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钱理群先生谈,中国教育缺什么?

许锡良:钱理群先生谈,中国教育缺什么?

生命化教育研讨会到了最后的非常精彩的一段,在我看来就是4月19日下午听钱理群先生的讲座:“从可以改变的地方开始”,讲座是让钱先生讲解及中间穿插与教师们的对话的方式开始的。那天,文质先生要我把提问及对话的机会多让给其他来自乡村的教师们。所以,我几次想提问的表示,都被主持会议的文质先生按住了。但是,我确实有一个问题想问钱先生。幸好,那天听讲座时来自乡村的小学教师呱呱就坐在我旁边。我赶紧写了一个纸条让呱呱送上去。文质先生看到是呱呱老师送上来的就接受了。我感觉到了作为专家身份,居然在这里要被剥夺提问的权利。心想会后一定要找文质先生理论一番。但是会议结束后,因为赶飞机,也就没有顾及上了。

我记得钱理群先生接到这个纸条后,从容不迫地念道:目前国内有人大谈中国教育缺什么这个问题,现在也请您来谈谈这个问题。

钱理群先生几乎是不加思考地说道(以下只能是大意,我当时没有作笔录):我以为中国教育中最缺乏的第一个就是“爱”,第二个就是“惧”。作为一个教师,要做“美的化身,爱的使者”。我小学与中学生活的里遇到过许多这样的老师,这成了支持我终身的力量。教师永远不允许蓬首垢面地出现在学生面前。应该成为美的化身的老师,能够给学生永恒的美好瞬间。从而给孩子们提供广阔的精神空间。我们这些可爱的孩子中间,将来还是有人要成为坏人的。但是只要在他们生命里的底色上打上“爱”的底色,那么,即使他们可能成为坏人,也就不会坏到哪里去。文革中,就是这种“爱”被摧毁了。当一个社会“爱”被摧毁了的时候,那么人就会变成无所畏惧了。我们这个缺乏宗教精神支柱的民族,一旦缺乏了“爱”,也就缺乏了“惧”,我们经常教育我们的孩子要无所畏惧。其实一个社会中人人无所畏惧,就是最可怕的。我们现在应该教育我们的孩子要“有所畏惧”。在人的生命面前的畏惧。我们长期以来缺乏了敬畏生命的教育,孩子们缺乏敬畏生命的观念。结果长大后,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与荒唐绝顶的事都可以做得出来,也敢做出来。没有“爱”的生命因而也就缺少了生命的欢乐,生活在痛苦中,甚至生活麻木中。孩子们的生命中没有了快乐,也没有了尊严。而没有了对生命的“惧”的教育,那么“爱”就没有了着落。我们长期以来,把勇敢的教育当成了“无所畏惧”的教育。主张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这是我们教育的一大失误。我们现在要给孩子的生命里埋下金色的底子,光明的底子。课堂上最好的核心都要落在学生的生命上,而不是满足于教师才华的展现。

所以,做教师应该做一个有思想的老师,当然有思想的教师也必然痛苦。但是,这个痛苦是值得的。教师的意义与价值就在于能够成为儿童记忆中的永恒的瞬间。我们的以人为本喊得那么响亮,为什么却偏偏不关心教师与学生的身心健康呢。

其实,我还期望钱理群先生能够对我国教育中长期以来普通缺乏的“真”谈一谈感想,但由于时间的关系,也由于来不及更进一步探讨,终于没有谈到教育中关于“真”的问题。其实一个教育中如果没有了“真”作为支柱,那么在一个泡沫满天飞的教育下,就难免“弥天大谎”,在“弥天大谎”下什么“爱”都是存不住的。什么“无所畏惧”的伤天害理的事与荒唐绝顶的事,都可以借着谎言光荣而体面地去做出来。这个可能才是最为关键的问题。如果要教育孩子们有所畏惧的话,除了钱理群先生提出的敬畏生命外,还要教育孩子们敬畏“真”,一个社会里只有能够说说真话了,人的生命才会得到保障与尊重。“爱”的种子才会有肥沃的土壤。

2006-4-27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