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瑟:十二年目睹校园之怪现状(4)

卢瑟:十二年目睹校园之怪现状(4)

2月10日   幸福的托马斯

大年初一,又见冬日暖阳,是个拜年的好日子。收拾行装一身轻松,打票去外地。高铁迅疾,列车穿行不息,看到一个老人独自伫立于天桥,久久注视下面忙碌的车站,不知为何;也未来得及多想,赶车要紧。

电梯、检票、电梯、上车、入座、开动……堂皇的大车站,人就像输送带上的煤块、生产线上的产品,有条不紊,分毫不差。车厢温度很高,广播准确甜美,服务热诚到位,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连旁边的小孩子都满足地说:“我又坐托马斯了!又坐托马斯了!”爸爸妈妈一起问他:“是不是很开心?”孩子大笑,前后蹦跳……车厢里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可托马斯,不是电气火车啊。托马斯和朋友们大都是多多岛上的蒸汽小火车,“呜呜呜”地响着汽笛,慢吞吞地传递欢乐。蒸汽时代的火车,留给我们实在太多的美好。

那时整个城市都穿行铁路线,早中晚各有一两班火车通过。每到这时,一大群孩子奔跑在铁轨两侧,捡石头、走独木桥、比胆量,最多时,面对即将冲过来的火车,我能连续跑三个来回,心脏狂跳,充满狂喜。再大点,就敢模仿铁道游击队直接跳上火车了。大胡子伯伯拉响汽笛,放出一大片蒸汽,我们便像野狼一样仰天长啸,放肆而快乐。

然而出远门就是大大的受罪了。那个拥挤的年代里,等车、让车是莫大的痛苦。某个不知名的小站,干等一个多钟头,让一些名字叫“特快”的专列呼啸而过,小小的心灵里产生了最初的不平:凭啥?不过那时认得了很多字,就是在那些漫长的等待里一个一个认会了的。至今火车掠过那些站牌,心中都有些莫名的怅惘。

如今坐在这号称几万块的座椅上,享受着拔地而起的中国速度,那个蒸汽时代的幻梦反而更清晰起来,令人怀念了。看着身边为高铁欢呼的孩子,或许,这就是所谓“代沟”了吧。

托马斯永远幸福着,只是活在不同的时空里。

2月11日   主任是什么?

过年嘛,免不了吃吃喝喝。今天大年初二,一大早车流汹涌,路上满是归心似箭回娘家的人们。其实现在过年和平时吃的也没啥区别,图的就是个气氛,难得不必计算开怀畅饮,吃完这几顿,一家人再各奔东西。吃得多了,酒足饭饱之余,胡思乱想的毛病又上来了。

据说上虞市教体局局长宣某因艳照受人勒索后报警而被查办,坊间盛传40多个与之有染的女教师都是为升迁而主动出卖色相……呵呵,吃不消了,再传下去就该有细节描写了。

这无疑是个好素材,给那些一两块钱一份的法制故事小报最适当了。一个编辑,一个下午就可以给它整出几千字来;不过恶意且低下的文字是为我们所不齿,还是由他去吧。

不明白的是那些个女教师,好好的工作不好好地做,偏偏要陪吃陪喝外加投怀送抱。去之前怎么不好好算算:一个普通年轻老师一年拿多少钱?5万差不多了吧。倘若步步升迁最多达到副校长、局里某处干事,一年10万,再外带些灰色收入,还可以更多吗?更何况宣局长一手提拔,各路神仙纷纷捧场,一年四时八节,不要孝敬吗?最后,能比普通老师多多少?还时刻谨小慎微,偷鸡摸狗,担着家庭破碎孩子受苦的风险,干着见不得天日的龌龊勾当,值吗?

所以常常有年轻一辈吹嘘些陪某某领导吃饭的故事,引得周围人一阵艳羡,只恨自己没机会接近上差大献殷勤。“赴宴”、“赶饭局”、“请领导吃个便饭”,这真是教师群体里相当流行的时髦语言,似乎还意味着一大群王八里,又一个踩上了别人的壳,抬高了自己。

事实也无数次证明:会来事的,会吃饭的,会陪领导休闲娱乐找开心的,一个个都挪动了屁股好像高常人一等。主任们越来越多,副主任逐年增加,实在不能加了就新增干事,一个“大处”6个人,真正干事的最多2个,剩下那4个整天流窜,逢人就说:“我都忙死了。”年底绩效考核,标准在一边晾着,拿得多的都能找到“多劳多得”的理由。经济地位高了,说话自然也牛,连集会讲话都要学生称呼他们为“某某主任”。最后连学生们都说:“学校里怎么那么多主任?搞都搞不清。”“老师你怎么混的,连个主任都当不到。”

是啊,老卢我不会吃喝,不会来事,不会逢迎,不会昧着良心说瞎话,最倒霉的还是个男的,连可以出卖的资本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当个“主任”呢?

算了吧,普天之下这么多“主任”,也不缺我一个。而宣局长提拔的美女主任无疑都是要下来的,免得误尽苍生。有人说:得高度关注教育部门领导干部的权力问题。也有人说:得加强监督成立新的机构。其实知易行难,真正要做到全局上的改变,为教育创造相对良好的环境,绝非一人一事可以成功的。但愿清醒的人越多,改变的可能就越大。

我不是“主任”,我是自己的主人。

2月12日   开博的领导,悠着点儿

网上说,北邮校长方滨兴到微博给网友拜年,收获了无数个“滚”字和讥讽。其中一位网友的评论较为中肯:半生赢得千夫指,一事修来粪土名。

诸君哈哈大笑之后,更应为这么有才的对联叫好,并附带一横批:“滚滚红尘”。

方校长,你究竟做了什么,竟蒙此“不白之冤”?老卢我真要为你叫屈了。想你一校之长,只手遮着半边天,北邮虽大,只任你一人横行。你客气,人必恭敬之;你生气,人必敬畏之。翻云覆雨等闲间,岂是俗人可能比?谁人如此大胆,竟敢拉帮结伙糟蹋你的地盘,拉屎放屁留下2万个“滚”字;这么多坨,你的微薄都快成奥格阿斯牛棚了,就算你是赫拉克勒斯,也得忙活老半天吧。

方校长,人称你“中国国家防火墙之父”,还是作出过卓越贡献的院士,如此头衔,小生只能五体投地任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了。无奈高处不胜寒,难得心情舒畅起舞翩翩,就招来屎尿一身,可想心情郁闷之至。不知北邮有多少在校学生,竟能发出如此多的回复?还是您老人家在外圈地太多,引来无数抗议才有今天这般结果?想你读书一世,奋斗半生,好不容易功成名就,本是吾等后辈之榜样,孰料晚节不保,天下议论,其中是非,是否应当深省?

方校长,你实在是个忠实厚道之人。高校校长,国家院士,多么大的权威,竟然有那么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不把你放在眼里,恶语相向你还不去反击,这样的领导真正不多的啊!换你到我们中小学试试:百十来个人的单位,网上一样有博客;只要你作过讲话或上过课,那后面评课啊感想啊争先恐后,就怕不把你甜死腻死;你一声令下,网上一片颂扬,你再一声令下,网上一片白茫茫。这滋味儿,方校长这么忠厚,肯定没尝过吧?还是下来的好,想干什么都没事,真的。

说了那么多,小生绝无冒犯之意,也再无进入北邮求学之可能,一切议论,皆是出于天下草根的本心。圣人曰:闻过则喜;习总也说“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忠言逆耳,大人大量,不要计较哦。

所以说嘛,开博的领导,千万,悠着点儿。

2月13日   过年就去博物馆

年初三过去了,昨天早睡,要让小老鼠们抬轿掌灯娶回新娘子。想想多有意思的风俗,如今已不是很多人熟知了吧。于是临时决定,灶神爷下凡这一天,去博物馆转转,过个不同以往的年。

人不多,气氛挺好,大多是父母带着孩子。领票后,看见一群人簇拥着中间一个大腹便便的领导,才下车,就有解说员主动上前领进门去,边走边讲。滔滔不绝之际,领导不断点头,面露微笑。“军乐器”、“礼乐器”、“贵族装饰”、“河姆渡文明”、“武王分封”、“南渡”、“北伐”……那么大容量,专业加爱好出身的我跟着听都累,领导,点头如啄米,不累的啊?

毕竟是博物馆,搞了个蛇年专题展,年俗追根溯源,样式新颖有声有色,着实长了很多见识,实在不枉此行。虽然展品常年不变,但要真正了解说出点道道来也不容易。件件铜锈剥落的器物,流淌着一个民族千年不息的梦想,祖先化为尘土,后代薪火相传。有人说博物馆是个让人庄重起来的地方;过年能有这点庄重,也是很有意味的。

倘若平时就多让孩子们来玩,无形中就能健全人的知识素养,使其所学的根基更加牢靠,以致成年之后也对这些充满探索的兴趣。所以,学校是不是可以多组织些这样的课外活动呢?

“不要找事做!出了事你担不起!”老教师很负责地劝我。

“作业都来不及,有时间不如早点放学。”学生们都是这样的呼声。

“又不好玩,就那么几件东西。”年轻点的老师也这么说。

于是在我的印象里,学校已经有十年没有组织去过博物馆了。那几尊大炮早已不知移去了何处,也没有人关心。后来我上课讲本地军民英勇抗击外国入侵气壮山河,孩子们像听稀奇故事一样看着我,好像我说的是全新的知识。

后来又不知谁做了件好事,出了本乡土教材——《文化江苏》,图文并茂,写得很好。然而老教师“人老气弱”,动不动就“被上课”,不是考数学就是做作业。难得上了课又不能太活跃,免得个别“神志不清”自愿被“洗脑”的“好学生”告状,于是只能抄写,不停地抄写,无论好差班全部奋笔疾书,到最后考卷一张井井有条。我就想:如果江苏文化可以这么抄写,那文化江苏的崛起真正可以是神话一则了。

有次我问学生:“这么多图的书,蛮好的啊,这个课好玩吧?”

“好玩个屁!抄死我了!”“不如上语文,听你吹牛。”学生这么答。

呵呵,语文竟能有这么高的地位,超乎我的预料。

所以,既然学校没了这活动,咱就自己去,带着孩子去,让他们一次次观察,一次次牢记,在惊奇的目光和智慧的思索中,饱满我们的生命。

过年,就去博物馆。

2月14日   漫天情人节

情人节的花样真正是与时俱进的。

从最早的概念引进到现在完善的情人节经济“体系”,各种配套的宣传无处不在,连六七十岁的老人都知道:小年轻今天有情况了,要过洋人的情人节了。

据说洋人的情人节至少有五种以上的来历版本,其中三个以悲惨的结局昭示人们珍视爱情。“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在这个大地春回的日子里,我们也曾经和他们一样,无休止地消费着爱情。我们的拿来主义是十分高效的,管它什么悲壮崇高,统统拿来消遣消遣,好玩就行。

然而一年一个情人节似乎嫌少,于是农历七月初七“七夕”就又一次撩拨年轻人的消费冲动,再一次铺天盖地地宣讲起爱情。可是仍不足够,1月11号、11月1号、11月11号这三个光棍节也成了可以过节的理由。还有吧?对了,正月十五元宵节也是中国传统的情人节,都拿来过过吧。小城大爱、大城小爱,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

不由得想起《孔雀东南飞》,想起“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有“许仙与白娘子”,“张生与崔莺莺”……脑海里回荡起《梁祝》的旋律,明白其实每一段真正的爱情,无疑都要经历心灵的磨难,历尽艰苦才能得成正果,而很多时候也是以悲剧收场,留下永久的遗憾。心海翻腾追忆过往,向不可能重来的人生道一句:“你好,哀愁。”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也正因了这个铁律,才使生命极其有限的我们更向往“永远的幸福”。爱情,必是先苦后甜,才能自觉,才能珍惜。

想想学校抽屉里还保存着一些学生的情书,实在真有些可笑了。“放心,我会永远爱你!永远永远!”“天地作证,我对你是真的!”……字迹歪歪扭扭,常有错别字。我常常会叫他们重抄一遍,订正好错字,然后当着我的面说清楚他们的爱情有多么真诚、能坚持多久。他们涨红了脸说完不到一年,或者毕业以后,大多分道扬镳不愿再提。小孩子过家家,没个长劲。每到回来看我的时候,我都要假装板起面孔教训下男孩子,调侃调侃他们的“永远”。

如今孩子们的花样也多了,羞羞答答的表达几乎看不到了。纷纷扰扰的形式很容易让人忘却了初衷,迷失在群体的盲动中。有人说:与其说孩子像他们的父母,还不如说他们更像他们的时代。

我也相信,总有一天,爱情不再需要表演,我们可以回归自我,返璞归真。

2月15日   朝核:喜不喜欢我放炮?

说到这个话题,实在才疏学浅,实属一孔之见了。

朝鲜这个“小兄弟”,妄自尊大了那么多年,好像一拥核就强大起来了一样,几次三番地射火箭、搞核爆,唯恐国际社会不关注他,隔三差五就要来那么几下子,让周边和美国烦恼得不行。于是“五毛”们大力鼓吹要支持独立发展强国强军之路,让“猪蹄(主体)思想”大放光芒。马上引来了欧美普世价值群体一致围殴,声称流氓国家久必为患,必须立刻断奶制裁小国狂人。这几天地下核爆可能引发的水污染,更是让善于一惊一乍的国人陷入对东北大米的质疑中。

其实孰是孰非并不重要,能吸引眼球,“伟大英明”的金正恩大将就已经达到了目的。

作为东北亚经济区最后一个不确定因素,身处整个世界都高度关注的经济处女地,朝鲜这张牌总是摆着一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架势,若隐若现,故作姿态。可惜败絮其外,又外强中干,人民活在非洲,领袖站在天外,还有百万“雄兵”枪不离手杀气腾腾,给我们感觉:这国家,哪儿需要救济,宇宙都能摆平。可记者问起连年灾荒人民饿死政府有何作为,一个个缄口不言顾左右而言他。制度永远优越,领袖永远英明,山呼海啸表达忠心,热泪盈眶表现纯情。一有机会,要几万吨大米;再有条件,放两颗卫星。伸手就来,张口就有,连核爆这么高端的玩具都能用得得心应手,也难怪国内那么多金正恩的fans,都夸他“危机处理能力一流”。

作为朝鲜最大的倚靠,中国常常为人诟病,差点担上资助流氓国家的罪名。其实朝鲜放那么多炮,方向都朝着太平洋,你说那是放给咱们看的吗?需要吗?历史上的屈辱感和朝鲜民族的自尊都在有意无意地推拒着中国,而对大洋彼岸心向往之。毕竟,美国从没有领土的要求,而中国,一定是个巨大无匹的领袖。所以,做惯了小弟的朝鲜自然要在发展的机遇来临时找个更厉害的老大,以此来提高在周边各国心中的地位,让大家都来送钱送粮给糖吃。春秋时期的宋、郑、陈、蔡等小国,不都是朝秦暮楚在夹缝中求生吗?谁是老大不重要,给钱就行。于是就常常勒紧裤腰带放放炮,反正都是老板姓的肚子,放过了看你们六方会谈有什么反应,不行就退出,你们总有一个会过来哄哄我。美国人不会放弃进入东北亚的机会,朝鲜更不会放过亲近美国的可能,于是一来二去互抛媚眼,勾搭成奸就是迟早的事了。所以一直有清醒的政论家说:如果朝鲜全面开放,那东北亚地区第一个投入美国怀抱的,一定是朝鲜。他会变得超乎我们的想像。

国际大事常令我类比起身边的“小人”小事。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换了个领导,原先的利益派别一定会迅速重组,各人敏锐的观察和转向的速度丝毫不亚于金正恩大将的智慧。想起年前蓝校长的干儿子一脸懊丧地说:“蓝校要退了,好日子真是过得快啊。”旁边“恶趣味之王”小刚一脸坏笑:“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哈哈哈哈!”其实这小子以干爹起家,谁是干爹还不都一样?拼爹时代,干爹一样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记得张飞大骂吕布“三姓家奴”,张飞耿直,该庆幸遇见了刘备,这满世界的董卓曹操,能正直地活着真不容易啊。

所以朝鲜,含情脉脉地撅起屁股放了几炮,还回过头来问问世界:“你们喜欢吗?”cao!咱不看,任他表演,无人喝彩,叫他自讨没趣,把裤子穿起来说话才好。

2月16日   三桌900,免得痛快!

看凤凰网消息:10天前,因用公款招待乡党委政府的领导,巴中市巴州区玉井乡中心小学校长汪某,被区教育局免去校长职务。据了解,这是巴州区教育系统狠抓作风建设以来,因为公款吃喝而“倒下”的第一人。

网上已经有人为900块扼腕叹息了。据说21个人才吃了900块,办公室主任签了字,于是业务能力还不错的小学校长就被免职了,这样是否有点太过?

其实不然,窃以为,免得痛快!

小小校长,胆大包天,自以为业务精熟,得寸进尺,竟敢花人民的血汗肥自家的肚肠,国法党性,颜面何在!其职可免,其心可诛。莫说900块,就是花了9块买了21个水果糖,都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各级反应迅速,闪电免职,通报全县,雷厉风行之举,可谓痛快!

小小校长,罔顾政令,顶风吃喝,率先倒下,纵有万般理由,无需同情。1人30块标准很少吗?上级检查一定要吃喝吗?酒酣耳热就可以好办事吗?人情可以大过原则吗?还是巴州区教育局负责人讲得好:汪校长讲了人情,但忽视了原则……如果不及时踩刹车,理不清人情和原则之间的关系,相信还会有人为自己的行为埋单。唉,一校之长,连风向都分不清,当得什么领导?还是免了痛快,少受活罪奉献社会得好。

小小校长,不自量力。和尚摸得,为何我就摸不得?21个人,就免你一个,咋了,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别委屈,免你是教育你,不免别人是网开三面,这个太高深,搞基础教育的人不明白。再说了,谁让你请吃饭了,什么都按老规矩办,教育怎么能进步?世界变了,还不跟上,这样不与时俱进的干部还是免了痛快!

倘若各地皆能如此,厉行节约,那从今往后,我神州大地,再无胡吃海塞、浪费扯淡,各级效仿,人民拥戴,团结一心,创造廉洁奉公的好时代。

这样,三桌900的汪校长,免得真值了。

2月17日   读不进去,别折腾

常常有左邻右舍问来问去:“哎,你们家最近上的什么小课啊?”“舞蹈还是英语?”“学的什么乐器?都几级了?在哪里上好啊?”……喜欢卖弄的连吹带蒙介绍生意,保存实力的一概否认哼哼哈哈。好像大家都在忙小课,不忙便是不正常。特别是哪家碰上小升初或中考,那忙活,全是人民币在飞啊。

据说我教的班上,有两个补英语的孩子,一年费用超过2万,都是老外手把手,VIP的待遇。每个礼拜赶去上课,几年下来从不间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志在托福雅思,其实每次大考小考都不超过45分。唉,这么多钱,至于吗?老卢我真替这些银子冤枉,汇率这么低,真便宜了这帮洋鬼子。

听说楼上好班一挺好的孩子,数学都快满分了,不是全班第一就是第二,家长还心有不足,常常要孩子补课。要是哪次期中期末没考好(微小的退步),马上在家里骂人,立刻换家教老师。听说连狂人大倪都招架不住,主动提出要家长另请高明。反正我就看过那孩子两次,瘦得像豆芽菜,一直低着头,老师说什么都点头,嗯嗯啊啊的。结果一进初三,成绩直线下降,比A股下挫得还快,估计那家长要疯掉了。

有回一个小朋友跟我发牢骚:“老师,其实我根本不想去倪老师家补课,烦死了!他非要打电话给我爸,我爸就回来骂我,每个星期都要跑……”我说:“打住!我没听到。”

后来上了班的孩子们回来看我,拎了些小吃,我说有心就行千万不要花钱,这帮考试从不脱离最后10名的超稳定男生,现在个个都还不错,至少生活自立,不要家长操心。我说当初你们为什么都不去补课了,最差的那个拿腔拿调地说:“人,就是要有自知之明,读不进去,就不要浪费钞票。”

其实到处都在补课,老师也知道最多关于补课的故事。天下父母心嘛,可以理解。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要冲向塔尖成为明珠的;只要努力过了,确是凡人,又何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呢?

所以,我们的价值观,常常会被自尊和奢望所扭曲,让孩子的人生白白走了很多弯路。

只要身心健康,自立自强,就够了。别折腾。

2月18日   废纸与学案齐飞,称砣与心肠一色

开学啦!各位童鞋,卖废纸的时间又到了。

“新年好!新年好……”收废纸的小老板满面春风逢人就招呼;想你们小小的知识分子,少个十斤八斤还不是小意思。大大的麻袋装着一摞又一摞没写的学案、试卷,满地都是散落的纸张,最后就换来一张绿色的五十块。老板还一脸吃亏的模样,其实刚才老卢我一提,至少少了俺们10斤;看他那黑黑的秤砣磨得闪亮闪亮的,秤杆都还没翘起来就松手了,老板,大过年的,心肠有点黑哦。算了,人家也得花点儿才能进得门,就不计较了。于是众人欢欣鼓舞,可以拿来换点好吃的了。

干净起来的办公室又要重新上演一样的戏剧:印啊印啊印、堆啊堆啊堆,最后卖啊卖啊卖。我不知道那么多的“废纸”究竟可以折算成多少课大树,我们这些貌似无辜的人到底该负多大的责任。但那似乎是很久远的事情。

最直接的,就是这些怪胎式的学案,食之无味,弃之可喜!

每节课都是一、二、三、四,每篇课文都是预习反馈、整体感知、深入分析、总结作业;模式之僵死,令人呕吐!

每堂课都要不停地“听写”,每道题都要准备好检查,从头写到尾,每天如此;书写之辛苦,令人厌倦!

每道题都要批改,每个人都要造假,不仅打钩,还要打叉,改完反思,装订成册;风气之流行,令人无奈!

无一题来自原创,无一份用心安排,搜、拷、贴、印,完成任务;多、慢、差、废,纯粹跟风。上下一心,惟命是从,无疑议,更无反对,无数的课堂时间就被无情地消耗掉了。然后,连续开会,改进学案,接着折腾。

不知多少人已经发出过取消的呼声,只是网络上一呼百应,生活中噤口不言。曾经有几个专业的领导旗帜鲜明地提出过反对,得来的回应就是连“便饭”都被晾在一边无人敬酒了。老何点起一支烟,慢悠悠地说这里有些经济上的原因,不要插嘴。哦,这么一说,我又想起那黑得发亮的称砣了……

好吧,咱小民,不挡您财路。只是,年年废纸年年卖,年年学案年年扔,我们不止心疼,还知道对错。

2月19日   老天爷,这就是您的不对了!

亲爱的老天爷:

您好!斗胆给你写封信,别生气啊。

昨夜大雪,今早阳光普照。多好的日子!

但是,但是,今天要报到哎。千家万户的孩子得踩着厚厚的积雪来学校,先雨后雪那么湿滑,滑倒几个倒也没什么,可那些放心不下出来“护送”的老人呢?最要命的是,第一天报到就要考试,考寒假作业,一连几门3个钟头。俗话说“雪后寒”,孩子们要在空荡荡的教室里这么长时间,估计多少有一些感冒着凉的。我说老天爷,这就是您的不是了,别怪我草民说您,早不下晚不下,为啥就下在报到这一天呢?

再说了,就算您下雨下雪下雹子,咱这小单位,上不上班连个短信通知都不会有的,算不算旷职得自己跑一趟证实,那些个处啊科啊干事啊,才不干啥事儿呢。老天爷,您还不如不下呢。

还有,今天早上就不下了,阳光很好的,可俺们的领导那么迟都没有来。路上积雪是吧?汽车难开是吧?我说老天爷,这也是您的不是了,别怪我说您,干嘛不接着下,下大点儿,也让咱们都歇会儿;省得那些个老教师辛辛苦苦大早赶得来,您这让辛苦操劳的领导们情何以堪啊?

还有,还有,明天要开学检查,咱们的国旗下讲话可是大大的亮点啊,就等着阳光明媚的大晴天了。可照这个速度下去,估计明天场地仍旧湿滑,集会有可能泡汤。唉,我说老天爷,这算不算您的不是呢?这个时候下,您还让不让俺们展示展示啊?

老天爷,您千万别怪我,我就一草民,衷心喜爱您的大雪,只是有点疑惑罢了。

愿孩子们玩得开心,他们才真的爱您,您说是吧?

草民  卢瑟

2013年2月19日

2月20日   强烈建议:取消寒假作业!

统一发放的寒假作业,取消了才好!

理由NO1:挤压时间,负担沉重。寒假总共才20天不到,中间还夹着个过年,前后都有胆大的见缝插针地补课,孩子们能自己支配的时间所剩无几。一门课出20张纸,四五门就多了,光写就够呛。俺们体谅孩子们辛苦,放假前利用期末复习时间就讲评一大部分、删掉一小部分;也有那缺心眼的,大手一挥叫人家全写起来。你这是“减负”啊,还是加压啊?

理由NO2:潦草应付,质量粗劣。时间少,自然就潦草。能空的就空,能抄的一定抄;天文书写,火星驾到。三行问答,五个字搞定:“写得很生动”。十个填空,一个答案就行:“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各位童鞋,你们可以这样吗?写了还不如不写。大好的春光,出去呼吸玩耍,还好强身健体,何必呢!

理由NO3:批改作秀,考试添堵。本来收上来就完了,现在又要什么“精批细改”,还要考试!折腾个啥啊?孩子被逼无奈,老师作秀造假,一起忍受,一起添堵。

您说,这个东西,劳民伤财,无益身心,该不该取消?

倘若您说家长总会让孩子去补课,这时间不抢白不抢,您这是强盗啊、还是强盗啊、还是强盗啊……

倘若您说您这题都是原创,颇有考试价值,那干嘛不平时就亮出来惠及众生呢?你这是地主老财啊,还是旁门左道啊?

倘若您还说大家都这么干,不出这个一定会出那个,那咱们可就没话了,这个还行,山呼万岁了吧。

2月21日   先生——老师——姐妹

《开明国语课本》真正图文并茂,大家风范,读来令人心向往之。“先生好!”“同学好!”颔首恭敬,谦谦君子,多好的启蒙教育。

想来“先生”是最长久的尊称,师长之威信就在这声声的称呼里。记得小时看到电影里毛主席称呼孙夫人宋庆龄为“先生”,还无知无畏地笑起来,当即就被长辈喝止,好好开窍了一番。后来自己成了“先生”,就突发奇想让孩子们也这么叫,听来很是惭愧:功底不足,读书不通,除了书上这点东西,并不真正比他们多懂多少。

于是还是喜欢读书,虽然不见得读出什么来。也自然就对爱读书有追求的长辈尊敬起来,见面都称“张老师”、“李老师”,从不带上那些个“主任”的头衔。因为向来认为:“老师”才是对其人的真正尊重;过个二十年,谁关心你是个什么“主任”呢?

然而,“老师”竟然也不吃香了。新年刚过,无事串门的“闲汉”最为活跃,其中人品尤其“出众”的“周扒皮”是逢人便聊,烂板凳一个。不敲门,乓一声推开,皮夹克、休闲鞋,手夹一支烟,进门大喊:“娟姐、萍妹,哈哈哈哈……”可怜办公室俩女人,平均年龄都快40了,居家妇女好不好,还“姐”、“妹”?“周扒皮”向来一毛不拔,除了卖嘴皮,不带一棵葱来;唯独春色满园尽管采,姐姐妹妹喊起来,到处都是姐妹兄弟,带动了那么多人跟着一起喊。全校姐妹一家亲,兄弟到处走,活像个近亲繁殖的大花园。不好意思,话说重了,真的像嘛。而且一来一去,软语轻盈,和谐关系随处显现,超和睦的。所以“娟姐”轻语:“你——来啦……”“萍妹”翻眼:“你闲得慌是吧?还想得起我们啊……”

我站起来,落荒而逃……

回家翻旧书,去寻一方安宁吧。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