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传统中的变与不变

许锡良:传统中的变与不变

传统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传统?这是一个在弘扬传统文化过程中,必须清醒认识到的一个问题。

如果承认人类社会是在历史的长河中生存与发展,那么,就要承认传统的客观存在与传统的客观价值,此一阶段与彼一阶段之间的关联,就要承认这个时代与那个时代的同与不同。人类的文明,有些似乎永恒不变,有些似乎时刻在变。什么不变?什么在变?这也是值得探讨的。

看西方的一流大学,常常是非常强调传统,固守传统的价值观,不轻易变革。不仅房屋建筑古老破旧,而且思想价值观念古老。越好的大学,似乎越保守。但是,另一方面,这些一流的大学在探究世界奥秘,科技发明,时尚新潮等方面,似乎又是日新月异,突飞猛进的。保守与变革,坚守与包容,就这样融为一体。

有人拿牛顿为例,当今英国剑桥大学,牛顿的那些经典物理理论显然是严重落后了,不要说现在,早一百年前就登不了剑桥的大学讲台,牛顿今天如果还活着,他连剑桥最低层次的物理课都无法听懂,但是,他著作中关于神学、哲学与伦理学的那些思想价值观念,如果放在今天的剑桥高峰论坛上,仍然不失为好的讲座。科技要创新,人文要积淀。技能要新,情感要老。这个世界的复杂性就在于,人类社会是没有什么事情是有统一标准的。世界总在变革,同时世界也需要秩序。世界总在更新一些东西,同时也在积淀一些东西。

但凡,真正的传统,一定是经历了时间的淘洗与人类经验的考验才得以保留下来的。所以传统,天然与人类的文明是密切相联的。人类为了生存,必须根据那个时代的生存要求创造出一些东西,以适应那个时代的发展需求。同时,人类创造出来的一些东西又必然会随着时过境迁而被淘汰。如果今天还有人用中国古代的日晷测量时间,那是不可思议的。这些器具必然是随着新的发明创造要被更新的。还有中国古代留下的礼仪,是适应那个社会制度需要的。假如,皇帝的制度没有了,那么面对皇帝的三跪九拜,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现在的礼仪是建立在民主、平等的基础上的。因此,跪拜逐渐被握手代替,磕头被拥抱代替了。但是,还有一些东西,必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深沉,比如发源于古老文化源头的那些经典故事,那些故事里蕴藏的具有永恒价值的精神与情感。

那么,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究竟什么是值得并且必然会保留下来的,而什么又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淘汰的?这里有什么标准与动力吗?是的,这个标准与动力就是活在当下的人,他们幸福生活的需要,这个需要就是标准,就是动力。他们在创新的过程中筛选一些,淘汰一些,保留一些,剔除另一些,完全是根据自己的认识成果与生活感受进行着。

在这里,传统既有古老的传统,也有近代的传统,甚至还有现在的传统。西方人的时间观念很强。他们常常把现在进行着的一切也看成是未来的传统。因此,他们任何重大的活动,都同时要配备摄影人员与事件同步,作出纪录。美国在二战时给日本投原子弹时,准备了三架飞机。只有一架是用来投弹的,其余两架,一架用来探测天气,另一架专门用来拍摄留取现场资料。因为他们知道,用不了多久,这将是珍贵的历史资料。

所以,每一个活着的人,既活在过去,也活在现在,还活在将来。活在过去,是每个人都是在继承前人的文明成果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同时,他作为一个生命,又时时在寻找变革的力量。因为,人的欲望总是不会满足,人会在欲望、好奇心与上进心中改掉一些前人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东西,也会保留一些这些东西,而且人与人对这些东西的变革与保留是不同的。这些差异,形成了一个社会中保守力量与变革力量之间的互相博弈。

如果有足够的意义,现在正在进行的事件,也可以成为历史而留在人类文明的长河中,成为传统的一部分。因此,传统,不仅是用来继承的,也是用来创造的。每个人都在继承的同时,也可能在创造,在变革的。即使最保守的人,也不可能把二千年前的东西完整地给予保留下来,他也许在无意中学走了样,也无意中进行了创新与变革。

我们还不难发现,传统深厚的地方,总是与自由密切相联的,有自由的地方,多元与宽容又是如影相随的。我们也不难发现,任何文化与产品,如果一个社会给予足够的宽容与自由的选择空间,一定会留下最优秀的,最适合的。我们都会在反复比较与自由选择中保留下最适合我们自己生存幸福的那种文化与产品。

所以,文化选择与产品的变与不变,最好还是交给每个个人自由去选择。除了保护每个人的自然权利与公共秩序所需要的强制与统一之外,一个社会最好还是给予每个人更多的自由选择空间。因此,一个社会最重要的要素必定是这些:多元、自由、宽容与尊重。在这个环境中,保守也好变,变革也罢,其实都不必在意的。

2014年6月20日星期五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