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林柯:高考,一场游戏一场梦

杨林柯:高考,一场游戏一场梦

高考其实是人口大国的一个游戏,要说“中国梦”,高考最靠谱,因为人的梦总是不同的,而数千万人共一梦,只有高考实现了。

最近在读《巨婴国》,借用下武志红老师的“巨婴”概念。

巨婴都有成功强迫症,自己不成功,也要强迫下一代“成功”,自己活得窝囊颓废,却要下一代光鲜亮丽。觉得“不成功没出息”,只有用某个成绩证明自己的“优秀”“卓越”才算出了一口气。他们在证明自己的同时也完成了对不义社会的报复。这是仇恨教育的后遗症。

巨婴们都认为自己应该是“全智全能全美全善”的,见不得别人比自己优秀,会把优秀者当做潜在的敌人,个别极端者甚至已经采取行动,把比自己优秀的对手干掉了,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温和一点的,对比自己强的也是“羡慕嫉妒恨”,忘记了生命的“归去来”,只是要成为一个“全能神教”的教主,让人家把他像神一样崇拜,又像小孩子一样照顾。

“巨婴们”是严重缺乏自我存在感的,自己的存在一定要通过外界证明,而其内在自我多是压缩的,是自我坍塌的。当不能战胜别人的时候,有人会转而攻击自己的生命,在内心集结仇恨,有些成为广义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有些成为抑郁症患者,加之“不成功便成仁”的价值观毒害,每年高考都有因成绩不好而自杀的孩子。

每个人都有两种自我:真自我和假自我。前者从自己的感觉出发,后者则由他人的评价构建。一个活在自己的世界,一个活在他人的世界。中国的集体主义文化大量生产这种“假自我”,其实就是“他我”。高考的焦虑其实就是由群体主义的“假自我”创造出来的怪兽,它不断吞吃“真自我”。高考表面上充当分流器的作用,可能会影响孩子的未来,其实则是影响孩子、家庭以及学校的自我价值感,似乎高考成绩好,各方都有“面子”,而这种“面子”就是虚假的自我。

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这是传统,千年如一日,也是“假自我”的真效用,榜上有名,就成功了,其实也不过做个好奴才而已。

皇帝梦、特权梦、成龙成凤梦都是巨婴梦。历史的核心价值观:升官发财,成为“人上人”,让整个世界为我所用,要成为那个“说了算”的人,至少成为某个小集团的“大家长”。这些都是”巨婴“的假自我幻觉,追求“威福”的他者认证,忘记了真自我中享受“闲福”的自由。

这些天,各地的高考成绩陆续公布,各色人等的教育观念在信息发布中得到尽情展示。其实,说刻薄点,在”知识教育+洗脑教育”的大背景下,比赛升学率高低无非是比赛大脑堵塞和受伤害的程度而已,比赛大脑被人家填充或动手术的大小程度而已。因为资源不同,个性不同,基因不同,付出的代价不同,甚至阅卷人不同……太多的不同导致各个学校的成绩不同,这个差序格局是非常正常的,但用排列各个学校高分段来评判学校好坏、“质量”高低,实在是忽视了教育常识:基因是主人,教育只是仆人。

用高考升学率评判学校,看到的只是教学质量,而不是教育质毕竟,体重大小和身体健康是不同的概念。而且,各个超级牛校当初采用掐尖奖励的办法招生,在让自己的校园“水草肥美”的同时,却导致其他地方的“水土流失”,这和城市建设中到农村挖大树搞破坏不是一个道理吗?你把人家的树挖过来栽到你家院子里,浇水施肥三年,就成为你的树了?原始森林里的树是谁种的、谁养的?不能“贪天之功为己功”啊!

智慧的根源与人无关,与学校更无关,它来自天外的神秘世界。这一点美国科学家早研究透了,结果是:智商在人群中的分布是均衡的,与贫富无关,与城乡无关,这体现出造物主的公平。

教育需要从长远来看,短则三五十年,多则一二百年,一时半会儿的成绩高低说明不了什么。而且,以高考成绩评断学校水平,很容易把教育不公的问题、个性不同的问题、家庭资源的问题等等都归因于学校问题和教师问题。这是一种严重的误判!说难听点:中国高考不过是吃货们的挤怼、巨婴们的游戏而已,不过就是借此在一个人均资源紧张的丛林环境中博取更多的肉食或草料而已。看开了,不管是吃“欧美饭”还是“北清饭”,最后就是一碗饭而已!别忘了,你耗费那么多年华,换来的是什么?因为人生购买的从来都是单程车票。文凭也不过是一张饭票,有没有饭吃还不一定。

学校是个量化世界,社会是个大市场。不是你端个金碗就会天天吃到金饭;也不是你睡个席梦思就会夜夜梦见玉皇大帝。

生活之水都一样,区别在于喝水的杯子,你不能忘了生活之水,而只在乎那只喝水的杯子。

就像在一个飞机上坐着,没说坐头等舱的就会比坐三等舱的提前到达。高考就是区别你在哪个教室上课,在哪个大灶上吃饭,和哪些同学在一起玩儿,没必要太在乎。几千个“大学”其实都是一个模子,同质化严重。世间的分别心都是“小我”的计较、个体的执著而已,站在高处才会有自由,去除分别心才会逢大道。

生命的境界和精神的高度有关。教育落后之地热炒“状元”,其实,所谓“状元”不过就是“有点状况的学员”而已,年年状元年年秀,你记住了哪个状元?几十年来的几千状元,哪个为这个社会做出了突出贡献?倒是贡献巨大的马云和俞敏洪参加高考三次!

再说,中国文学史上哪个名垂青史的文章是高考状元写的?倒是吟出“夜半钟声到客船”一句的那个张继,科举失败后千古留名,他的诗歌里的钟声穿越千年,只不过太多的人把木锤的敲击听成了银铃的脆响。

有个故事,一帮古怪的父母夸自家的孩子。一个说,我娃体重大;一个说,我娃个子高;一个说,我娃胳膊长;一个说,我娃小腿粗;一个说,我娃一目了然;一个说,我娃双耳垂肩……突然听到一个人大呼:“你们傻呀,别忘了你们的娃都有残疾!”

还有个更不幸的故事,一圈猪崽,经过几个月草料激素喂养,终于熬到头了,它们哼哼叽叽炫肥,被贴了一号的嘲笑二号,二号的嘲笑三号……它们把歧视链不断加长,不知道下一站是什么,它们更不知道的是:去献祭的路有多长?

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