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龙:男生的学习为什么成问题

岳龙:男生的学习为什么成问题

进入21世纪后,男生的学业劣势己经演变成了一种全球性的教育“危机”。由此,许多人将该现象的根源归结于现行的教育体制和制度,认为当今的教育体系未能充分体现男生教育所必需的要素。

但是,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所开展的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针对全世界范围内青少年知识和技能的研究发现,在对语文、数学和科学知识的掌握及运用能力方面,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法国和日本等在内的35个国家中,女生在所有教育评分上都胜过男生。这些国家的教育体制及制度有着巨大的差别。这说明教育体制和制度差异并不是造成世界范围内男生学业劣势的根本原因。

于是,有专家将关注的视线转向了学生本身,认为忽视男女学生间的客观性别差异,压制男生的性别优势,剥夺男生的发展机会和权利才是造成男生学业劣势的根源所在。

美国心理学家黛安娜·麦吉尼斯甚至认为,“目前的教育简直就是专门与男生的天资和倾向作对的阴谋诡计”。美国教育学家迈克尔·古里安、凯西· 史蒂文斯等在《男孩的脑子想什么》一书中也认为,同女生相比,男生性格中的很多因素与现行的教育范式存在冲突,而当今的学校教育并没有体现出男生特有的学习方式。

他们指出,“男性的运动特质在学校教育中没有得到体现,学校只能坐着学习,实践教学方式少得可怜;而书包却越来越沉重;肢体运动的活跃在许多传统教育中不再被视为精力旺盛、充满活力,而成为了一种缺陷”。他们提醒教师、家长和其他教育工作者只有牢记男性大脑的本质特点,才有可能很好地应对男性先天学习方式和学校教育方式的搭配不当问题。

许多国外学者也结合脑科学、神经学、生理学、生物学、心理学等学科的研究成果普遍认为,“正是由于男女之间的生理和心理功能存在着巨大的差别,特别是对学生学习有着决定性作用的大脑结构及其功能的差别,决定了学生在现有教育制度下的学业劣势”。

一般地,男性大脑左右两半球的功能区域分化明显而确定,而女性大脑两半球功能化区域分化很不明显。加拿大心理学家多琳·基穆拉教授进一步发现男女有关语言机制的大脑功能也存在着明显差别,并认为这种脑结构的差异决定了男女之间的思考方式、行为差异和能力差异。美国马萨诸塞大学的南希·福吉教授通过研究进一步指出,“男性与女性大脑之间的差别并不仅限于两半球功能的分化,而是至少有100多处,这种差别对他们的学习带来了显著影响”。

脑结构的差异决定了男女之间天然地倾向于用符合自己性别特性的方式去处理问题,从而形成了不同的认知策略偏好:男生总是对周围的空间充满好奇,活泼好动,喜欢挑战;女生比较安静、情绪化,注重秩序、重视合作和友爱。这样一来,有着严格纪律要求的学校教育就更适合女生的天性,而与男生的天性相违。

安妮·莫伊尔、戴维·杰赛尔在《脑内乾坤:男女有别之谜》一书中也指出,女性天生有较强的倾向去发展与阅读有重要关系的听觉和动作技能。“因此,在小学阶段,男生学习阅读比女生慢,但这与他们发育上相对晚熟无关,也不是因为男生这一段时期比较懒惰、贪玩和迟钝,只不过是我们的现实教育更加注重‘听’,而不是‘看’,而男生子更擅长的是‘看’”。

所以,如果以阅读为核心的教育模式没有根本改观,男生的学习将永远是一种无奈和负担。于是,毫无疑问,在当前的学校教育体系下,女生的性格和行为习惯更容易确保她们在学习上取得良好的成绩,从而压制了男生的发展机会和空间。

正是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安妮·莫伊尔等人明确指出:我们的教育方式只要是以“我讲、你听”为主,那么它就永远有利于女生而不利于男生。学生问问题、教师讲解答案这种师生互动模式也是对女生有利的,因为这还是以语言为主来灌输知识。

男生对与教师互动不感兴趣,就像他们一出生时候就对人不感兴趣一样,他们的大脑倾向使他们更愿意自己去解决问题、去获取知识。在学校里,男生得不到应有的发挥,因为“性别模式己经决定了男生的世界是一个动作的世界,充满探索和立体物件。但是,学校要他们端端正正地坐着,安安静静地听讲,不许坐立不安、思想走神,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的大脑和身体叫他不要做的事情”。

不过,也有一些研究者并不赞成大脑及其功能结构所导致的性别差异是造成男女生学习差别的主要原因。在他们看来,学生的学业水平与其智力水平有着密切的关系,而男女学生之间的智力差别却并不显著。

林与海德  (Linn and Hyde)的研究表明:在一般智力水平上,男生与女生之间的差异总是很小的,并且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这种差异逐年在缩小,而且当差异出现的时候,也能制定相应的教育方案对之进行干预。因此,在他们看来,“仅仅将男女生的学业成绩差异归因于其自身的性别差异是不科学和不负责任的”。

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的两位教授卡马拉特和伍德考科对8000名2~90岁的美国人进行研究后也发现:任何年龄组的男女智商差别都很小,他们的学业情况与时间长短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有时间限制的情况下,女性的表现有很大的优势,特别是在小学和初中阶段。在他们看来,“很多课堂活动,包括考试,都直接或间接与把握速度有关,女性在这方面表现更好,这会带来一个对她们更有利的课堂文化”。

众所周知,目前学校教育体系中的几乎一切活动都伴随着时间的限制,女生的优势在这样的体系中无疑会得到更多的展现。

而迈克尔·古里安通过大量的研究则认为,家庭责任的缺失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男生在起步阶段就落后于女生。在他看来,由于现代经济生活的压力,父亲一般都忙于工作,因而在孩子的家庭教育中,尤其是孩子的早期教育中,总是出现父亲角色的失位,这使得男生在成长的过程中缺少榜样,直接影响到了其在学校的学业表现。

美国学者大卫·布兰克也在《无父之美国》一书中指出,缺少父亲教育的男生与其他男生相比,不仅会经历更多的精神问题,而且还是存在成绩差、辍学率高、在学校过激行为频繁、在少年法庭接受审判人数众多、自我贬低和低教育期望等问题的主要群体。美国耶鲁大学的科学家们最近发布的一项长达十二年的研究成果也表明,“由男性带大的孩子平均智商要高一些,他们在学校里成绩往往更好,将来走向社会也更容易成功”。

另外,也有学者认为造成男生学业劣势的主要原因是社会变迁和文化因素。在20世纪,由于教育领域积极倡导“扶助女生”活动,使得各种政策和措施更有利于女生,但却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来帮助男生在学业方面取得进步,结果男生成了性别偏见的新的受害者。

英国2003年公布的一个教育报告则认为,是学校里的“男生文化”给男生的学习带来了负面影响,它让男生觉得成天玩耍、不努力学习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因而使他们不安心学习,也不认真准备考试,使自己的潜能得不到开发,从而造成了学业水平的下降。

正如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和作家威廉·波洛克指出的,“女生们更关心学校,她们能应付它,而男生则不然,对男生的教育步调并不适合男生,那种受教育的方式使他们感觉不适应,而只要他们公开说出来,他们就会被送到校长那里”。

相关阅读

“拯救男生”的全球行动

男生学业劣势现象的普遍存在,不仅给教育领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而且日益演化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因此得到了世界教育界和各国政府的高度关注,并纷纷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政策措施和实践探索。

澳大利亚:着力提高男生读写能力

作为最关注“男生危机”的国家之一,澳大利亚政府与教育研究部门多方合作,推行了一系列改革计划,着力提高男生的读写能力、学习投入程度,帮助男生在学校取得更好的学业成就。

早在2002年,澳大利亚联邦议会下设的教育与培训常委会对学校中男生的教育状况进行了专门调查,并发布了一份名为《男生:正确地成长》的报告,指出:大量男生在学业成就和更为广泛的社会指标中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澳大利亚政府拨出专款支持“男生教育示范学校计划”,力图通过校本途径开发提升男生学习成绩的相关策略,并对其有效性进行测试。

自2006年开始,澳大利亚政府还为1600 所学校提供资助,实施全国性的“为男生争取成功”行动,推动教师对男生教育的专业学习并促进他们在这方面的日常实践,以帮助全澳大利亚的学校提高男生的学习成绩和对学习的投入程度。

此外,联邦教育部还联合詹姆士·库克大学和课程研究中心,针对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师,开发并试验了关于男生教育的专业学习材料;发起了对与男生相关的重要教育领域的研究,包括教学法、课程和评价等。通过研究,他们发现:教学质量和教学方法的改善是其中的决定性因素。要解决男生的读写教育问题,学校必须在评价和课程中提供一些不同的学习方式。

另外,在《男生、读写与教育:扩大实践的项目》报告中,还明确指出教师的质量比性别更加重要。为了进一步提高教师质量,澳大利亚教育部门还推出了“21世纪的教师——教师质量计划”、提高学生成绩战略支持计划、增加男性教师的比例等一系列有效措施,力图为提高男生的在校表现提供更多的有利条件。

英国:针对男生学业问题制定长期战略

英国也很早就开始关注男生的教育问题。早在1996年,英国皇家首席督学就大声疾呼“男生的学业失败是英国整个教育系统所面临的最令人伤脑筋的问题之一”,并把关于男生学业成绩的危机问题带到下议院去讨论。

1998年开始,英国教育管理部门要求地方教育当局针对男生学业问题制定长期战略,2000年又宣布把“促进男生学业进步”纳入国家教育标准局对地方当局的检查标准;2000 年开始,英国政府还开始实施历时四年的“提升男生成就”计划,2004 年7月又发布了“五年战略”,提出要通过个性化教学帮助学业失败的孩子,特别是男生的写作问题。

此外,英国政府还提出了富有针对性的教学策略建议,如在读写教学中特别强调要顺应男生步调、广泛运用信息技术、使用补充教学材料、,提倡口头为基础、强调听说的“男生友好型”教学风格;发布《利用国家健康学校标准提高男生学业成绩》、《解决学业成绩不良》等阅读材料和行动指南;发动旨在找回男生阅读者角色形象的“全国阅读年”“全国阅读活动”,提出“运动通向学业成功”策略;希望通过足球等运动项目帮助男生提高成就动机;开展“父亲与儿子”活动,鼓励父亲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到儿子的教育之中;实施地方教育当局教育发展计划,鼓励各地把性别问题纳入本地教育优先考虑事项,积极探寻缩小性别差距的有效办法,搜寻、改进、推广“提高男生学业成绩研究”学校的有效经验等。

剑桥大学教育学院的迈克·杨格和茉莉·沃林顿还主持了长达四年的“提高男生学业成绩”项目研究,提出,在课堂教学中要充分考虑男生思维和学习方式方法上的特点与实际需要,指导男生结合自己此前的考试成绩进行自我的目标设定和辅导员引领,在一些科目教学中试行男女生分班教学并针对男生特点采取相应的教学与评价方法,旨在解决“男生文化”问题而增强男生自信心并提升其学业表现等四大策略。

美国:推进单性别教学

美国政府则致力于单性别教学方面的推进。早在20世纪90年代时,美国就开始高度关注对教育领域内性别差异和性别问题的研究。人们开始思考男女同学坐在同样的教室,拥有同样的老师授课,使用相同的课本是否就达到了真正的平等,是否有益于男女各自的成长这样一个现实的问题。经过大量研究和争论,

2002年1月8日美国国会正式通过并颁布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正式宣布了单性别教育的合法性。

2006年10月25日,美国联邦教育部正式颁布了《接受政府资助的非歧视性别分类教育项目或活动条款》,允许公立学校有更多的自由权进行单性别教育,以使学校或班级可以更容易地选择只教某一性别的学生。

在新的政策下,男女生分开教育扩大到了中小学的所有课程教学和课外活动,为学校实行差别化的性别教育提供了政策保障,也为各个学校探索适合更符合男生特性的教育教学提供了便利条件。

截止目前,美国有近500所公立学校提供单性别教育。在属于男生的课堂中,一些男生可以边打球边学习。教师反映,充满活力的授课方式,让男生们乐意接受,他们喜欢在座位上动来动去,喜欢做手脑并用的事情。

从美国教育的实践情况来看,单性别学校的教育在很大程度上缩小了性别的两极分化,有效地提高了学生,特别是男孩的学习成绩。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在过去的6年中对全国53个地区的25万学生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单一性别教室中学习的学生成绩平均高出其男女同班同学巧至22个百分点。英国一项研究调查了来自800所公立学校的考试成绩,结果发现来自单一性别教育的学生不仅学习成绩提高,对学校和学习的态度也有很大程度的改观。

进入新世纪,为了进一步改善男生的学业状况,美国政府还开展了”拯救男生”计划,强调教育者应该重点帮助男生们减轻格格不入的感觉,重视男生的感情世界,研究更符合男孩发育特点的学习新方法,这种方法将把重点放在解决问题而不是考试上。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