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真正的自主招生是扩大学生选择权

熊丙奇:真正的自主招生是扩大学生选择权

清华大学“中国大学生学习与发展追踪研究”课题组的调查显示,家庭所在地为省会城市的学生,获得保送资格的可能性是郊区农村学生的11.1倍。教育学博士、福建省教育考试院副研究员罗立祝的实证研究也发现,城市子 女在保送招生制度中获得的入学机会是农村子女的17.2倍。

不少舆论就此呼吁,应该取消滋生腐败、造成高考不公的保送生制度。也有人建议调整现行保送生政策,比如给农村学生适当的保送名额。

其实,相较10年前的保送生腐败问题,近年来在保送生操作中,由于政府部门强化了资格条件,并减少了保送生名额,高校对保送生增加了复试环节,腐败已得到比较有效的治理。造成农村生和城市生保送机会不均等的原因,主要在于保送资格条件限制。从教育部规定的八类保送资格分析,学科竞赛占了一半,结合我国的教育现实,要在全国学科竞赛中获奖的学生,鲜有可能出在农村一般中学,只会是省重点高中以及省“超级中学”。解决保送生政策的问题,关键在于进一步推进高校自主招生改革。

首先,如果我国高校自主招生进一步完善,保送生完全可以纳入自主招生体系。当前,由于我国自主招生与统一高考、集中录取制度嫁接,参加高校测试获得自主招生资格的学生,还得参加统一高考,只是在高考录取中获得相应优惠,某些单科突出者将失去进大学的机会。而如果高校自主招生与统一高考、集中录取脱钩,经过学校测试被学校自主录取的学生,不再要求参加集中录取,那么,保送生制度也就和现行的自主招生合二为一了。

其次,在大学自主招生中,设立校正农村生高考公平的地区教育和家庭评价指标,国家可要求大学自主招生的学生中农村生不得低于某一比例。前不久,北京大学教授文东茅指出,现阶段,仅靠“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这种形式上的公平,已不能保障教育实质上的公平。据统计,农村学生和城市学生的高考分数平均相差40分左右。而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实行多元评价的自主招生正是校正教育公平的调节器。在大学自主招生中,设置有地区因素、家庭因素和多元化指标,对于来自教育不发达地区、薄弱地区和贫困家庭、少数民族的学生,学校将给予加分评价,而且,学校还可灵活地设置面向不发达地区、弱势群体的招生计划。

对此有人会担心自主招生会带来更多的招生腐败问题,这是不了解自主招生的实质和运作机制所致。真正的自主招生,核心在于扩大学生的选择权,建立高等教育的市场竞争机制,当一名学生可以获得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再来选择大学时,受教育者必然拥有了知情、参与、监督、评价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大学要赢得市场竞争,就必须对学生负责,尊重学生权益,同时也必须让招生过程公开、透明。我国当前的自主招生并不是真正的自主招生,按照自主招生的程序设计,每个学生依然只能获得一张录取书,这导致自主招生误入歧途,变为学校抢生源的手段,并未减轻学生的负担,也没有促进高校改革。我们应以正确的自主招生认识,以扩大学生的选择权为出发点,来推进自主招生改革,如此,困扰我国考试制度改革和教育公平的难题,才能逐渐破题。

阅读延伸

熊丙奇:“自主招生联考”风波背后的民意

11月22日,教育部发布消息肯定了“自主招生联考”方式,明确“试点高校继续探索自主招生笔试联考的方式”。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教育部酝酿拆散自主招生联考”。教育部的消息,让学生及家长吃了定心丸。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我国自主招生政策多变所致。

从发达国家出台教育政策的经验看,作为影响广泛的民生政策,在出台政策时,会深入征求意见、举行听证会,并提交议会讨论、审议。我国的自主招生政策,如果制订时也能如此,效果会更好些。

当前自主招生的最大问题是,将自主招生与统一高考、集中录取嫁接,程序设计不合理。获得自主招生资格的学生,还要求必须参加统一高考,高考成绩达到相应条件,方可被录取。按照这种操作,自主招生就演变为录取分数优惠,高校就必然用政策抢生源。而考生的选择权并没有增加,高校也不会主动提高教育服务质量。

自主招生推行多年来,我国大学的办学质量并没有提高的迹象,而且,公众不理解的是,大学居然对自主招生进学校的学生,也采取和以前完全一样的培养方式。自主招生联考遭遇质疑,也因此而起。

笔者是自主招生联考的倡议者之一,我们提议的自主招生联考,首先是社会化考试,是由社会机构组织、大学自主认可、学生自主选择参加,而不是学校间结盟,其次是学业水平测试,重在考察学生的能力,而不是与当前高考相似的学科考。可是,这在实际操作中却走调变形,自主招生联考变为了联盟,学校集团作战“圈地”抢生源。这就无怪乎近年来不时有传言说自主招生将被叫停、自主招生联考将被拆散,这是一种民间情绪的表达。

为此,我国教育部门和大学必须反思自主招生存在的问题,在广泛听取意见基础上,给出明确方案。其中,有两方面必须明确。

其一,必须打破自主招生与集中录取的嫁接,这种不伦不类的方式限制了高校自主权和学生选择权。具体而言,可实行基于联考基础之上的高校完全自主招生,参加联考、面试获得自主招生资格的学生不再要求参加集中录取,也可实行立足于高考基础之上的自主招生。

其二,必须在推进自主招生改革同时,推进大学现代学校制度建设,这是保障自主权被合理使用的基本制度,如果有这一制度,大学的教育权与行政权分离,行政无法干扰自主招生,自主招生政策将由独立的招生委员会制订并监督执行,这就提高招生标准的科学性,也可推进招生公开公正。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