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大学校长的定位是教育家而非科学家

木然:大学校长的定位是教育家而非科学家

2011年新增工程院士出炉,媒体对此进行了不同的解读。凤凰网报道的标题是:政府高官全部落选中国工程院新增选院士。搜狐报道的标题是:工程院增院士高官全部落选 增选过程现送礼拉票。腾讯新闻报道的是:中国工程院新增54名院士 近3成是大学校长。新当选院士中,有25人来自高等院校,其中13人为现任高校校长、副校长,3人过去曾任校长或副校长,相比上次增选人数明显增加。在名单中,现任高校校长有6人,他们是武汉大学校长李晓红、兰州大学校长周绪红、华东理工大学校长钱旭红、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段宝岩、云南农业大学校长朱有勇,还有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他也是此次唯一一名香港院士。副校长有7人,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林忠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常务副校长徐惠彬、协和医科大学副校长詹启敏等。还有3人曾任高校校长或副校长,分别为北京大学教授高文(曾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东北林业大学原校长李坚和中南大学原副校长邱冠周。

不管报道的角度如何,政府官员没当选是个好事,表明官本位已经引起了人们的警惕,对于中国科学的发展是一个障碍。问题是大学校长难道不是官员?如果不是官员,那又是什么?如果是官员,官员全部落选就是一个谎言。大学校长就是官员,官员全部落选是实实在在的谎言。

官员成院士自然成为人们的议论话题,官员是政客,是政治家,这是对官员的定位,官员当科学家,官员就得退位,科学家就得走上前台。在中国现行的体制下,大学校长很显然是官员而不是科学家,因为大学校长有级别,低者为局级,高者为省部级。大学校长是由相关级别组织部来定,局级由省组织部定,部级由中央组织部定,大学校长也就是一个行政官员,大学校长努力的方向也是政治家,而不是科学家。最近各大学校长走马上任,官员回到大学,这不是一件好事,把本来就是官僚的大学变成更加官僚,使大学更加失去自己原来的本色。大学校长是官员,官员当院士,这是错位,而不是正位。

大学校长如果成为院士,就应该辞去大学校长职务,一心一意搞科研,给学校带来新风气。院士加大学校长,显然是不伦不类。在中国官本位的体制下,大学校长忙于业务之外的事要远远多于业务之内的事,结果可能是两头都得政绩,两头什么都干不好,不得不通过搞腐败来获取名誉。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时间有限,任何人都不可能长命百岁,就是长命百岁也没那么多有精力,这是自然规律,没有人能够违背自然规律。大学校长也是人,精力也有限,管得了校务就管不了业务,管得了业务就管不好校务。一个既想当好大学校长又想搞好科研业务的人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让自己的学生和同事去搞业务,校长作为负责人坐享其成,窃取别人的科研成果就是必然。

退一万步说,大学校长即使不是官员,也不应该成为院士,不应该成为科学家。科学家有其生成的机制和规律,大学校长也有其生成的机制和规律,二者生成的机制和规律是不同的。大学校长的理想是教育家,而不是科学家。教育家的目的是遵循教育的发展规律,给大学以学术自由,让教授治校,给大学发展提供健康的理念,为大学发展创造良好的物质条件和精神条件。科学家的目的是恪守科学精神,怀疑、求证、实验、试错、改进是其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一个科学家必须是不断探索,不受任何教条所左右的人。很显然,科学家的精神品质与教育家的精神品质是不同的,科学家不能以教育家的方式行事,教育家也不能以科学家的方式行事,教育家和科学家两者都不能以政治家的方式行事。为了把大学搞好,还是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吧,希望下一次当选院士的人也没有一个是校长。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