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十三:科技如何革了传统教育的命?

姬十三:科技如何革了传统教育的命?

【编者按】姬十三,著名中国科普网站果壳网创始人、CEO,神经生物学博士。为公众剥开科学的坚硬“果壳”,倡导“让科学流行起来”,“科技有意思”,长期致力于推动知识传播及知识获取模式的革命。果壳网现已成为中文世界最为重要的知识社区之一,华语地区规模最大的线下知识分享活动群。2012年底,姬十三获腾讯网致敬为“时代知行者”。

时隔一年,腾讯思享会对2012年度11位知行者一一回访,同时寻找2013年度“时代知行者”。以下为回访姬十三的文字实录:
  
“流言百科”打造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科技流言数据库”
  
腾讯文化:回顾2013年,果壳网在有哪些新成果?
  
姬十三:今年是我们创业的第三年,对于一个互联网公司来讲,我们还处于摸索阶段。比较幸运的是,我们在年初拿到了来自IDG资本一笔新的投资,这让我们在后续的发展规划上少了很多后顾之忧。
  
果壳是一个充满科技话题的社会化媒体,我们延续过去的模式继续往前走,对热门事件进行科技分析,产生大量的内容。在科技领域里,你很难看到特别新的谣言和热点。我们所关注的东西,翻来覆去讲的还是同样的知识。但是有些东西是历久弥新的。有的谣言尽管已经被科学解读,但在人们脑海里还是会挥之不去,这些谣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流传一次。比方说我们年复一年地讲的食品安全问题,关于奶粉的问题,关于孕妇装是否仿辐射的问题,关于地震的问题等。很多都是老话题,但是新瓶装旧酒,重新包装一下,在网络上,误导和误解会重新流传出来。
  
今年我们做了一个新的产品叫“流言百科”。以前科学辟谣大多以文章的形式呈现,不太容易查找,人们需要看完整篇文章才能看懂结论,形式比较麻烦。我们开发的“流言百科”旨在利用众包方式打造一个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科技流言数据库”。以数据库的形式把流言呈现出来,在这个数据库里,用户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结论,如果他们想看到更深入详细的解释,可以选择继续往后看,查找起来也非常方便。
  
我们做这个产品花了几个月时间研磨,刚刚正式推出来。我们甚至加盟北京网站辟谣平台,发布了人们生活中最流行的十大生活谣言榜单。看到这个榜单,大家会发现这里面的流言是过去几十年一直都在讲的,关于食品是否相克、指甲上的月牙和健康的关系、辐射对人体是否有害等。这些谣言虽然讲了很多年,但还是会被经常提起,2013年它们依然是困扰普通公众的十大谣言,(粉碎谣言)是我们在科技领域持之以恒做的事情。(编者注:“流言百科”是果壳网开发的全新辟谣平台,旨在利用众包方式打造一个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科技流言数据库”。目前,流言百科已经收录了上千条科技谣言,基本覆盖了所有常见的各类谣言。辟谣平台将持续以定期或不定期的方式发布与“辟谣10大最流行生活谣言榜”类似的榜单,澄清与公众生活息息相关的谣言信息。)
  
MOOCs翻转课堂,让庸师无法存活
  
我个人今年更为关注的是另外一个新的事物:果壳的MOOCs小组。MOOCs是大规模的网络开放课程,是一种新的网络学习的方式。大概在2006年前后,我们把网络视频公开课从美国引进来,在国内曾经一度也很流行,有很多网站包括腾讯也有公开课的相关产品。但公开课只是简单的把名校的视频录制下来给公众看,很难让人坚持看下去。从去年开始,网络上兴起了一种新的学习形式叫MOOCs,它利用碎片化的方式重新演绎这些冗长的课堂视频,通过大数据和智能分析的方法,让线上学习的人体验到线下学习的真实感受。MOOCs出来之后,让大家能够足不出户在线学习,甚至让学习国外优质课程的想法变得可行。今年,果壳在这个方向上做了一个引导用户进行社会化学习的社区产品,希望能够帮助中国用户更好地了解全世界最优质的课程。在中国用户群中,我们已经成为中文MOOCs的最大的社区。
  
过去我们一直在做知识传播,我一直觉得知识传播和学习是一件事情的A面和B面,如果普通公众自身知识水准还没有到达一定的层次,不论你如何努力进行知识传播都是没有用的,所以今年我们比较关注教育和学习领域。以上是我们在2013年主要在做的一些事。
  
腾讯文化:这个听起来非常酷。你能否预测一下,MOOCs对未来学习方式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姬十三:过去我们一定要走进学校才能面对面聆听名师讲课。 MOOCs的出现让你在家里能够学习哈佛和斯坦福等名校的课程,而且体验非常好。甚至你还能够拿到学分和证书,这些学分是受学校官方承认的,未来还可能会得到企业的承认。只要你的英文够好,即便在中国最偏远地方,你都有机会学习名校的课程,而且和全世界的同学一起学习。它可能带来一些改变:比如说大学里“庸师”的地位会越来越低,未来存活的空间也越来越少。老师站在同一个平台参与全球化竞争。比如说你想上一门经济学课程,如果你认为你所在学校的老师讲的不好,可以通过MOOCs平台上哈佛大学老师教授的课程,而本校的老师则可能慢慢变成助教的角色。师生之间的关系会重新被颠覆。
  
伴随MOOCs产生的还有一种新概念叫“翻转课堂”。过去我们的学习模式是在课堂里听老师讲课,出了课堂之后我们再进行讨论或在寝室做作业。可是在未来,我们可以在寝室或家里面看最好的授课视频,然后到课堂里和同学、老师一起探讨。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主动性学习的效率会提升很多,而本校的老师只需要关心每个学生个性化的发展。从这个方面来讲,MOOCs是一种新的教育革命,我个人非常看好它的发展前景。
  
腾讯文化:这中间是否会牵扯到付费问题,比如我在视频上听哈佛大学老师讲课,可是我又没有给哈佛付费,如果要拿学分,是不是会牵涉到付费的问题?另外,目前有多少人通过果壳社区参与这种模式的学习?
  
MOOCs甚至会重组学校,再度推翻大学的围墙
  
姬十三:MOOCs模式在中国刚开始,关于它如何继续发展,如何商业化大家还都不太清楚。包括发起MOOCs的很多企业和国外的名校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该如何处理。就目前来说,这种模式还是完全免费开放的,但如果你想要拿到学分或证书,或者想获得老师一对一的交流,可能需要另外支付费用。但我相信随着MOOCs的发展,名校的课程也会越来越开放,甚至学校会被重组,大学的围墙会重新被推倒。
  
从去年开始,MOOCs平台的优质课程基本上都是由国外各大名校提供。但从今年开始,中国很多大学也响应,因为他们很怕在全球化浪潮里落伍。今年下半年,清华大学、上海交大等高校都成立了自己的MOOCs平台,另外国立台湾大学的两位老师也分别开设了概率课、历史课程,在网络上非常受欢迎。
  
目前大陆MOOCs平台的课程中,最受学生受欢迎的是来自台湾大学老师的课程,他们非常善于利用网络和学生交流,他们在果壳网社区里和学生们频繁互动,甚至还会潜伏在学生的QQ群里了解大陆流行的网络语言,在他们的课程大纲中会用到“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样的辞藻,一下子赢得了很多大陆学生的心。现在大陆的MOOCs学生当中最受欢迎的是两位来自台湾的老师。(编者注:台湾大学吕世浩老師的《秦始皇》課程、国立台湾大学电机工程学系副教授叶丙成《概率》课程,在网络平台上深受网友们喜爱)
  
在中国的MOOCs平台上,学生数量大概在十万到十二万人。其中一半是在校学生,一半是在职学生。这些能利用英文通过网络听课的学生一定是非常优秀的,或许可以说是各个学校里的精英。目前在MOOCs平台学习对英文要求比较高,我们也正在积极翻译中文字幕,希望让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参与进来。目前果壳网MOOCs的用户大概能够覆盖8万人左右,占中文MOOCs人数三分之一。
  
腾讯文化:这是一个悄然而来的教育变革,社会也一直在呼吁中国的高校改革,但MOOCs会悄然带来改变。
  
姬十三:从内部改革是非常难的事情,现在我们通过外部力量,推动所有大学开始正视这个问题。让所有的名校,包括清华、北大、复旦都必须严峻地面对这个挑战。
  
创业就像混实验室
  
腾讯文化:你今年有一系列的高校巡回演讲。演讲的核心内容是什么?主要在倡导什么?
  
姬十三:我今年计划做13所学校的巡回演讲,已经走了5所。我演讲的主题叫“创业就像混实验室”。因为我自己是从实验室走出来的,做了很多年的科研,现在在创业。实验室教会我很多东西,包括我的很多心态和经验都来源于此。所以我想回到学校和学生们一同分享,特别是和理工科背景的同学们聊一聊,告诉他们在实验室学到的可能并不仅仅是在科研岗位上用得着。还对于他们人生中很多历程都会有很多帮助。
  
腾讯文化:你觉得听过你讲座的学生们会有什么改变?是不是点燃他们的梦想,他们不去实验室,也去创业?(笑)
  
姬十三:也不是这么说。因为我自己对科学很感兴趣,但我理解科学工作的概念好像等于科研工作,我自己当年就因为这个结论而非常纠结,因为我对于每天做科学实验和研究这些事情很不感冒,我觉得自己不擅长,也做不好。后来发现我们可以通过互联做和科学相关的事。如果你爱科学,你不仅仅可以做科研,你还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一些你自己更擅长和更感兴趣的事。我自己在这方面有些经验和体会,所以也想把这些想法和大家分享。
  
可复制加盟的“万有青年烩”
  
腾讯文化:你们整个团队是怎样的?你们还有一个很爆棚的活动叫“万有青年烩”,今年发展如何?
  
姬十三:我们团队目前有90多位正式员工,和普通的互联网公司一样。万有青年烩的活动我们已经做了40期了,走了八个城市,一直在坚持。每次都是和青年人做面对面的分享交流,一群人在一起面对面交流的气场和感受,这是互联网永远无法取代的。
  
今年我们会举办万有青年烩的年度大会,在过去一年里,我们从万有青年烩出发,衍生了很多项目,我们授权一些高校自己做万有青年烩的活动,我们提供知识、宣传、嘉宾甚至一些财务支持,有近20个学生社团参与进来,甚至有的学校自己也成立了万有青年协会,我们鼓励多元模式的发展。这个项目做了两年的时间,我们每个寒暑假都会拿出一笔钱和资源,帮助学生们去实现他们的梦想和计划。
  
腾讯文化:你们改变了很多观念,大家也会关心你们怎样营收?
  
姬十三:这个问题我们经常会被问到。坦率来讲,我们正在探索中,还没有找到一个成熟的解决方案。果壳网目前是一个小众的垂直网站,我们聚集了很多有影响力、有传播力以及爱好科技的年轻人。这个品牌和这批青年人是有价值的,过去我们和很多科技品牌联手做一些事情,他们也在我们网站上投放广告,过去一年我们的营收还可以。目前我们处于比较平稳的发展状态,也在不断寻找好的机会。我们觉得有压力,但机会也挺多。
  
果壳创新之道:顺应用户需求自发生长
  
腾讯文化:果壳网给人的感觉特别新鲜,汇聚了很多奇思异想,让人眼前一亮。你们是不是每天都在产生很多新的想法?
  
姬十三:果壳网最大的财富就是汇聚了一批有活力和创新精神的年轻人,这批年轻人中有的年龄很小,刚才提到MOOCs社区里有大批的中学生,他们却做着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
  
果壳网很多产品是通过用户的需求自发生长出来的,比如包括刚才提到MOOCs社区的概念。其实是来自于一年前果壳网友自发形成的一个学习国外课程的小组,他们的视野甚至比我们广得多,我们慢慢地看到这个小组成长,才决定出手做这个产品来满足用户的需求。果壳网很多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生长出来的,因为有这样一批年轻人在,我觉得不用愁没有新鲜的想法。
  
整个果壳网现在有几百个这样的小组,当然有大有小。给我们带来很多新的想法。我喜欢和大家在线下面对面交流。包括我这次寻访了很多学校,同学们也给了我很多好的意见。这个是互联网交流无法取代的。
  
腾讯文化:纵观整个互联网大环境,你对今年的网络环境有何感想?
  
姬十三:从整个格局来讲,互联网处于更加注重实用和娱乐的一种氛围。但是我们也看到有很多小众的网站的存在,一些很有活力的青年人的社群存在着。他们所关注的话题也许非常不一样,有关注经济、文化、社会的,也有一些关注个人兴趣和个人成长的。但我明显能够感觉到这些充满活力青年人的存在,而且比五年前多了很多。他们的存在比过去更加有机会去影响更多的人。他们就像是一朵朵小火花,在未来一定会连到一起,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而已。国内现在学习的人很少,他会自发的在各个城市举行聚会,包括MOOCs,可能一个小城市里面只有十个人通过互联网在学习国外的课程。他们十个人就会聚会。
  
我前几天在清华演讲,有一个小孩站起来非常激动讲述自己的故事。她是一个高二的女生,对生物学和科学非常感兴趣,她业余的时间会到中科院的实验室帮忙,甚至在寒暑假的时候跑到国外的实验室呆着。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对话,但她的成绩很一般,甚至学校的常规考试都应付不了,家长和老师给她很大的压力,希望她收心学习应付考试,她自己非常困惑。当时在场的很多清华大学生建议她想办法留学,不要参加中国高考,认为像她这样的经历和背景在申请国外学校的时候是能加分的。她甚至完全可以通过MOOCs来学习课程。所以我觉得当下的环境给年轻人创造了更多机会和可能性。
  
腾讯文化:MOOCs给很多反叛现行教育体制的人插上翅膀。
  
姬十三:我们有一个管理员他很有意思,他是一个普通的在职人员,物理学背景出身。可是他对计算机很感兴趣。所以他在业余时间学了40门课,拿到40门课的证书。他前一阵子跟我参加长沙的计算机大会,他说我虽然是物理学毕业的,但是全国的计算机大会所有老师讲的方向我几乎都了解一点。他这样的一个背景,他想利用这样业余的东西去改行,甚至去申请国外的学位,这都是有可能的。
  
腾讯文化:你是我们2012年“时代知行者”,您如何理解“知行者”?
  
姬十三:我想用两个词来描述“知行者”,第一个词是“学习”。要获得首先得学习。我今年36岁了,过去一年对我来讲也是学习的一年,我看了一些和学习方法有关的书,效益会更高。看世界的角度也会不一样。包括MOOCs,包括我们社区那么多的年轻人的存在,我自己一直在学习,也一直倡导终身学习的理念。另外一个词是“启蒙”,果壳网一直在做启蒙的事情,学习也是启蒙的基础。我们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