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梅林:从经验到科学,我们可以这样爱孩子

关梅林:从经验到科学,我们可以这样爱孩子

首先非常高兴,非常荣幸能够有机会来到2012第五届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非常开心。

首先我也感谢,刚才荣幸地听到了孙瑞雪老师的演讲,我有一点点小小的觉察,让我感觉到我的内心有一点点激动,伴随着一点点的沉重,大家的感受可能跟我不一样。

科学了解孩子的心理特点有利于家庭教育

我想家庭教育的话题,没有那么沉重,完全可以用轻松的方式让大家理解,如何去理解我们的孩子,如何用科学的知识去培养教育我们的孩子。所以在此,我想做一个小小的现场的活动,让大家调节一下,下面我们先做一个“健脑操”。

现场大家觉察一下,经过小小的一个健脑操环节以后,跟之前相比,您感觉到自己有什么样的变化吗?如果有的话是什么呢?

可能是我们的心情会稍微地放松,快乐的水平提高了一点点,然后可能觉得大脑的兴奋水平提高了一些,同时我们的注意力更好地集中到讲座的内容上。这里面有什么样的科学结论呢?科学研究发现,运动可以使大脑释放内啡肽,这是一种让我们感觉到快乐的化学物质,能使我们产生愉悦感。所以运动是让我们快乐的一种方式。而且刚才左右手的互动,可以给我们左右脑刺激,左脑负责理性语言,右脑负责感性、想象,所以左右脑可以得到同时的激活,有足够的唤醒水平和兴奋水平来进行下面的内容。

我想问大家的是,这些观点与您原有的对运动的认识一致吗?很长时间以来,人们认为运动是强身健体的一种方式,主要是为了身体健康,甚至于我们有的家长会对运动抱有一点点的小成见,会把它排在学习之后,所以有的孩子如果大汗淋漓放学以后运动了,或者马上中考、高考了,还在运动场上每天花一些时间,我们家长就很愤怒了,认为这样是浪费时间。我在一个非常著名的北京的学校外面,看到一个家长,因为孩子踢球而撒谎,他的妈妈非常愤怒,给了孩子几个嘴巴,因为家长不允许孩子在学校踢球,我想这个家长可能不知道运动能给孩子带来什么?如果不一致的话,如果您的观点可能更多的是刚才我说的运动是为了强身健体,运动有的时候会浪费时间,可能您需要去对运动进行一个重新的认识。实际上认识是对情绪的调节,对大脑的唤醒水平是有积极影响的。而且我们可以有意识地通过运动调节自己和他人的情绪,比如说我们在现场,大家很累很辛苦了,突然大家身体放松,可以很好地调节,我们自己情绪很紧张,或者很焦虑的时候,可以暂时地放下身边的工作,进行一些身体的运动来调整大脑内啡肽的水平,从而调整我们的情绪,使我们变得积极愉快一些。

这就是我们想说的,请大家觉察一下,我们积累的生活常识,我们的经验跟科学发现是不是都是一致的?好,在这里大家可能现在不需要回答是否一致,我们看一个小小的实验,给大家看一段视频并布置一个任务——这是一个传球的活动,穿白衣服的人只把球传给同样穿白衣服的人,穿黑衣服的人只把球传给同样穿黑衣服的人,他们之间肯定不会乱传,请大家好好数一数,穿白衣服的人一共传了多少次球?要求不许说话,默默地数。

16次是正确的答案,但是其实我没有那么关心到底传了多少次球,我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我想问问大家,大家刚才在视频当中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黑色的猩猩),那在座的同意他们看到了黑猩猩的请举手?请再放一遍,真的有黑猩猩吗?原来真的有,不仅有,人家来过,而且还向我们示威了,表示它的存在。这个就是一个问题了。除了看到黑猩猩以外,你还看到有什么变化吗?刚才的视频当中,少了一个穿黑衣服的人,真的吗?不都在吗?同意少了一个黑衣服的人的请举手,好,再放一遍。(视频)真的是,一个穿黑衣服的人下去了,但是我们即便是一直警惕着他们有什么变化。我还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确定自己都看到了刚才的变化了没有?确定了请举手,两个变化,一个黑猩猩,一个穿黑衣服的人下场了,还有什么变化吗?(背景颜色变了),同意的请举手,请导播放一下。

好,各位,现在特别想告诉大家的是,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经验,什么是常识,我们的常识告诉我们,说这个场子外面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同意,我能接受,说旁边的同学干什么,我不知道,我也能同意,那前面,就这么一点屏幕发生的事情,而且是几次让我看,几次让我注意,还有事情我没有发现,这个我从情感上难以接受,从认知上也难以接受,但是事实上我们必须要接受,那这是一个科学研究,这个研究做的是注意力的研究,研究什么呢?这个研究叫做注意的选择性,也就是说,他背后揭示的科学道理就是,我们人的心理资源是非常有限的,那么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他在把注意选择关注一些事物之后,其他同时发生的,在时间上、空间上都有可能同时发生的事情,我们完全也可以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那这个道理跟我们家庭教育有什么关系?很多成人不懂这个道理,很多成人认为我所看到的就是事实,所以当我们和孩子对某一个现象发生认知上的冲突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怀疑的是孩子,首先要去指责孩子,要不就是没认真看,就是说谎了,比如看一段视频,本来我们期望他数数,我们也在认真地数数,结果孩子说看到一个大猩猩,如果没有机会重复看,我们就会指责他,你胡思乱想,没有认真看,说谎,因为我们不了解心理活动的特点,叫做主观性、选择性,还有能动性,能动性就是什么,大家对我的指导语已经激活了,所以大家在我的指导语下,激活了以后,我们的注意力就选择了相关的信息进行加工,所以对旁边的信息可以做到熟视无睹。但是我们的交往对象,他跟我们的激活的不是一个方向,或者不是一个内容,所以我们可以对同样的一个事情加工出不同的结果。

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曾经说过,我们要对体验虚怀若谷,什么意思?我们知道心理活动是注意资源有限的,知道我们看到的不代表事情的全部,知道我们交流了才能获得信息,这建立了沟通、交流的基础,所以跟孩子的对话更是这样,因为我们很多的家长,觉得自己的经验很丰富,在阅历、知识上都很丰富,所以本身的关系不对等,更决定了我们不信任孩子在讲什么、说什么,也许跟同龄人交往,还让他说一说,跟领导交往就不说了,直接就把自己的观点可能也许就替代成权威的观点。所以这个实验我特别特别想告诉大家,心理学研究了大量的科学规律,这个规律是我们常识不了解的,而且需要我们通过系统的学习,通过了解,我们知道人的心理活动是有规律的,大量存在,感知、记忆、思维活动、想象存在很多的规律,情绪调节、意志活动,包括个性动力特点和个性特征都存在着非常多的规律。

所以要真正地做好家庭教育,需要我们了解孩子作为一个人的个体心理活动的特点,基于这种特点,基于科学的规律的教育,可能是更加有效的教育。这个规律回头我还会讲,有非常多的个体差异,一个人如果告诉你,教育孩子只有一个准则就好了,那我想真的是除非这个准则是非常非常的经典,比如说爱,这个没有问题,除此之外,能给你一个行为上的准则,这样对孩子好,那样对孩子好,我可能都会表示怀疑,因为我要考虑背后的针对性,背后的背景。所以这个实验我想揭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说我们对科学有敬畏之心,对人的心理活动保持敬畏之心。

新颖、有意义的学习可以促进大脑的发展

回到家庭教育的课题上来,从情感上讲,我们大部分的父母都是爱孩子的,这毫无疑问。特别想问大家,从行为上我们是怎么爱孩子的?我们教育孩子参照的原则是什么?很多父母说,刚才谢老师讲了,无证也能上岗,很多父母非常自信地去教育孩子,只有孩子出了问题的时候,才会反思,教育哪儿出问题了?是不是该改进?如果出问题之前,我们能思考这个问题,我想对于孩子的成长,应该是一个积极的事情。很多时候我们父母养育孩子,就是参照我们过去的经验,还有的就是父母有的时候对孩子说,我吃的盐比你走的路都多,所以我一定是对的,你一定要听。那这样的家庭教育是什么呢?我想这样的家庭教育是依据经验来进行的,那经验是什么?经验是从实践当中获得的知识和技能,我们得承认,经验有优势,有什么优势呢?一定要有情景跟着,什么情景?就是说当这个情景相似的时候,经验是我们解决问题的非常好的参照,因为情景相似,所以我们有经验了,我们可以节省能量,可以省得消耗那么多的心理能量,我们活动效率还提高了,我们叫做自动化的去处理问题。这是经验的作用。

我们必须得考虑一个问题,你能确保你用于经验解决的问题,现在的情景跟你过去的情景一模一样吗?比如说我们父母教育我们时候的经验,是不是用于现在基于网络时代的,独生子女时代的这样的儿童成长发展规律呢?所以我们需要思考这样的问题,什么问题呢?当情景发生变化的时候,利用经验解决问题,不仅无助于解决问题,还会制造出新问题。什么问题?我举一个案例,咱们很多家长都关心孩子的学业问题,我做的个案当中,不上学的孩子,小学的有,初中的有,高中的也有,幼儿园不上学,家长想,我们的孩子有一点认生,不太适应新环境,害羞,没关系,干着干着就好了,小学不太爱上学的,适应小学有一点困难,一个新的学习阶段,开始了需要适应,初中又有一点不太爱上学了,这个事家长就有一点焦虑了,真是不行,学习不好将来的人生怎么办,就开始要去强迫他去上学,高中如果不上学,问题更严重了。好,甚至在不上学的时候,很多家长会问老师,会把他理解成为品行的问题,说孩子不爱上学,非常不好。好,就这个问题我们说,我们理解,我们处理这些问题的经验是什么?我小的时候也会犯懒,不想去上学,让他通过软硬兼施,都可以解决。比如我做的一个高中的孩子不去上学的案例,实际上他是一个抑郁症状,抑郁我们知道,这是一种心理障碍,现在发病率,小学生都有,就是行为没有兴趣,没有意向,自我评价很低,但是家长一直认为,孩子不上学,就是行为问题,不爱上学就是懒,就是不勤奋,就是不负责任,到我这儿以后一看,就是抑郁症,而且抑郁症已经是中度了,需要心理辅导,甚至必要的时候还要服药,因为有自杀的倾向,如果家长早期能发现心理问题,那可以用更合适的方法解决。或者是,因为家长在推他上学的过程当中,还给这个孩子带来了焦虑,本来是抑郁,开始引发了焦虑,引发了对学校的恐惧等等等等,所以不仅问题没有解决,还制造了新的问题,因为缺乏对这个问题背后的原因的真正的了解和探究。

比如说小孩,幼儿园的小朋友,为什么出现虐童事件,家长能不能早期发现?孩子受到了一些消极的对待,能不能积极预防解决?实际上孩子是有表现的,他刚开始很喜欢去,后来他就说我不去了,家长说,老师说你是为了你好,我们根本不去察觉后面的原因,使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这都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原来的经验有的时候解决问题没有效,为什么?因为很多人没有深入地学过心理学,没有深入地了解行为背后的心理原因。所以我们经验的获得只是基于个体行为的表面的行为获得的结论,因此,这种经验没有办法推广,什么意思呢?比如说你成功地解决一个案例,这个孩子因为怎么怎么样了,用你的方法解决了,非常好,推广了,这是非常好的方法,实际上为什么能解决呢?这个行为背后还有一个原因在,但是因为我们缺少对这个原因的探究,就导致了我们看起来成功的经验无法复制,无法推广到其他的群体之中,一推广就出现问题。

所以在这里可以举例子,前一段时间虎妈狼爸他们的教育,大家觉得很成功,首先我们得问一个问题,虎妈狼爸的家庭教育案例是否成功,如果用这个指标衡量,用孩子顺利地考取了大学这个指标来衡量,只用这一个指标衡量,这个是成功的,因为人家的孩子都上哈佛了,上北大了,但是我们说成功,成功我们要定义,可能成功不只是阶段性的学业上的成功,还应该有的是,比如说毕业以后是否能够融入社会生活当中,创造社会价值,有的孩子很会读书,但是读完书以后,都不知道怎么用,有的孩子上了名校,但是上了名校以后很困扰,有心理问题,有自杀倾向,有的孩子学业很顺利,事业很顺利,但是内心当中缺乏一种,现在大家关注幸福感,幸福感很难界定,但是可以描述,可以感受,幸不幸福我们需要时间来等待,因为孩子没有完全成长到那个阶段,我们需要等待他们到那个阶段之后,从综合指标来评价这种方式是否是成功的。我们假设虎妈狼爸的教育方式是非常好的,我问大家,是否适用于所有的孩子?是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适用于这种非常严厉的,他们的特点就是严厉,然后学习导向,不让孩子跟外界有更多的接触,让他把目光都专注于学习,是不是适用于所有的孩子?假设他是成功的话,我们再问一个问题,他成功的因素是因为严格的教育吗?还是背后有一些东西,我们没有看到,也就是说我们科学研究会讲,两个事情有关系,叫相关,相关有真相关,假相关,真相关,他们确实同时存在,假相关,他们背后还有一个原因,但是我们没有看到,我们就把一个伴随的原因拿出来了,这叫假相关。比如说严格的教育是不是虎妈狼爸孩子成功的原因,可能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他们还孩子提供了丰富的刺激,给孩子学业成长提供了大量的支持,所以他能够应对学业,取得很大的成绩。在他的宣传当中我们没有看到这些大量细致的工作,我们似乎只看到严格,所以就把严格看成了标准,但是中间的决定性的因素我们没有看到。

这时候我们就会思考一个问题,科学跟经验不一样,讲究证据,我们获得结论是运用科学的方法获得的,那这种结论更加具有严密的人类认知。经验的界限在哪儿?经验是基于个体的案例积累的知识,科学要经过严密的论证,这是他们之间的不同。好,今天时间有限,我就举一个研究,给大家讲经验和科学之间的距离在哪儿。以大脑的可塑性为例,最近40年,神经科学的发展日新月异,新到什么程度?原来我们认为,孩子大脑具有可塑性,一般到成人阶段,大脑不具有可塑性,现在研究出来,成年人的大脑具有可塑性,成年老鼠,能够经历大量的锻炼,有社会知识,有朋友,有交往环境,它的大脑的丰富性是生活在贫乏环境里面的成年老鼠的500%。所以人的大脑是我们思考的物质基础,不管是解决学业问题还是解决人际问题,我们的大脑是神经系统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们的神经系统最小的单元、结构就是神经元,我们生活在贫乏的生活环境里面的神经元是这样的,生活在复杂的环境里面的神经元是这样的,他们之间的神经元是有变化的。简单的神经网络和复杂的神经网络,生活在贫乏的环境中是这样的,生活在复杂的环境中,经过很多环境刺激,对刺激进行加工,网络结构是这样的。这个其实为家庭教育提供了非常好的理论基础。我们知道,思考的物质基础是大脑,那我们为孩子如何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使我们的大脑得到很好的锻炼,得到很好的营养,得到很好的发展,以利于支持他的学业发展和人际交往,这些都是背后的原因。很多家长都会问我们,老师你觉得这样做好不好?那样做好不好?每一种做法很难回答,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做法,其实只需要问自己,这样做是否有利于大脑的发展,有利于情感的发展,这个很好回答,而且方法有创造性,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法,都可以,没有规定。

这是纽约科学院一个专家艾瑞克•詹森提出来的,他说什么样的方式是对大脑最有帮助的,能够使大脑的可塑性向积极的方向发展:身体运动,这个不是不动。新颖、有意义的学习可以促进大脑的发展,大脑有一个规则,如果接受到这个刺激,是我愿意学的,就会激活大脑的水平,如果是不愿意学的,就不激活,就没有办法生成化学物质。所以很多孩子是被动学习,都是别人让学,这样的大脑学习属于消耗很高,但是效率很低的。有一个问题,怎么样让孩子爱学习、乐学习?这是我们真正要思考的问题。

还有大脑有一定连贯的复杂性。还有可掌控的压力水平,不是过度紧张,很多孩子一提做什么事情就过度紧张,过度紧张会导致新生成的神经元凋零、死亡,所以压力水平适当很重要,因此孩子要有适合个体的目标,而不是每个孩子都是一个目标,都是考清华北大,是有适合他现在现状的一个目标,更有利于他大脑的培养。

科学认为有朋友的老鼠,它们的大脑会有更复杂的网络,如何为孩子创建和朋友相联系的机会,和伙伴互动的机会,这是我们家长都要思考的。很多家长喜欢控制孩子在自己身边,满足我们害怕孤独的需要,满足了家长,那孩子的利益如何获得?

另外好的营养,这个问题可能不是很大。还有充足的时间。很多的家长等不了,要求速成,其实有的时候今天学,可能过两天才能真正领悟。所以不会马上满足家长。

科学研究与家庭教育的关系

那回过头来讲科学研究与家庭教育的关系,同样讲依恋关系,我再讲一讲,为什么说早期,0到1岁孩子跟主要抚养人,假设说母亲的话,这种互动对孩子一生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刚才我们的孙老师也讲了,我想从科学的视角来讲一下,因为幼儿期是大脑发展非常重要的时期,而且这个时间,快速的发展依赖于良好的环境,不是说有这个生理基础就自然发展了,要有环境的刺激,这个时候的发展主要依赖于右脑,因为在1岁以前,我们负责语言的还没有发展,成人父母语言的语调,身体语言等等还有面部表情,用它来感受。

依恋关系有四种类型,安全型依恋关系,有三个特点,对孩子的需要,孩子的需要用哭声来表达,没有其他的方式,1岁以前。所以孩子的需要会讲,安全型的母亲有三种回应特点,第一个是及时,马上就能意识到孩子有需要,第二,有区别,他知道孩子在哭,她知道饿了,渴了。第三个,积极地回应,这个会建立积极的依恋关系,他认识到这个世界是安全的。所以我们知道,人的情绪有双通道,一个是受大脑的认知影响的,调动我们的情绪,一个是人世根本管不了的内在的情绪,这个有进化的部分,还有一部分是早期经验的获得。安全型的孩子,愿意跟别人建立积极的关系。

焦虑型的孩子,每天母亲的教养方式是时好时坏,所以他必须要跟母亲站得很近。回避型的孩子,没有获得情感的支持,跟母亲没有建立起积极的关系,他们往往发生攻击性的策略来探索世界,因此这样的孩子,因为母亲没有积极地回应,他的一个管愤怒的杏仁核没有很好地抚慰,所以遇到刺激就会攻击、愤怒。无序型,依恋是混乱的,所以长大以后,会成为心理问题的感染者。

什么样的教养方式是最合适的?其实我们中国人特别喜欢用严格这个词,套用一下严格,但是我们希望对严格重新定义,这个严格,首先是专指对原则性问题为孩子建立明确的行为边界。这样的孩子最有安全感,因为他知道那个界限一出就不安全了。另外严格要以爱为前提,以指导为配合,没有爱的严格那是虐待,跟安全依恋很有关系,如果安全依恋没有建立,对孩子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同时严格不是控制,更不是暴力,也不是虐待,不是发泄我们的情绪伤害孩子,一定是严格更多体现在边界,如果能让孩子获得快乐,那就太棒了。时间的关系。说一个实验,一对双胞胎姐妹,一天给她们三个刺激,不同的刺激,一个双胞胎听快乐音乐,一个双胞胎听悲伤音乐,一个双胞胎看悲伤电影,一个双胞胎看快乐电影,一个双胞胎看快乐文字,一个双胞胎看悲伤文字,结果就发现快乐的那个双胞胎大脑里面充满了血清素,血清素是影响情绪,而且对记忆意识都有很重要的影响力和化学物质,而另外那个双胞胎血清素很少。从这些里面,可以让我们知道,有一个小结:家庭教育光凭经验是不够的,需要学习科学知识,科学知识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养育孩子,因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座的都是符合我们这样的条件,对新知识开放的、热爱学习的家长是最有责任根和最具智慧的家长!

在此谢谢大家,祝愿每个家庭都幸福,祝愿每个孩子都快乐成长!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