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泳:防止过度竞争导致社会冲突

谢泳:防止过度竞争导致社会冲突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社会在各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经济成就世界公认。但目前整个中国社会,行行业业处在过度竞争状态中,如果不及时警觉和调整,将会使未来的社会结构非常危险。

竞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的基本动力,没有竞争,社会很难进步。古老的竞争,多以残暴的方式完成。到了现代社会,竞争以公平为竞争的合理逻辑,得到社会普遍认可,至今还是社会发展和阶层流动的主要方式。但我们必须清楚,人类发展和进步,如果始终以竞争,特别是激烈残酷竞争为主要方式,很可能会导致人类社会生存状态的恶化。我们不简单反对竞争,但我们要警惕所有社会领域始终处在过度竞争状态中。中国社会在经济发展后,社会普遍感觉幸福感降低,焦虑频生,在相当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的社会过度竞争无处不在。

公平竞争不可能消失,它在今后相当长的阶段还是社会发展和阶层流动的主要方式,但社会发展,要警惕盲目竞争和过度竞争成为社会进步的基本方式。

竞争的基本原因是优质的社会资源还处在相对稀缺的状态,所以努力生产,让整个社会在物质基础方面尽可能达到满足和富裕程度,无疑还是我们追求的方向,但我们必须自觉,物质基础的程度有其限度,人的欲望没有止境,所以在物欲面前,社会要倡导简单纯朴的生活,要提倡一点清心寡欲。设计社会和管理社会,不能以过度竞争为简单的管理手段,在相当多的领域,应当以降低、减少竞争为追求目标,比如学界,要尽可能减少结构性分层,不要总在同一类群体成员中,人为分为三六九等,如各大学所谓的一二三四级教授分类、各类以“江河山川”命名的学者等。这些简单鼓励过度竞争的手段,常常与原初的设想背道而驰。

在各类学生群体中间,从幼儿园到高考,中国社会始终处在过度竞争当中,这当然有其现实基础,但在指导思想上,如果管理阶层能够始终以平常心看待社会成员,行业和阶层流动中,不以地域、户籍、学历以及学校的名声来衡量所有社会成员,则过度竞争会适度减弱。比如学历,在职业选择中,除少量专业特别严格的行业外,社会不必对所有成员的学历作苛刻限制;对学校名声的看重,要多从经验和事实出发,不必过度强调非“985”“211”一类所谓名校。说实话,这种人为将中国高校用行政手段设置等级的作法,负面作用,日益明显,已到了需要反省的时候。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这个分等概念出现,中国高考的竞争会适度减弱,在高校之间,人为鼓励过度竞争,其实是对中国未来不自信的表现,也是对中华民族未来不负责任的。

中国是大国,我们的人口基数和崇尚教育的优良传统,使我们人才出现的概率有基本保证,在这个前提下,一切人为鼓励过度竞争的方式都需要慎重。

竞争本来就伤害人情,过度竞争则在强化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如果整个社会所有行业均始终处在过度竞争状态中,很容易导致社会分裂,导致社会缺乏幸福感觉。人是生来追求幸福的,不是追求竞争的。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