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对话可汗学院创始人,什么才是未来的教育模式?

比尔·盖茨对话可汗学院创始人,什么才是未来的教育模式?

萨尔曼·可汗谈到他是如何,以及为什么创建著名的可汗学院的,精心设计系列教育视频,提供完整的数学和其他学科课程。他展示了交互训练的能量,并呼吁教师考虑翻转传统课堂的脚本,给学生视频讲座在家看,教室里则在老师的帮助下做“家庭作业”。

Khan Academy,通常译作“可汗学院”,又译作“罕学院”,是一个美国非盈利教育组织,通过在线视频课程,向世界各地的人们提供免费的高品质教育。被认为是打开“未来教育”的曙光。

演讲正文:

可汗学院是因为它大量的视频而被人们所熟知。所以在我进一步讲述前,先给大家看一些视频剪辑。

我们现在有共计2200个视频。每月有上百万的学生使用网站,每天的观看量一般是10到20万次。但是,现在我们想谈的是我们如何进一步提高。在谈这个话题之前,先来简单看一下它是如何开始的,有些人可能知道,5年前,我是一名分析师,在波士顿。当时我正在远程辅导我在新奥尔良的表弟。于是我就上传了我的第一个YouTube视频,当时只是想给表弟补习下,帮助他们复习学过的内容。

我上传完我的第一个YouTube视频,接下来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实际上是一系列有意思的事情纷纷而来。首先,是来自于我表弟们的反馈,他们告诉我,比起现实生活中的我,他们更喜欢YouTube上的我。除去这句话中的讽刺意味,它确实饱含深意。他们说与真人版相比,更喜欢自动版表哥。一开始,这好像很难理解,然而站在他们的角度上看,就很容易想通了,如果你也处在和他们一样的处境下,可以暂停、重复播放表哥,而不用考虑浪费表哥的时间的话。如果他们想复习几周前所学过的东西,或是几年前学习的东西,不用感觉尴尬地去问表哥,只要看看那些相关视频就可以了。如果他们无聊了,也可以看看视频。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自己的时间观看视频。最初,你想让你的大脑掌握某个新概念时,你最不需要的是有人问你:“你明白了吗?”这就是之前我和表弟互动学习的经历。而如今,他们在自己房间就可以舒适地完成这种互动学习。

另外的有意思事情是这样的:我把视频放在了YouTube上,当时我觉得没理由把它们当成隐私,任何人都可以看,然后人们无意中发现了它们,所以我就收到了许多评论和信件,这些反馈来自世界各地。下面我们来看其中的一部分。这条评论是对微积分视频的原始评论,有人在YouTube上写的评论:“这是我第一次笑着做导数题。”这个人在做导数题,而且是笑着做题。你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这些评论,有人写到:“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我真的是度过了高兴和兴奋的一整天。

随后,我们收到许多这类反馈。很明显,这样做已经帮助到别人。但是,随着观看视频的观众日益增长,我开始收到人们发过来的邮件。我也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这其实不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东西。下面是其中一封来信中的小片段:“我12岁的儿子患有孤独症,他对数学极度恐惧,我们试遍了所有方法,买了所有可以帮他学习的东西,都不起作用。我们无意中发现了你讲小数的视频,竟然奏效了。之后,我们又进入到可怕的分数。他又学会了。简直难以置信,他很兴奋。”

我也很兴奋,于是继续干。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我明白,现在不光可以帮助自己表弟或那些写信过来的人,因为这些视频永远不会老化,它还可以帮助到他们的孩子或是孙子们。如果牛顿把数学视频放到YouTube上,我现在也不用做了。

另外还有件事发生,当时我说:“可能这是个不错的补课。对积极性高的学生很有用。也许对在家学习的学生来说,也不错。”但当时我的确没想到,它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学校教学。但是我开始收到老师的来信,在信中,老师说:“我们使用你的视频翻转课堂。你给我们学生讲课,所以现在我们所做的是……没准这样的情形明天也会在美国的每个教室发生……我所做的就是布置视频给学生,这曾是家庭作业,但现在学生在教室做家庭作业。”

说到这,我想暂停一下,因为发生了太多有趣的事:当老师们这样做的时候,很明显是有益处的,益处就是现在他们的学生可以像我表弟那样享受那些视频。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自己的时间,暂停、复读。

但更有趣的是:当你谈论教室里的科技,这已是一件客观事实,不再对全班用一个节奏讲课,它让学生在家按自己的节奏学习。之后,回到教室,在有老师指导的情况下,与同伴一起学习。老师运用科技力量将课堂人性化。他们都经历过非人性化的教学,30个孩子不许讲话,不让互相配合,一个不论多么优秀的教师,都必须按同一节奏给30个学生讲课,面无表情的脸庞,而现在是人性化的体验。现在,他们可以真正互相合作了。

可汗学院建立,我就辞去了原工作,大家一起组建了一个实体组织,我们不是为了盈利,问题是我们如何再提升一个水平?我现在展示给大家看的,都是一些实际的练习,是最初我为表弟做的。刚开始做的比这些还原始,这是它的改进版。但基本的框架在,我们会编出你所需要的题量,直到你掌握这个概念,也就是直到你拿到10分为止。所有可汗学院的视频都是这样。如果你不知道怎样做,会得到实际解决问题步骤的提示。模式很简单,满10分,继续前进。但这与现今课堂上的方式大为不同。

传统教学中,你会有一些家庭作业,作业、上课、作业、上课,然后会有一个阶段性测试。考试中,不论你是70分、80分、90分,还是95分,讲课内容都会继续到下一章。就是对95分的学生来说,另外5分去哪儿了他们还是不知道。可能当你讲授零功率时,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你又继续在这个概念基础上讲下个概念。这种学习很像骑自行车的过程:我提前给你讲了骑自行车的知识,之后我给了你一辆自行车和两周时间,两周后,我回来说:“你左转弯有点问题,你不会紧急刹车,打分80。”然后,我就在你脑门上印上了大C做标记。听起来很荒谬可笑,但这的确是在现实中发生的。你回忆下,好学生开始突然在代数上跌倒,开始栽在在微积分上,尽管还是同样聪明、同样有老师指导。所以我们学习数学的方法就是学习任何东西的方法,就像学习骑自行车一样的道理。确保在自行车上,从自行车上摔下来,一直训练直到你会骑为止。传统方式,总是会惩罚你的尝试和失误,但不期望你精通它。而我们鼓励你去试验尝试、鼓励失败,但我们要求你达到精通掌握。

还有一个例子。这是一个三角习题。我们现在有约90个这样的视频。现在,你就可以登录网站查找。全免费,我们不推销任何东西。整体架构都在这张认知图里。最上面那个节点,是单一的数字加法。就像一加一等于二。模式是这样的,只要你得了10分,就会让你进入更高一级。如果你深挖这个认知图,就会进入更高级的算术中去。这种方法适用于教授任何东西,当然,也适用于学习任何东西。现在这个系统同样适用于独立的学习者,所以我鼓励你,一个人,或是和孩子一起,但我也鼓励在场每个听众都来参与。

但我们想做的是使用给我们发邮件来的教师提到的翻转课堂的结论。接下来我所展示的内容,都是来自于Los Altos 学区的真实数据。在那里,我们选了五年级的2个班和七年级的2个班,来完全瓦解掉他们传统的数学学习方式。这些孩子不用课本,也不用听老师千篇一律的授课,他们用可汗学院上的软件来进行约半数的数学课程学习。说的更清楚一点,我们没有用它来进行完整的数学教育。这是在Los Altos 学区进行的,学生有了更多自由时间。这样能实现分组处理和解决问题,同时也腾出时间让学生进行模仿、游戏、机械操作和机器人制作,以及通过影子来估算山的高度等等。

Los Altos学区有个仪表板。每一排代表一名学生,每一列是一门课程,绿色表示已熟练掌握,蓝色表示正在学习不用担心,红色表示有困难。实际上,老师所做的就是“让我来看看这些红色的孩子碰到了什么困难”,或者说“让我找个绿色的孩子(他已经精通了这门课程),放在第一排来指导他的同伴。”

现在是一个以数据为中心的现实世界,所以我们不希望老师走过去甚至问学生“有什么不懂的问题?”或“哪不明白?”等等这类问题。我们这个模式旨在让老师尽可能的依靠数据,真实的数据,就能很快地依靠数据找出学生问题,这样可以让师生互动卓有成效。现在老师准确地知道了学生的真实水平、每天花多长时间、都看了哪些视频,以及他们在什么地方暂停的视频、哪部分停止了观看、他们做了哪些练习、关注点是什么?外圈表示学生做过的练习,内圈表示学生看过的视频,通过这样的数据库,很容易就可以准确看到学生做错或做对的问题,红色表示错误,蓝色表示正确。最左边的问题是学生尝试解决的第一个问题。他们观看视频,然后就像你所看到的一样,最后终于得到10分。他们的速度在加快,高度表示所需的时间。

当我们谈到学生按自我步调学习时,这对每个人都有意义。就教育而言,是因材施教。但当你亲眼见到教室情况时,还是会很吃惊。在传统教学中,如果你做个小测试,你会根据结果说“这是有天份的学生,这是反应慢的学生”或许他们会被区别对待,或许我们会将他们分在不同班里。但是当学生按自己的步调学习,你会发现在某章节上费力的学生,他们一旦攻下了那个概念,就会后来者居上。所以,我们6周前认为反应慢的学生,你现在会认为是有天分的学生。这种情况发生了一次又一次,使得我们思考:现在我们已经获得的各种标签(有很多我们也从中受益了),会有多少来自于时间的巧合?

就像Los Altos 学区所获得的这样有价值的信息一样,我们的目标是用科技的力量实现人性化教学,不仅仅是在Los Altos 学区,更是在全球范围内。现在教育界所发生的这一切,实际上,给我们带来了兴趣点。很多人性化教学的做法,都把关注点放在师生比上。传统模式下,大部分老师的时间,花在了备课和评级这些方面。也许只有5%的时间是老师和学生真正在一起,辅导他们学习的时间。而现在,老师百分之百的时间都是和学生在一起。再次声明,科技不仅能翻转课堂,而且也能使课堂更人性化,效果可达到5倍或10倍。

未来,我认为那时你所看到是全球化的面向整个世界的学习。这正是我们想努力创建的。

提问环节:

比尔·盖茨:我已经注意到你在这个系统中也加入了一些激励措施,像能量点数、荣誉徽章之类的。谈谈你对这个问题的想法。

可汗:是的。我们有一个超棒的合作团队。我要声明,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是的,我仍然在做所有视频,但我们有个团队在做软件这部分。不错,我们放了一些游戏机制在里面,你可以得到徽章。事实上很有意思。用了徽章和积分后,我们从整个系统范围来看,成千上万的五年级或六年级学生,朝着一个或几个方向前进,都是基于你给了他们什么徽章。

比尔·盖茨:你现在和Los Altos学区所进行的合作,如何开始的?

可汗:与这个学区的合作很出乎意料。我都没期望过它会被用在课堂上。其中有个理事有次来找我说:“如果我授权给你班级教学,你会如何做?”当时,我回答:“我会设立排行榜之类的张贴榜,让每个学生按照自己的节奏学习。”然后,理事说:“这个比较激进,我们得好好考虑一下。”我和团队的其它成员都以为他们根本不会同意。但是,隔天他们就答复说:“你能在2周之内开始吗?”

比尔·盖茨:五年级的数学,现在进展怎么样?

可汗:有2个五年级的班和2个七年级的班参与。他们是从学区层面来做尝试的。我想他们很兴奋能追踪这些孩子的学习,不仅是在校内,甚至在圣诞节,我们都能看到一些学生在做题。我们可以跟踪记录一切。实际上,可以追踪整个学区。即使在暑假,他们仍然可以跟着老师学习下一章节,你拥有这个持续的数据,甚至能看到整个学区的数据。

比尔·盖茨:刚刚我们看到的数据是老师追踪那些孩子到底做了什么,所以你能得到老师的看法,去看他们在想什么?

可汗:是的,大部分的数据是从老师角度来看的。我们也做了一些学生的,让学生可以自己看到自己的数据。但是我们主要是和教师们紧密合作而设计这些的。他们确实说:“这不错,但是……”。就像这个聚焦图标,很多老师反映:“我觉得很多孩子喜欢跳来跳去,而不专注于一个主题。”所以我们就制作了焦点图。这都是老师提出来的建议,很令人惊讶。

比尔·盖茨:现在这个已经全面推广了吗?你认为会有很多学校在下个学年尝试这种新式教学方式吗?

可汗:是的,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已经有上百万的人在使用这个网站学习。我们还要应付更多。未来,美国的每个教室,都会使用。

比尔·盖茨:关于辅导方面,如果我某个地方弄不懂,如果我在界面上,我可以找到一些志愿者,也许看他们的信誉,然后就可以安排时间和他们讨论这些问题,是吗?

可汗:完全正确!这正是我呼吁这里的听众要去做的:那些老师用的控制版面,你现在就可以登录,成为你的孩子、侄子、表弟等的老师。你立马就能做老师、指导者,真的是可以立即做到。

比尔盖茨:哇,很棒!我想你让我们大家领略了未来教育的一瞥。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