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学生逃学究竟是为啥?

许锡良:学生逃学究竟是为啥?

逃课在当今的大学里真是家常便饭。但是,逃我课的学生相对还是比较少的,自然,偶然也有那么一两个。其实,我对学生选择听谁的课一向是比较宽容的,因为国外的大学学生有自由选择课程与老师的权利,只是中国的大学把学生这种权利用行政的手段给剥夺了而已。

当学生选择不听你的课的时候,自然有他的理由。这个学期,我第一次上教育学课,就有一个长得很卡通,面相像一个美丽的瓷娃娃一样的小女生,上来就告诉我,她以后会经常请假不上我的课,说着的时候,还一脸笑容,显得很从容自信的样子。我问明原因之后也就同意了。她的理由是将来很可能选择从事商业活动,对于教育学这门专门教人如何学会当老师的课没有多大的兴趣,不是我讲得不好,而是这门课不太适合她。她原来是想考商学院或者经济管理类专业的,但是,无奈高考时感冒发高烧,分数没有达到理想要求,因此,退而求其次,就来了我们这样的专门培养未来教师的师范学院。

人家的志趣不在当教师,你再怎么给人家讲如何当好一个老师,那是要白费劲的。更何况,每次上教育学课,第一节课我都要讲,如果将来不想当老师的,我这个课可以不听,因为听了作用也不大。也许是因为我曾经这样宣布过的,这个学生第一次上课就走上来跟我洽谈起她要逃课的事情来。

我有点不放心的是,你怎么证明你将来有从事商业活动的潜质?万一无法从商你还要选择做教师这个职业的时候,你怎么办?

小同学显得很自信的样子,说,我相信自己有这个才能。因为,我高中毕业就曾经在新东方培训机构做过教师,知道新东方是怎样经营一个培训公司的,而且我还参与了许多的商业策划活动,都很成功。

既然小同学这样说了。我就说,你先试试吧。凡事不要定位太早,特别是当自己还没有能够充分展开的时候。后来,这个小同学还是来听我的课。

有一次听完我的课之后,她脸部表情似乎有点情绪低落,我邀请她还有其他几个同学一起在学院的食堂里吃饭。她说,我以后可能还是要当老师,会认真听许老师的课。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对自己从事商业活动的能力表示怀疑。为什么呢?我笑着问。她说,因为,她参加宝洁公司以及其他公司的商业竞赛活动,多次被淘汰了。有许多时候,在第一轮就惨遭淘汰。我笑着说,被保洁公司淘汰是正常的,这家公司特别牛B,每年不知道要淘汰多少商业精英人才。可是,我试过了十多次,每次都非常尽力,可是,还是被淘汰了。我说,十多次算什么,你没有听过西方一个谚语吗?不要轻易说你不能够做某事,除非你已经试过七十七次。你现在才做了十多次,就判定自己不能够成功。作为教育学老师,我反而劝她不要放弃。她不放弃,也就意味着她还要继续逃我的课。那次吃饭时,她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听着。我们吃饭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车就要开了。但是,我已经充分利用了这个时间。

上次再去上课,这位同学没有等我开口,她就上来了,非常开心地笑眯眯地对我说,我今天只能够听您一节课,我又要逃课了。我问为什么啊?是不是有好消息了?她说,是啊。这次她给宝洁公司的策划方案终于通过了初赛,在全国高校里,保留了来自包括北大、清华等十五间院校的方案,作为复赛资格。她是唯一来自这样不出名的师范院校的方案。保洁公司给每个胜出的方案奖励了3000元钱,作为下一次的复赛策划案的经费。如果复赛再胜出,那么,她毕业就有机会直接进入保洁公司管理层工作,就是公司的精英,会直接送往美国培训。她一边说,一边非常兴奋。然后说,老师,您上次说,一件事如果没有尝试过77次,就不要说自己不行,我觉得在这次商业活动中特别受用。然后在转身去座位的过程中,又折了回来悄悄告诉我,告诉您,老师,您上教育学似乎与别人不太一样。您的教育学课与我们的商业课程似乎很相像,对我从事商业活动也有很大的帮助。我笑着说,哪里,世界上的活动本来就是人类社会的活动。好的教师,在一定意义上说,其实也是优秀的市场营销员。只不过教师营销的是思想与知识,市场营销的是商品。

一个星期一次课,每次上课之前就是听她的消息,她会自动来报告。或者失败,或者成功。其实这大多数是不直接问的。成功了,小同学的脸上满面春风,桃花相映。失败了,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毕竟还是孩子,内心里的一切秘密都掩藏不住的。有一次,小同学突然告诉我说,以后再不用逃许老师的课了。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商业活动已经不再占用您的上课时间。我说,那就是要占用别的老师的时间了?她说,是的。我说,还不如占用一下我的时间好。因为,我可以宽容以待,别的老师就难说了。她说,占用的也不会太多次,争取在受处分的次数之内。

在中国的大学里,这样的学生其实是很少的。有一次我们在QQ里聊天,我说,从教育学原理的角度来看,你在所有的同学中这样特别热衷于商业活动,肯定是你的家庭里有人或者朋友中有人是从事与商业活动有关的工作。她惊奇地笑了,说许老师猜得真准。我老妈就是一个外企总经理。然后把她从小到大的照片发给我看。照片的姿势都是一种创意,而且衣着的选择也表明一个人的审美观。这个学生都是不错的。

大学里缺乏能够与学生深度沟通的老师。许多老师上完课就溜之大吉,似乎像一部宣讲机,不留下任何痕迹,也没有任何故事。当大学老师的乐趣,无非是两个,一是可以自由地阅读、思考、研究与写作;二是可以自由地与学生交流探讨一些问题。如果这两个乐趣都没有,那么天天督导上课,检查教案,又有什么作用呢?

2013年4月26日星期五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