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质:不当的教育可能强化孩子的劣势

张文质:不当的教育可能强化孩子的劣势

我在讲课时,很多父母曾经跟我谈过类似这样的问题:比如“我孩子什么都很好啊,就是太老实”。我说,老实不是缺点,老实是良好的品行。但有时候父母还是很担心,担心老实的孩子在今后的社会生活中会处于劣势。还有一些父母说“我的孩子什么都很好啊,就是太羞涩”。我也跟父母们说,羞涩不是缺点,羞涩是特点,羞涩的孩子可能不够大方,很难有更多表现的机会。但羞涩的人往往比较细心,能够做很细致的事情,也特别善于跟他人相处。

孩子身上任何一个特点,都是有正反两方面的价值的,这就看父母去看哪一面。我觉得更重要的是,父母要去尊重孩子的性格特点。一个很羞涩的孩子,父母不一定就要他变得落落大方,变得很善于与人交往。父母要改变孩子的已经形成的特点,是很困难的。有时候,这种改变甚至会让孩子很痛苦。所以,与其说去改变孩子,不如更多考虑去接纳他,肯定他,让他逐渐地改变。

至于某些缺点,比如说一些孩子咬指甲、频繁眨眼睛,包括突然变得口吃,父母一方面要关注,另一方面又不能过分紧张。有一些特点是孩子成长过程中自然出现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孩子有时候模仿别人口吃,然后自己变得口吃了。孩子在幼儿阶段,语言发展很快,但表达发展很慢,这个时候也容易口吃。

我记得我的孩子在读幼儿园的时候,也出现过口吃的现象。我特地到幼儿园跟她老师说,孩子这段时间口吃,你就当作没有看见,不要去说她,过一阵子就好了。果然,过一阵子孩子就好了。因为孩子这个时候语言的发展不平衡,大人不要过分的认真,太认真了,孩子很可能真的就口吃了,父母要再矫正就很难了。

很多父母看到孩子不断眨眼睛、咬指头,心里着急,就总是打孩子,这样做实际上反而是强化孩子的这个毛病。有时候,不当的教育会强化某些偶然出现的特点。所以,父母关注孩子时,先要判断孩子出现的行为到底是属于什么层面的问题。如果只是偶然出现的、暂时的问题,不要过度地去矫正,过度的矫正往往会产生负面效应,甚至造成悲剧性的后果。

我们在寻找问题的缘由时,往往会把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看做罪魁祸首,实际上,骆驼不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的,而是无数根稻草慢慢积累形成合力的结果。我听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初二的男生,因为作业缺交、迟交等问题,父亲被班主任叫到了学校进行“交流”。

晚上男孩回到家,挨了父亲的斥责,很晚才睡觉,早上迟起,又挨了母亲的骂。

他慌慌张张赶到了学校,在数学小组长收作业时,不小心把带来的午餐盒打翻了,菜汤洒在了作业本上。

作业交上去后,数学老师很生气,先是在全班批评,后又向班主任告状。

班主任赶到班上,先是严厉教育,又以他表现不佳为由,扣掉了他所在小组当日操行成绩。

班主任走后,小组同学对他群起而攻之。

中午,男生离开学校,漫步目的地转悠,最后走到了郊外的一条河边……

父母要鼓励孩子的成长,“忽视”孩子的缺陷

一个人,他在一个充满温暖、鼓励、接纳的家庭氛围中长大,他的幸福感、获得快乐的能力往往要强于不在这种家庭背景中成长起来的人。即使在同样的工作岗位上,做着同样的业绩,同样的一种生活状态,他可能会洋溢着更充分的幸福,他更容易发现生活中微小的幸福,更容易从微小的幸福中感受到生活的快意。

既然孩子在温暖和鼓励的环境中会成长得更幸福,那么,我们的家庭要倡导一个鼓励文化。孩子完成一个阶段的任务以后,父母要及时给他做总结,及时给予语言和情感上的鼓励。

其实,蒙台梭利在《童年的秘密》一书里面,她就特别强调在儿童成长的关键期表现出各种自然的生命行为时,父母更多的应该是放松,给予孩子更多的自由,给予孩子更多的微笑、亲吻、抚摸,以及各种言语上的鼓励。父母这样对待孩子,可能一开始看不到成果,甚至起初都不会得到反应。这种看不到结果的教育行为,往往会被父母们忽视。

在早期教育的时候,父母要把鼓励变成一种价值和前进的方向上的指引,要使孩子既能从中获得被认同的喜悦,要让孩子变得更自主,更明确,这是他应该完成的任务。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父母的鼓励应该更有针对性,可以更直接、更具体、更坦诚地评价,避免鼓励变成一种廉价的没有具体意义的空洞赞美。

当然,父母这样的鼓励,不单是指对他独特才能的鼓励,哪怕是一件微小的事情,父母给予孩子鼓励,孩子做到了,改变了自己,获得提升,这都会对他的人生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

我举一个我女儿的例子。我女儿很小的时候,我们就经常读童话、讲故事给她听。到了她能够识字的时候,我们又不断地鼓励她自己看书,看绘本,看童话,看各种小说,她想看什么就让她看什么。

孩子读到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她把一张纸条放在我的桌子上,我拿过来看了看,发现上面涂涂改改的,写着一首诗。我仔细看了看,就我对诗歌的阅读而言,孩子这首诗有一定的模仿痕迹,但透过这种模仿背后,可以看到孩子独特的语言天分。我就跟孩子说,那你就好好写,你要是坚持这样写下去,以后肯定能够写出很好的文章来。孩子得到这个鼓励后,写作上就更用心了,阅读上也更加自觉了。过了没多久,她又写出了一篇很像样的文章。然后我就对她说,你要是坚持这样写,读到小学毕业时,你就可以出一本书了。

给予孩子鼓励时,父母就像一个镜面,照出了孩子的形象,孩子就会逐渐按照这个形象去塑造自我。我女儿的写作,后来果然是朝着我们期许的方向发展。她小学毕业时就出了一本书——《在夜空中飞翔的精灵》,后来她读到初中,读到高中,都出了书。

我记得我女儿在艺术的道路上一直是倍受打击的。她小时候唱歌,总是走调,但我们从来没有笑过她。她有时候在家里哼哼,荒腔走板,我们就觉得,怎么唱得这么不好,但从来都不嘲笑她。

后来,她到了澳大利亚读高中。有一天中午,她突然给我挂电话,掩饰不住高兴地说:“爸爸,我现在唱歌不会走调了。”她知道自己唱歌走调,但是父母没有嘲笑她,而是一直等待她,所以当她觉得自己歌唱得好了,她就会马上跟我们分享。当然,她可能一辈子歌都不会唱得很好,但是这种成功的体验对她来说很美好。而且,当她成功的时候,首先记着跟父母分享,说明她在面对自己的不足时心态也是很健康、很积极的。

她很小的时候学舞蹈。有一次,学校组织自由报名参加区里面的舞蹈比赛,她想报名,但是老师不让她参赛,因为觉得她乐感很差,参赛也没有拿名次的机会。老师的否定让她无比沮丧。

我想,既然是鼓励自由报名,她再差,也总有参与的权利吧!我们就以自由报名的身份让她参赛,同时又找了另外一个学校的舞蹈老师给她进行赛前集中指导。后来,在区里的比赛上,她获得了三等奖(已经算是入围了)。我和她妈妈都到比赛现场看了,她的确比平时训练时跳得好,超水平发挥。我们当然也知道孩子在舞蹈方面没有禀赋,但我们很珍惜让孩子证明自己的机会,同时也很珍惜让孩子体验到这种成功的美好感觉。作为父母,我们很愿意跟她分享这样的喜悦。

所以说,有时候父母不能太着急,对孩子的某一些领域的缺陷,有时候需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需要有意的忽视。当然,最好的还是积极的等待,善意的鼓励,有时候,父母甚至要“挺身而出”。

说到缺陷,我们经常会见到一些孩子喜欢咬手指甲,有些则一说话就拼命眨眼睛。

我的一个邻居,女孩,读二年级了。她妈妈告诉我,手指甲、脚趾甲从来没剪过,都是咬掉的,焦虑的时候,甚至会抱着脚咬。

其实,人在焦虑的时候,可能会有他的某种本能的表达方式,孩子咬指头实际上也是某种释放的方式。有一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改不了咬指头的毛病,这种表现方式没有很多父母想象的那么可怕。我有一次在电视里还看到,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镜头前咬指头,英国前首相布朗也咬指头,这至少说明咬指头本身也是一种常态。

我给孩子母亲的建议就是:首先不要在外人面前对孩子做负面的评价,不能在他人面前纠正孩子,这种纠正就是对孩子人格的一种伤害,会让孩子感到很屈辱,很没尊严。作为父母更要尽可能多地鼓励和赞美孩子,增强她的自信心,让她更能接纳自己,并逐渐学会改善自己。

在孩子的母亲这样做了之后,我询问班主任这个孩子的状况。班主任说,现在孩子好多了,在课堂上发言很主动,声音很响亮,站起来发言的时候表情很丰富,但是还在咬手指头,只是没那么严重了。

所以一个好的教育,我们不但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父母要给孩子安全感和更多的关爱,让他慢慢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小毛病的所在,慢慢调整。还要让他明白,即使不调整,根本没办法克服,也不是一件令人绝望的事。

父母们还应该知道,即使孩子做了最糟糕的事情,你要教育他也应该把孩子带回家,当众责骂、殴打,往往后果非常严重。在一所初中,就发生过因为父亲当着老师和同学的面打了孩子一巴掌,孩子马上跑到楼顶跳楼自杀的事件,这是多么令人心痛的悲剧,而在生活中这样的悲剧实在不少。教育最重要的是要尊重人的人格尊严,要保护孩子的心灵,做不到这一点,就没有真正的教育可言。

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我们难免会犯错误,但有些错误一旦犯了就特别麻烦。一个人少年时期所受的人格尊严的挫伤往往一生都难以修复,真是“此伤绵绵无绝期”,在生命中始终如影随形。我们要意识到无论对孩子的表扬与批评都是一种情感互动,父母太强势,孩子一定没出息,父母太粗暴,孩子一定性情同样狂躁。就是在学校,也应该特别注意避免当众对学生进行严厉的教育,你表扬一个人,可以当众进行,甚至可以隆重地进行。但是你要批评一个人,就要谨慎得多,不妨用私下的、悄悄地、温和一些的方式。有智慧的教师不须对学生严辞斥责,有智慧的父母,时刻能够意识到教育孩子不能追求立竿见影的效果。

台湾著名的作家,三毛,她读初二的时候,数学成绩很差,但是,她人很聪明,她仔细琢磨了老师命题的特征,归纳出老师命题的特点,每次只要提前将书后的习题做了就能考得很好。连续六次得100分后引起老师的怀疑,有一天老师就搞个突然袭击,把她抓到办公室去,单独出了一张试卷给她做,结果可想而知,没有事前准备的三毛考得一塌糊涂,老师认为,你看,这下被我抓到把柄了吧,非常生气,让她站在教室黑板前给她脸上画熊猫,不许她擦掉,浓黑的墨水在脸上流淌下来,然后老师还命令她在学校操场走完一圈才能回家。回家后她也不敢告诉父母,只在床上拼命哭,第二天,她照常来上课,走在走廊上却一下子恐惧得昏过去了。这之后,大概有七年时间,她把自己幽闭在家里,除了周末到一个老师家里去补习美术之外,再也没有跟家庭之外的陌生人打交道。

一直到了十九岁以后,她有机会认识了一个作家朋友,介绍她去找当时正在筹建的文化大学校长,大学校长看了她写的文章和绘画作品之后说,你上什么专业都行,她说我想上哲学,我就想了解一下我为什么这么痛苦,我为什么走不出自己的痛苦,人生的意义到底在哪里。最后她虽然上了大学,虽然成名,成为作家,后来又跟荷西结了婚,但是最终她还是自杀了,当然自杀还有其他的原因,但是童年人格伤害留下的阴影,是她一生难以走出来的。对任何一个儿童而言,对她伤害最深的,莫过于两件事,一个是0到6岁成长的关键期,他缺少爱,另外一个是7到13岁少年时期受到了人格的严重的挫伤,这种挫伤往往是一生很难走出来的。

我每次看三毛的故事都要掉眼泪,有时候我就想,我们的教育如果实在做不了什么,那就尽量减少伤害吧,那就把当众责骂、当众羞辱从教育词典中剔除出来吧。一个人真正的快乐,并不都来自他的天分、他所取得的成绩、他显赫的地位,而是更多的来自他的童年父母给予的、学校给予的、社会给予的,一个人成长所必需的爱、鼓励和包容。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