算,你的价值也不是学校说了算,而是社会说了算。

可能更为令中国人难以接受的是,作为校友推荐,也是美国大学录取的依据之一。甚至许多名牌大学在国外的招生就是让同城的校友来做面试主考官的。他们的考虑是因为校友在这间学校读过书,对学校的情况非常熟悉。知道这间学校要选择什么样的人才,需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同时,自己当过学生,也知道什么样的人才适合这间学校,学校需要什么样的学生。这种选拔机制其实不仅人性化,而且非常真实的反映了大学和学生之间充分的了解与相互的选择,以及选择之后的高度契合。这种录取方式,其实就是排除了唯分数论,排除了见分不见人的弊端。

要保证这样的录取方式有效,就得以整个社会的高度诚信为前提,同时真诚成为个人品质的基础。一个社会变成诚信社会,许多社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高考制度的改革就是如此。

在中国,如果北大清华这样的名牌大学也采用这样的录取方式,那么作弊舞弊的空间就非常大。

其实,国外即使是名牌大学,在录取学生的时候,也只是给予了一次深造的机会,相对来说低门槛进,还得高门槛出。不像中国的大学,无论哪个层次,什么性质的大学,严进宽出。能够考进去,就基本上不存在能否毕业的问题,而且一毕业,就拥有了与他人不同的特权与发展机会。中国人为什么对北大清华趋之若鹜,因为那是一种身份,一种特权。仅仅靠这种身份这种特权就可以从社会中获得无限的好处。

而在国外的大学,还有一点就是,即使你能够毕业,拿到毕业证与学位证,也不代表你在社会上就有了种种特权,这种毕业证只是你的一个求学经历,完全不代表你就是人才,而一个人的价值还必须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努力为社会创造价值,实现自己的理想,才能够真正获得社会的承认。

把中国的清华北大和美国的耶鲁哈佛的录取方式作个对比,不但能够了解中美教育的差异,而且还可以理解两种不同的制度和文化之间的差异。这个前提就是清华北大,在美国也没有特权。正如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毕业在美国也没有特权一样。无论什么样的学校的学生,毕业以后都不可能靠母校给他带来特权。必须靠自己的努力创造为社会贡献价值,才会有自己的价值。

中国的高考仍然类似于中国传统的科举,或者说有类似于科举的功能,高考之所以激烈,是因为升学率与名牌率后面其实就是在变相的争夺社会资源。考大学,就是考发展机会,考社会资源资格,甚至在考一种拥有特殊通道的资格。至于是不是真正的人才,对社会有没有贡献,反而不是那么重要的。

既然中国的高考如此重要,关系到孩子一生的前途命运,甚至一分之差,天上地下,那么,当然必须一丝不苟,认认真真,否则,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高考制度无论怎样改,也无法跳出应试教育这个紧箍咒的内在原因。

作了比较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国外的教育公平的终极标准:学校与学生之间相互选择,高度契合,互相满意,互相感恩,还原到人的整体性与过程性,这就是真正的教育公平。而中国的教育公平主要是注重形式,有如科举的八股文,格式统一,注重外在的华丽,至于内涵与真正的作用是不管那么多的。

这两种不同的教育公平观,导致的后果其实也是截然不同的。在这一点上,我们不妨看一看美国无论哪一类层次的学校,他们的学生在提起自己的母校的时候大都是充满了感恩之心,学校的办学经费基本上靠校友的捐赠。靠自己培养出来的学生来让自己的母校得以不断地发展壮大,这里面如果没有母校的教育之恩,没有学生的感恩情怀,那是不可想象的。

你再看看中国大陆的学校,无论哪一层次的大学,对自己的母校怀有感恩之心的基本上是凤毛麟角。几年前,美国耶鲁大学有个叫张磊校友的捐款事件最能说明问题。这个人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的本科学士,耶鲁大学读的博士。毕业以后他将自己赚到的第一笔钱全部捐给母校,但是他对母校选择的是美国耶鲁大学,而不是中国人民大学。

不仅是这个特例,中国的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毕业之后能够感恩母校的确实不多,能够慷慨为母校捐款的更少。这不能够简单地归咎为中国的学生不懂感恩,而是因为中国大学的选拔体制与培养方式,确实很少让学生感到有恩情。

中国的大学,冷漠地按照分数录取学生,并收着学生的学费,冷漠地按照程序开设课程,冷漠地按照死记硬背的方式考试获得分数然后毕业,最后毕业把学生往社会上一推,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学生学到了什么真本领,到社会上会遇到什么困难,我们学校需要有什么样的反思,根本没有人去管这些关系到学生前途命运的真问题。学生自然也是无法从母校获得真正的力量,学习到终身管用的真本领。在这样的情况下,硬让学生学会感恩母校,其实是不太靠谱的。

感恩是人的自然情感。你对一只动物有恩情,精心照料,每日饲养,日久还会生情,何况是人呢?那种把学生当成贼来防的学校,学生是无法体会到温暖恩情的。

别小看一间大学录取学生这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不但能够了解中美教育的差异,不但能够体现出不同的教育公平观,而且还可以理解两种不同的制度和文化之间的差异。中国的高考已经用一个分数把所有的学生与所有的学校,用一个标准捆绑在一起,大家都动弹不得。见分不见人的高考制度,最后导致的是孩子们都变成没有自己的个性,每间大学都被定为不同的等级,各个学校之间自主发展的空间没有了,被不同的分数按在不同的层次上。从985到211,再到一本二本三本不同等次,根本无法动弹,也不让你有动弹的空间。

在高考这个问题上,对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教育公平,我们需要重新思考。现在看来,一间学校选到了符合自己教育目标和培养方式的学生,一个学生选到了适合自己施展才华,过幸福生活的学校,双向选择,互相满意,这个时候就叫实现了教育公平。

因此,真正的教育公平,就是让不同的学校自主发展,去建设成不同的风格,形成不同的传统,去满足不同类型的学生教育需求,然后让每个学生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学校,让每间学校都录取到自己最满意的学生,因为适合的才是公平的。

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