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中小学生体质连续25年下降

我国中小学生体质连续25年下降

“我国青少年体质已连续25年下降。”市人大代表、北京第十二中学校长李有毅等多位代表对当前中小学生的体质状况深感忧虑。

高中生的体检合格率仅一成

市人大代表、首都体育学院党委书记李鸿江指出,中国青少年体质连续25年下降,其中力量、速度、爆发力、耐力等身体素质全面下滑,肥胖、豆芽菜型孩子和近视孩子的数量急剧增长。以北京为例,去年北京高中生的体检合格率仅为一成。北京一所大学学生军训,3500人的学生规模,累计看病人次达到6000余次,军训前几天不少学生晕倒,军训变成“警”训。

学生身体素质下滑,李有毅代表深有体会:“别说军训,就是我们学校每年40分钟的开学典礼,都有学生站着站着就晕倒了。”

作为一校之长,李有毅对学生健康深感担忧:“学校有1000名学生住宿,他们早上有时候起不来,学校就想能不能让他们晨练,可坚持一个月就不得不停止了。家长联名写信说‘你们太摧残孩子啦’。还有家长建议‘能不能把锻炼改在放学之后?’”

同样夭折的不仅是晨练,“原来学校初一有军训,后来也停了,太多家长拿来了从医院开出来的请假条”。

中国未富先病存在文化根源

李鸿江说,“大学生长跑活动中猝死”事件已成社会热点。“近年来,学校不敢开展单杠、双杠、跳马、铅球等项目,原因是一旦发生事故,家长就不依不饶。学校体育课只能是‘放养’或者做一些游戏性活动。目前这种状况已经变成了恶性循环。”

“为什么社会越发展越富足,身体素质反而越差?”李鸿江认为这是悖论,但未富先病已是不争的事实,青少年体质不好,将来会加剧这一现象。李鸿江认为,对体育的态度,中西方文化存在差异,比如美国文化就崇尚体育精神。中国人大体育观念也要“向前看”。

建议成立学生体质监测中心

李鸿江建议尽快成立北京中小学生体质监测数据中心,对学生体质监测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各区县定时公布结果。教育部门应加强对中小学每天1小时锻炼活动的检查、督导。另外,把中小学体育锻炼情况作为评价考核校长任职的重要尺度。

阅读延伸

调查称学生体质下降或因体育课缩水 教育局否认

阅读提示

近来,学生体质问题被媒体关注甚多。近日,武汉、西安、南京等多所高校运动会取消了女子3000米和男子5000米项目;深圳市区两级中小学生田径运动会今年也取消了长跑项目,最长距离1500米。有关部门和学校解释,取消长跑是无奈之举,主要是担心学生受伤出事。中国学生体质下滑再一次引发社会热议,体育对孩子们到底有多重要也再次成了热点话题。

武汉中小学的体育课开展得如何?武汉中小学生的身体素质如何?就此疑问,晨报三路记者对中心城区十余所中小学的学生、近百位家长和教师进行了探访。不少体育老师都表示,如今的孩子体质是一届不如一届,由于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学校体育课开展的情况并不理想。

镜头一

三年级能踢3个毽子是“高手”

“一、二,不行呐!再给你一次机会,争取踢三个啊。”11月30日上午,崇仁路小学操场上,“80后”体育老师刘文跃正在给三(6)班的学生测试踢毽子。一节课下来,刘文跃测了一大半,结果并不十分理想,“踢两个算及格,踢过3个的男生有6个,女生只有1个。”

“不是学生的运动协调能力不行,主要是平时练少了,缺乏锻炼是个普遍问题。”刘文跃说,现在的孩子走出校园还要上培优班,连周末都很难到户外好好玩一下,室内活动时间与室外活动时间严重失衡,玩的时间被学习时间大大挤占,仅仅靠几节体育课很难提升孩子的体能体质。

镜头二

一半初三学生200米“跑不动”

在武汉市第三十二中学操场上,刚跑完200米的晓玲气喘吁吁,想要坐在地上休息。这节体育课是男、女生200米短跑检测。第一轮检测完毕后,记者现场看到,班上一半的同学都或蹲或坐在一旁的跑道上,疲惫不已。

“用时间给学生定个标,能让他们尽全力跑,从检测结果来看,他们基本上都达标。”初三年级体育老师姚红说,上午大课间时,为与中考接轨,男生跑了1200米,女生跑了1000米。学生普遍都更怕耐力跑,所以下午的体育课测短跑。

镜头三

小学生玩双杠被老师呵斥危险

11月30日上午,在江南一小学操场内一角,双杠和一单杠上面锈迹斑斑,下课了,有学生试图过来玩耍,被值班老师呵斥住。“玩是次要的,摔下来就麻烦了。”这位执勤老师告诉记者,学生想玩单双杠,只有在体育课时才开放,杠子两头要各安排2名护卫才能放心让学生玩,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学生单独攀爬单双杠的。

“说是这样说,其实根本没有使用单双杠。”该校一位体育老师攀登(化名)私下告诉记者,不仅单双杠,就跳山羊也没有用,至少5年没有用,因为怕出事,这些体育器材只是作为摆设,迎接上面的检查而已。因为前几年,该校一名学生从单杠上摔了下来,受伤严重,学校还做了赔偿,此后该校便对单双杠做了严格管理。

镜头四

班主任让全班学生揣鸡蛋

为了不让学生在课间追逐、疯闹,而引发安全事故,班主任让全班学生口袋里揣着鸡蛋上学。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体育王老师透露,有一次上体育课,三年级的晓俊慌慌张张的跑到自己面前,指着口袋,大呼“鸡蛋破了!”

哪里来的鸡蛋?王老师疑惑不解。“原来是这个班的学生普遍好动,前段时间课间追逐打闹时,两个孩子不小心擦伤了膝盖,担心这样下去会出更大的安全事故,班主任老师在情急之下只好出此下策。”王老师说,班主任要求每个学生在口袋里放一个生鸡蛋,每天放学时检查,如果鸡蛋没有破,就证明一整天没有疯逗打闹。

调查

为何单杠、双杠难见其踪?

怕孩子伤不起,老师不敢上

“单、双杠的下方应该设有相应的沙坑,以保护学生发生意外伤害。”五里墩小学三年级体育老师周俊丽说,三年前,学校是设有单、双杠的,后来由于场地所限,又考虑到单、双杠容易引发安全隐患,便更换成了乒乓球台。现在学校的室外体育设施以足球场、乒乓球台为主,室内存放的体育器材相对齐全,供学生上课使用。

“单杠、双杠都拆了,家长怕孩子受伤,老师们也不敢上了。”当了近17年小学体育教师的袁凤云说,记得初当体育教师时,学校的硬件设施很简陋,条件好些的学校有水泥操场,差些的学校还是泥巴操场,像单杠、双杠、爬杆、跳箱、跳山羊这些体育运动器械成了孩子们的最爱。在原来的《大纲》上,还有诸如:一脚蹬地翻身上、上杠摆动练习等单、双杠动作要领教学,现在这些教学内容一般都不作要求,校园里也很难看到单杠、双杠、爬杆的踪迹了。

体育课为何缺勤的多?

家长过分疼爱,动不动就请假

“背挺直,头抬起,脚尖要绷直。”11月30日上午,汉阳区五里墩小学的操场上,体育老师许琴正指导二年级学生练习横叉。

众多学生中,晓婷(化名)独自站在一边“旁观”,“早上妈妈硬让我穿靴子,说运动鞋不保暖,结果老师罚自己在游戏环节‘旁观’。” “老师,我这几天感冒了在打针,不能跑步。”在操场另一角,六年级的晓鹏拿出喉片给体育老师看,还连咳嗽了四五声。与老师“协商”后,“胖墩”晓鹏慢悠悠地绕着操场走了一圈。

体育老师宋健说,学生的请假老师得注意分辨真伪,一般是不鼓励学生在一旁“见习”的,根据具体情况给学生“减量”,让每个学生都在体育课上动起来。

“家长过分心疼孩子,稍有头痛脑热,就让其请假休息。”一位初中副校长透露,初三学生面临中考的升学压力,因病请假的还比较少,但是初一、初二学生就“娇弱”得多,感冒打针就是几天。“其实有的小病痛,上午打了针,下午明明可以正常上课,可有些家长爱子心切,反而纵容了孩子动不动就‘请假休息’的心态。”

记者随机调查79名中学生发现,53人不喜欢跑步,或对短跑、长跑有恐惧心理,约占七成。

说法

市教育局

中小学生体质并非单纯下降

“中小学生体质并非单纯下降,而是有升有降,有喜有忧。”昨日,市教育局体卫艺处副处长郑卫国并不赞同体质下降一说,他表示,近年来,我市中小学生除身高体重快速增长,平均增长超过过去20年的增速;上肢力量的增长也很明显,如男生引体向上较5年前成绩要好;身体机能和耐力素质大幅下降的趋势也得到遏制,如男子1000米、女子800米的成绩较2005年有所提高,这些都是值得高兴的地方。

但是中小学生体质下降的地方也不少,首先是近视率居高不下,其次儿童的超重和肥胖率逐年提升,乡村学生的超重比例低于城市,但是肥胖上升的幅度高于城区,全市儿童超重从2005年的7.6%上升到2010年的9.2%,肥胖率从2005年的3.5%上升至2010年的5.1%,主要原因是学生缺乏运动和偏食造成的。再次,小学高年级和高中生身体素质较其他年龄段要差,一些运动项目成绩呈下降趋势,如50米跑和立定跳远的成绩不如以前,这一点与学习压力大有一定关系。

课表上的体育课多了

无形的体育课少多了

从教二十多年的体育老师熊周芳表示,就体育课本身而言,如今课时增加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一周只有2节体育课,现在一二年级每周有4节体育课,三至六年级每周有3节体育课,每节课40分钟。另外,根据国家教育部“全国中小学生课外活动工程”计划要求,我市自2002年起,全市中小学开展实施“阳光一小时”活动,尽管由于场地问题可能会面临大大小小的困难,但大部分小学都能落实到位。

虽说体育课有了保证,但有一种现象却令熊周芳甚感担忧。“学生还是蛮喜欢上体育课的,好动好玩应该是他们的天性。不过,感觉现在的小孩没有以前的小孩会玩了,耐力差多了。”熊周芳说,过去一下课,大家都往教室外面冲,抓紧时间玩游戏,比如:丢沙包、踢毽子、跳皮筋、跳绳等等,现在课间大部分学生都坐在教室里静休。体育课上,运动量大一点,有些孩子就吃不消,跑个400米就腿发软,爬个六楼就气直喘。此外,肥胖儿童越来越多,很多都是吃出来的,而肥胖与懒得动就像一对“难兄难弟”如影随形,对孩子的健康形成负能量。

“该玩的时候没有玩,搞活动的时候又活动不到位,孩子们无形中少了不知多少堂体育课。”说到现在孩子们的体质问题,崇仁路小学体育教研组长陈宁认为,体育教学有两大基本功能:一是发展体育运动,引导学生增强身体素质教育;二是传授锻炼身体的方法、技巧,培养终身锻炼的意识,形成健康的运动习惯。然而,在高考指挥棒的高压下,孩子们被“箍“得太死,他们没有时间玩,更缺乏主动参与体育锻炼的意识。在他看来,体质健康与其他知识技能就是“1”和“0”的关系,只有把握住了前面的“1”,后面的专业知识、动手能力、创新能力、社交能力等等才会变成10、100、1000、10000。

建议

给时间学生学会玩

“传统的运动项目已满足不了现代孩子的需求,交往式运动将越来越受到孩子的欢迎。”崇仁路小学校长张彦平表示,为了调动学生参与体育锻炼的积极性,丰富学生的课余生活,该校开设了十余个体育运动社团,包括:田径、乒乓球、独轮车、轮滑、武术、健身操、跳皮筋等等,吸引了近半数的学生参与其中。

体育成绩能否

纳入高考评分体系?

“如果体育成绩能纳入高考评分体系,学生的体质肯定会随之提升。”采访中,不少体育老师提出这一想法,尽管语气有些无奈。

“分数决定地位。”汉口一位初中体育老师说,近几年来,武汉体育中考的分数几经起落,由最先的20分调到45分后又降至30分,但无论如何这一分数还是起到了明显的导向作用,起码学生在中长跑、一分钟跳绳、坐位体前屈等测试项目上成绩有所提升。

 

 



下一篇: » »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