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良性教育来自于人性化社会

许锡良:良性教育来自于人性化社会

卢梭作为法国十八世纪的一个杰出思想家、教育家,他本人却从来没有进过正式学校,没有任何学历背景,自十岁失去父母,就开始了他的流浪生涯,而且这一流浪就流浪了27年,一直到37岁那年,才突然灵光闪现,文思如涌,开始了他的正式创作生涯。

他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就是那部教育小说《爱弥尔》,在小说的开篇即有一句雷人的话,而且也是贯穿小说始终的一句话,就是“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这句话历时数个世纪,历久弥新,非常耐人寻味。其实也蕴藏了教育的真谛与奥秘。

在这里,显然,“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就是指自然天性的东西,是与生俱来的东西。一个教育是否是良性的教育,就是要以人的自然天性为标准来衡量。那些尊重人的自然天性的教育,就是良性的教育,否则就如卢梭所说的那样:“他要强使一种土地滋生另一种土地上的东西,强使一种树木结出另一种树木 的果实;他将气候,风雨,季节搞得混乱不清;他残害他的狗,他的马和他的奴仆;他扰乱一切,毁伤一切东西的本来面目;他喜爱丑陋和奇形怪状的东西;他不愿意事物天然的那个样子,甚至对人也是如此,必须把人象练马场的马那样加以训练;必须把人象花园中的树木那样,照他喜爱的样子弄得歪歪扭扭。”卢梭在这里清楚地说明了,出自造物主手里的东西,是怎样落到人手中就变坏的,而且是怎样变坏的。

人类历经多少世纪的艰难曲折,终于在近百年时间里,重新发现了儿童,有了儿童的独立价值的概念。人类发现儿童,其实也就是重新发现人类自己。人类社会从儿童那里重新寻找到了人的本真,人的真正价值。儿童不再只是作为一种幼稚的未成人的准人状态,而是,人最为宝贵的时期。

在这个时期,保留了人出自造物主的最多的纯洁品性与生命活力。也是人类最富有想像力与好奇心的时期,保有童心的人,不容易衰老,保有童心的人,其实就是富有旺盛的创造力的标志,一个社会儿童的提前结束,其实是创造力衰竭的标志。不幸的是,人类社会的教育,似乎正坚定地做着扼杀儿童天性的事情。

人类发现儿童,其实是要归功于卢梭,没有卢梭的《爱弥尔》,人类要发现儿童恐怕仍然是不容易的事情。中国目前其实还没有真正发现儿童。儿童仍然被认为只是单纯的管束的对象,是作为成年人的附庸而存在的。儿童承载着成年世界的竞争、压迫与欺诈的压力。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在儿童世界里响亮着的,也是成年世界强加人儿童的那句标语口号:“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社会的合力正在极力绞杀儿童的天性——那些出自造物主手里的好东西。

造物主原是以具体的生命个体来创造一个个具有独特意义的生命的。但是,这些出自造物主的生命,注定了必须以人类社会的方式才能够生存下去。而人类以什么社会形态生存着,决定了人的幸福程度与人的生命得到尊重的程度。因此,人类社会经历了专制与民主社会,封闭与开放社会,人性化社会与权力化社会。不同的社会,其实就意味着有不同的价值观,也有着不同的社会制度与社会规则。

良好的教育,就是那些能够保护儿童天性的教育。这样的教育同时必然是人性化社会。因为整个社会的目的就是为了个体人本身的幸福的,因此,这样的社会不会做出牺牲人的生命去追求宏伟目标的事情来。在这样的社会办教育,教育才是为儿童本身的成长服务的。

但是一个社会被权力异化之后,就不同了。一切都围绕着权力转,为权力服务。本来公权只是用来服务于人的,但是当权力得不到有效的制约与监督的时候,权力就被滥用,权力就成了国民的主人。因此,在这样的社会,每一个活动都在围绕着权力转。教育自然也是不能够例外的。

医院本来是为治病而建的,但是,当医院沦为赚钱的工具的时候,那么病人的病就不是重要的,能否赚到钱才是重要的。同样,当学校成为权力者的业绩的时候,那么,学生就是服务的对象,而制造业绩的工具。教育质量的好坏,不在于学生本身的身心健康,而是能否化为高分、升学率以及能否创造经济效益。学校质量的评价标准也就被严重异化了。

人性化社会的教育与权力化社会的教育,其评价标准是完全不同的。人性化社会对于教育质量的评估,主要是看这种教育效果能否促进学生的身心健康,同时还要看这种能促进学生身心健康的教育效果,落实在具体的学生生命个体上的程度。但是,权力化社会的教育,必须是垄断的。因为,这里需要垄断意识形态,需要垄断权力,需要垄断特殊的利益,权力与利益都要有接班人,还要有建设者。

因此,人一进学校就被分成“三好”或者“五好”。孩子一进学校就被配戴着不同身份的标志。有的是配戴红领巾,有的被配戴绿领巾。因为,权力将来要将人分成接班人与建设者两类人。通过各种考试,把一部分人划为接班人,把另一部分人划为建设者。除了高考外,最为惊人一跃的考试就是公务员考试,这是准备选拔做“接班人”的人。

被淘汰出局的就是准备做“建设者”的,比如那些流落在全国各地,特别是主要大城市里打工的人们。在这样的社会,教育必然被权力异化。教育是整个权力机制的工具,就一间间学校来说,是教育行政部门的工具。就一个孩子来说,是父母光宗耀祖的工具,就一个学生来说,他是教师与学校挣分数,挣升学率的工具。为了争做接班人,而不是沦为社会底层的建设者,因此,激烈的竞争越来越趋向小龄化。

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开始还是专指高中,后来就是下移到初中,再下移到小学,然后幼儿园,现在早已经下移到胎教。甚至,再下移到择偶上。找对象不但要漂亮英俊,而且还要聪明智慧,因为遗传基因会起作用,影响到竞争能力。因此,胎教据说也落伍了。

在这样的社会,流行着与《人权宣言》里完全不同的标准的《特权宣言》,并按照这样的宣言演绎社会一切事务,自然教育也不能够例外:

1、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不是而且始终不是自由平等的。人从出生到坟墓都是不平等的,人是按照严格等级与身份来生存的动物。

2、任何政治活动的目的都在于保存一小部分人的特权与特殊利益。这些特权与特殊利益,就是防止人民的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得逞。

3、整个主权的本原主要是寄托于权贵集团。任何团体、任何个人都不得行使权贵集团所未明白授予的权力。

4、自由并非就是资产阶级自由散漫状态,自由在本国度特指只能从事权贵指定的活动空间里的活动。因此,各人的自然权利的行使,只以保证不损害权贵集团的特权与特殊利益为限。此等限制仅得由少数特权人物规定之,可以根据权贵利益集团的需要随时随地变动与修改。

5、朕即法,有权禁止自己讨厌的一切言行举止。凡未经权贵允许的行为即不得擅自行动,而且任何人都不得突破权贵所明确或者未明确规定的一切行为范围。

6、法津是特权意志的表现。参预法律的制定者必须是权贵人物,或者权贵人物指定的人员。

7、法律的实施完全因人而异,无论是施行保护或处罚都是因时、因地、因人而异。在法律面前,所有的公民都是不平等的,一切官职、公共职位和职务,除权力大小和金钱多少的差别外不得有其他差别。

8、只有少数权贵才配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其他人都只是会说话的工具,他们不配叫人。等等。

在这样的社会规则之下,教育被严重异化为特殊利益集团的工具,他们把大量的垃圾知识与伪知识塞进学校的课程里,以降低人的心智为目标,以大脑灌满糨糊为手段,破坏学生的身心健康,满足于愚民教育的需要,将人奴化为工具,以便于操控。在这样的社会,要谈良性的教育,谈何容易。

2010年11月7日星期日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