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园:留学,一种新的啃老方式?

曹园:留学,一种新的啃老方式?

英国伦敦Lloyds银行门口,三位初来乍到的中国留学生用迷茫的眼神和蹩脚的英语向职员表达了自己的办卡需求,随即被热情地领进经理室。他们将国内带来的大额汇票转存到Lloyds银行的卡中,为各自的留学之路铺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80年代的留学生靠着全额奖学金走出国门,而21世纪的留学生大多靠的是一张汇票、一张国际信用卡以及足额的外币现金。父母将除了买车、买房之外的第三笔大额资金,投入到了子女的出国教育上。

但这种投资并不能免于风险。在国内同学迎娶白富美出任CEO的时刻,留学生们还在异国的宿舍里挑灯应付各种essay, presentation和dissertation。大部分人坚信,只要有了一纸洋文凭,就能在回国后的工作甚至爱情上如鱼得水。但留学生八成月薪低于1万的残酷现实,又让归国后的他们顾影自怜。

留学生很多时候啃的是时间,“坑”的是自己

英国高等教育统计署资料显示,2012/13学年,第一次在英国高校注册的中国留学生人数达到了56535人,与2008/09学年相比,人数增长了近一倍。独生子女一代的新生留学生有着优越的家庭条件,刚从高考独木桥挤过来的他们,不愿面对国内考研和工作的又一轮大军,社会情势使然,父母顺其自然,那么留学就变得理所当然。若说留学啃老,其实是社会压力转嫁到家庭身上的必然结果。

有一种“逆向”的留学者,他们在国内工作后再去国外深造,用自己赚的钱出国,而不是父母的全资赞助,已有的工作经验让他们在社会各方面更加得心应手。而没有社会积累的学生在国外打工的难度很大,只能做一些初级工作,微薄的收入解决不了太大的经济压力,反而耽误了学业。

去中国餐馆打工是留学生赚钱的首要选择。尽管身在异乡,寻找熟悉感是留学生不自觉的行为,在这种熟悉感中能找到更大的自信和优势。在商场化妆品柜台做salesman和saleswoman是餐馆打工的进阶版。留学生们开始接触到更繁杂的服务流程,但店长雇佣你很可能并不是因为你优秀的英语能力和销售技巧,而是能够为多金的中国游客提供语言支持。

还有不少留学生做起了海外代购的生意,冒着触犯法律和遣返的风险,成为奶粉和化妆品的“搬运工”,以地域优势为自己积攒零钱。但他们可能没有考虑过——这并不是自己留洋履历上最有价值的闪光点。

2012年,美国俄亥俄大学学生黛西·霍尔多夫发布了一组中国本科留学生的日常生活照。他们抽烟,打麻将,喜欢用塑料袋罩住烟雾报警器,大部分时间总是呆在宿舍里,对未来没有方向和计划。他们生活在封闭的校园,过着单一的生活,一切都安排妥帖。不用组织家庭、寻求工作,不用去面对社会中大量的问题,每天只需根据课表按部就班,所有的社会关系即同学和家人这么简单,错失大量的机会。留学生啃老表面上啃的是钱,但很多时候啃的是时间,“坑”的是自己。

留学有时是一种极力逃避工作和社会的无奈选择

中国留学生喜欢抱团取暖,在国外,他们依旧和中国人租房、去中餐馆、逛中国超市、玩微信和微博、参加中国人的社团和集体活动、过光棍节、在华人歌星的演唱会上嗨。以至于英国TESCO超市将老干妈放入货架上的醒目位置,并在结账处用中文写到“欢迎使用中国银行卡”。

有人适合做学问,有人不愿工作无计可施,对进入社会充满恐惧,怀揣“先读着”的侥幸心理继续学业。延长学业时间,延后进入社会的时间,留学有时是一种极力逃避工作和社会的无奈选择。在英国,大部分硕士专业只需一年即可获得文凭,中国留学生们开创了一种新的“双学位”——读完一个硕士,第二年再申请另一个专业的硕士,以获取更长的留英时间。

由于对规则的熟悉和把握,不少学生开始四处旅行和购物,近则英吉利海峡一隔的欧洲大陆,远则大西洋彼岸的美利坚。他们在社交网站上定位和晒图,引得国内同学的一片艳羡,并打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理论支撑,使留学变成游学。

有意思的是,英国或者欧洲大陆很多的商店收银员对于手持50英镑或者500欧元等超大面额纸币的中国留学生惊呼,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大额的钞票,然后小心翼翼地请出经理进行double check。而留学生们往往带着厚厚一叠需要double check的钞票,让众多当地人大开眼界。

教育产业化让国外大学的“严出”模式对中国留学生妥协

语言考试加上学费即可收到国外有些学校的offer,这使得部分留学生欢欣鼓舞,他们带上高额学费,读完了一个又一个的预科和语言班。有国内大学老师表示,用以申请国外高校的本科成绩很容易“做”出来,学生往往希望递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所以直接或间接表示各门课老师不要太为难自己。

竞争激烈的社会发展态势,直接工作和国内继续深造的难度又比较大,出国留学成为有些人没有办法的办法。留学能够拿到国内同样认可的学历,比国内考研又相对更加轻松,看起来也似乎很“高大上”。国外研究生教育“宽进”的低门槛让很多学生有了新的出路,而“严出”的教育方式对中国留学生又有不小的妥协。

以教育产业化的英国来说,学费越来越贵,当然服务也越来越周到,不少英国学校都开设了签证续签、周末短途游等服务项目。基于2011年的数据,留学生每年为英国经济带来100亿英镑收入。但一旦有毕业率很低的印象形成,英国大学会很紧张,留学生源受到影响,国家财政收入会损失一大块肥肉。

错综原因下的中国人变得很功利,读书和就业直接关联。高晓松在一次清华大学的演讲中奋力灌输:“生活不只是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然而学生提出的问题依旧是:“我是进国企好,还是外企好?”在国外,有人不走以大学为跳板的工作之路,而去培训学校做职业培训,社会允许多元化的生活方式存在,也没觉得不好。虽然国内读大学没有年龄限制,但课堂上基本都是二十来岁的同龄人,在国外课堂,认真做笔记的大胡子爷爷也是一名全日制学生。

前不久,传斯坦福大学将进行改革,本科学制从四年改成六年,没有大一、大二、大三和大四,代之以三个学习阶段:调整、提升和激发,也没有固定的毕业时间。这让读大学和找工作分离,学习是一码事,工作又是另一码事。

而最佳状态是,你可以随时进入社会,也可以随时回到课堂。

文章来自新周刊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