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问高考作文

拷问高考作文

命题与评分机制存系统性缺陷

高考结束,余温犹存,与往年一样,高考作文迅速成为热点:“爱迪生怎么看手机”、“根据大豆写作文”、“同学间的人际关系”、“过一个平衡的生活”、“上善若水任方圆”……语文科目考完后,这些各省市作文题第一时间在网上公布,随之而来的即是“人人写作文”的盛况,以及各种真真假假的零分和满分作文的集体涌现。面对这每年一次的公共话题,人们不禁要问,高考作文惹了谁?

分数究竟怎么评

高考作文为何会引起全民热议?除了“举国高考”本身外,“最表面化的原因是数理化外语等,许多人不懂,大众能看懂的就是语文,而语文中的作文最具有说服力,社会各界都可以发表意见。”去年曾以一篇万言信——《这样执著,究竟为什么》引发学界关于教育大讨论的高级语文教师杨林柯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此外,某种程度上,作文是高考的一个缩影。“这些年随着社会阶层固化的加剧,社会阶层流动的通道只剩下高考似乎还能起一些作用,关注高考作文也是社会对教育的关注,希望从中看出教育改革和变化的信息。”杨林柯说,“再有,高考除了为高校选拔优秀考生外,也是对社会价值观和精神走向的一次总检阅,而作文最能说明问题。”

那么,备受关注的高考作文是如何评分的呢?以北京为例,今年高考作文仍分四档,一类文大概50分至60分;二类文40分至49分;三类文30至39分;29分以下为四类文。阅卷组在试评中挑出十余篇作文,当做各档的“标杆文”。据北京高考语文阅卷小组副组长漆永祥介绍,两位评卷员会对同一篇作文“背靠背”式评分,若两人给出的分数差距达到或超过预先设定的差值允许值,这份答卷将由电脑自动派发到第三位评卷员进行三评,若仍无法确定分数,将进入仲裁组进行评定,有些标新立异的作文可能会最终进入到五评。

然而,多年以来,由于阅卷压力大和套路式写作等原因,高考作文评分总会出现分数“趋中率”过高的问题——即二类文占比例过大。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曾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高考作文趋中率太高,相当程度上已失去选拔的功能,许多省市二类作文卷占75%-80%,评分等级的这种非正态分布,不能反映考试水平,对考生很不公平,北京市城区重点中学高考作文平均分数与远郊区县一般学校相差也就1—2分。

杨林柯拥有25年教书生涯,参加过十余年高考阅卷工作,他告诉本报记者:“有些事大家心照不宣,毕竟阅卷任务在那放着,不快不行的。每篇作文一般不会超过1分钟,这一方面和阅卷技术提高有关,另一方面和高考作文的训练模式有关,就我的感觉,70%左右的作文基本是一个套路,没什么创新,面对精神流水线下的产品,评价快也是自然的。有一年,两个博士生说他们的阅卷速度,一个每篇21秒,一个每篇23秒,我是45秒,但已是我的最快速度,这种快速评价不利于优秀学生,也影响了中学语文教育和作文教学自塑精神的积极性,导致语文教育质量越来越下滑。”

作文究竟考什么

直到6月6日,高考前夜,北京四中语文高级教师连中国依然会接到不少学生和家长的询问:今年高考作文是否会写“中国梦”?“有不少考生干脆写出了自己的‘中国梦’,拿给我看,让我给出分数。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会坦诚地讲出我的看法:2013年,出‘中国梦’的可能性是很小的。”连中国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我希望大家不要简单理解高考作文的命题。”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大多数学生不爱写语文课上的作文,甚至在学生中间曾流行这样一句话:“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于是,各种各样的考前猜题与范文背诵,以及虚夸的表达技巧,被灌输到学生脑中。一位考生告诉记者:“我们会背一些名人名言和作文素材,有时也会在考场上杜撰名人名言,那样比较有档次,反正阅卷老师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温儒敏就曾表示:“现在高考作文宿构、抄袭、套写成风。有位老师说自己找了三个名人——季羡林、霍金、苏东坡,让考生背熟这三个人的名言,经过排列组合,可以应对15个不同的题目。”

某种意义上,选择什么样的语言,就是选择什么样的思维,但应试教育下的作文考核,似乎难以判定学生的整体水平。“作文应该考学生的理解、立意和逻辑思维以及文字能力。国内高考某些作文考题本身立意较高,但是实行分省命题的各省水平参差不齐。或许作文能力根本不应该通过考试来体现,至少目前设计的考题和评分均难以客观评价考生水平。”学者张千帆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而在杨林柯看来,作文应该考学生思考的深度和广度,“而不仅仅是‘揣摩圣意’的能力和表面文字功夫和书写水平。往往越是有天赋的孩子在目前这种流水线式的评价体系中越是充满风险,因为有些问题不能想也不能说,这些孩子只能夹起尾巴,揣摩命题人和阅卷人的脸色说话,不敢真实表达自己的个性思考,只好说些无关痛痒的话。看看美国和法国的作文题,我们的高考题真是无地自容,我们教育的摸高线标准设计本身就比较低,这是教育大一统的必然结果。”

“我们相当多的学生,不关注语言,只关注做题;没有心灵,只有现实。”连中国总结道。

改革之路

与往年的“嘘声一片”相比,今年外界对高考作文的评价似乎冷静许多,“这么多年,高考作文题变化很大,需要好好总结,从学理上去研究和提升,而不只是传媒炒作一番就过去了。当然,如何从政策上保证,物色和建立确有专业水准的命题队伍,更是非常要紧的。”温儒敏在博客中写道。

近年来,高考作文改革不断被人提及,下一步该如何走,似乎仍然是个未知数,专家学者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在招生体制难以撼动、大学自主招生难以实现的背景下,我觉得高考作文改革应该提高作文在语文中所占分值,占100分如何?能否写两篇不同类型的文章?别再考那些弱智的选择题,另外50分让给阅读背诵即可。只有作文分值高了,学生才会去积极读书,坚持写作,教师才能放开束缚去教,克服语文教育多年来少慢差费的弊病,语文教育教学的精神价值也才能真正落到实处。”杨林柯说,“另外,高考作文命题要努力触发学生的公民思考和公共关怀,培养公民意识,考那些常识和矫情的东西似乎要求太低了。这一点,大陆应该学学台湾和香港。”温儒敏也曾表示:“现在英语是150分,语文也是150分,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此外,也有学者表示,作文并非检测语文水平的唯一标准。“在解决考题和评价标准公正性等问题之前,应该停止作文考试。”张千帆告诉记者。

几乎可以肯定,关于高考作文的讨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下去。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