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福:应试教育如同科举制度,严重束缚了读书人的思想

陈平福:应试教育如同科举制度,严重束缚了读书人的思想

封建帝王用科举制度,八股取士,严厉地控制了士人的思想。科举试卷仅从儒家的四书、五经中命题,不许发挥个人见解。答卷的文体有严格的规定,分为八个部分,称为“八股文”。这种做法严重束缚了读书人的思想。当下推进的什么特色“理论”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加强青少年的思想政治教育,实际上就是在教育上进一步加强思想控制和文化专制。学子们苦读书,读死书,仅仅为的是拿文凭,为了自己将来的出路。埋头苦学只是为了考试,根本顾不上讲求什么学问,只学考试范围以内的“重点知识”。命题专家主宰着孩子们必须学习的内容,掌握着思想言论的标准答案。文化太监们决定了教材的思想内容,把持着“知识”的选择权。所以,除了一纸文凭,在大、中、小学里我们的孩子们能学到什么!你不靠自己的独立思考,什么也学不到。只是把你家里的钱骗光,把你的脑袋搞僵!你不学他们那套说法还真不行,他们用考试来检查他们的那套“理论”是不是进了你的头脑。

历代统治者习惯于用严酷的文忌、文网禁锢人们的头脑,用血腥的屠杀手段控制文化。文革时代的知识分子为避免触犯禁忌,惹祸上身,他们绝大多数人纷纷以一种逃避现实的态度对待学问,不问世事,不看现实,不谈政治。正是由于不能正视现实,被迫脱离现实和实际的绝望的空想,才使得知识分子的思想被窒息,聪明才智被扼杀。奴性文化窒息了民主政治的发展,让这片国土上总是迟迟出不了一个文化大师。

一个民族不会因为贫穷落后而灭亡,但失去文化和精神后会灭亡。用一个什么主义的“理论”来指导一个民族的思想、言论及文化活动的方方面面,由少数人给十多亿人的思想言论规定发展方向。以统治者的利益为标准控制思想、审查文化。把说真话者当成阶级敌人、敌对势力,从肉体上或者精神上彻底消灭,这导致整个社会除了谎言还是谎言。把谎言当知识传授,还要求青少年背诵、熟记,但是有学生在我的博客里留言说,他们考完试就撕书,他们讨厌那些空洞的说教。

思想言论自由是人的思想的自然状态,但是教科书和CCTV解说词一样,首先考虑的是“正确”的政治方向,冠冕堂皇的说教,是官话套话的范例,语文教材充斥着空洞的说教和虚伪的想象。统治者利用行政权力强行推销他们的“理论”,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思想政治工作,要求观点一致,这是对青少年的思想控制,是思想禁锢,是践踏公民思想言论的自由。用思想控制来达到对人的精神控制,最终达到对整个社会的全面控制。

一个民族,一旦被驯化成为失去了思维活力和能力,失去了思想权力和思想自由的奴隶,这个民族就已经失去了发展的活力。这样的民族只好永远处在一个自私自利、麻木不仁的状态,自觉远离“敏感”话题,拒绝一切真相和真理,公众的事情与他们无关。大家都不说话,不敢面对现实,都在默默忍受。没有人关心那些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走投无路的失业者不能“非法”谋生。但是如果没有一定的社会保障,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沦落到走投无路的绝境。我们目前承受的苦难是上辈子的人给我们留下来的。我们的子孙将要承受的苦难,则是由于我们今天的麻木不仁、冷酷和愚蠢。

在互联网时代,愚民政策很难凑效。学子们并不全是些书呆子,并没有全部被空洞的说教所愚弄,大家都仅仅是为了考试,考完试就撕书,人民争取普世人权的呐喊已成排山倒海之势。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