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互联网将给中国社会带来什么?

许锡良:互联网将给中国社会带来什么?

互联网将给中国社会带来什么?这真是一个需要每一个人好好思考的问题。提出这个问题,有如一千多年前中国人发明纸将会给世界带来什么,或者印刷术的发明将给世界带来什么一样,甚至对社会的影响还要广泛而深刻。

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可以极其低下的成本,甚至零成本进行远距离跨越时空时地自由交流,互相影响,互相娱乐。知识信息,以空前的速度与数量在网络上迅速传播,越来越多的人将利用网络获取知识信息,这也表现为学习中知识信息的获得已经不是教育的重要任务,如何提出有价值的问题,如何分清那些可以解决的问题以及无法回避的问题,将是我们教育的重要任务,也是一个人在互联网时代的重要素质。知识信息载体的虚拟化,使得知识信息的容量第一次表现为无限大,且完全呈开放的态势。教育与生活,更多的以个人的方式,而呈现,而不是以集体的名义呈现。个体生命的丰富多彩性与复杂性,必然通过互联网平台得以展现。越来越多的人,特别年轻一代,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时间与精力在网络平台上展现。他们的人际关系,将越来越多地显示在虚拟世界里。目前使用的QQ、博客、电子邮箱、BBS等等都是将个人思想信息公共化的平台。任何企图想阻止这种交流的做法,甚至想法都是极其无知,极其荒谬的。在互联网潮流面前,任何过滤软件的发明,都不过是劳民伤财,是极其愚蠢无知的表现。不过,这种愚蠢无知,也可以被网络用来制造经济效益。比如制造绿坝的软件的工程师,很快又可以制造各种翻墙软件去破坏绿坝的过滤作用,也可以赚许多钱,这对促进软件业的发展与繁荣IT业,多少是有一些贡献的。

那么如何看待网络上的信息泡沫的问题?既然知识信息非常容易传播,那么泡沫是难免的。我们常常用网络灌水来形容网络上的虚浮的东西太多。其实,这也是一种误解。网络能够产生泡沫,也同样可以产生精品,同样可以用来做严谨而严肃的思考与研究。更为重要的是,真正的精英是从大众的思想博弈中脱颖而出。真正有心研究的人,常常把自己的最思考成果或者思想观点,放到网络上去。过去我们说浩如烟海的书籍,对人的智力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但是,网络的出现,将取代这种浩如烟海的书籍,书籍报刊中真正有价值与意义的东西,一定会有人去发现的,而且发现之后一定会出现在网络上,让大家共同分享的。将来真正好的东西,都将在网络上出来。真正达到知识信息资源共享,思想共享,使人类的文明逐渐大众化,而不是精英化。象牙塔里的东西,越来越走向网络,从而从精英的手里流传进大众手里。这正如:旧时王谢堂前燕,落入寻常百姓家一样。知识的贵族化、精英化,将逐渐大众化。精英知识越来越成为常识,而常识也将越来越普及。

如果说指南针的发明并且第一次运用在航海技术上,将极大地促进全球化进程的话,那么,今天的互联网让人们只要坐在家里,或者行走在路上,就可以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世界性的信息。这让一个有着悠久的搞文字狱传统的民族来说,无疑会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有赞之的,有恨之的,也有恐惧不已的。但是世界已然发生了变化,窗口也已经打开,再要回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谁也无法把互联网这扇世界之窗再次关上。所有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特别是教育方式,都必须在互联网的平台上重新考虑,重新设计。

思想言论的自由将成为中国社会无法阻挡的潮流与趋势。虽然这一点实现的过程会有种种阻挠,各种愚蠢力量会不断地出来蠢蠢欲动,习惯性地行使“文字狱”的做法。但是,其实这是徒劳无功的。因为,网络上严格说来,不能够删除任何信息。删除只是极短暂的暂时的。一条信息只要出现在网络上,如果其价值与意义足够大的话,这条信息可能已经被十个网民捕捉到了。然后他们轻松地拷贝下来,存在入电脑中,再通过QQ发给有300个成员的QQ群,如果10个人中有4个人这样做,就意味着有1200个人会知道这条信息。这1200人知道后,再以此类推,其数量在理论上可以达到不可计算,甚至无限。限制网络信息的成本将会越来越高。使用的人力也会越来越多,但是这种工作越来越显得是一种弗弗西斯推动滚石一样徒劳无益。

在知识与思想层面,人的社会身份地位越来越被淡化。互联网是碾平世界的最大力量。在互联网世界草根英雄辈出,极大地激发了人们的思想智慧与创造的热情,作为一个知识人来说,发表,让人知晓,已经越来越成为个人化的行为,而不是意识形态控制的东西。意识形态所塑造的人与事,越来越受到网民的质疑。意识形态力量越想扶持的人与事,臭名度就会越高。余秋雨大师就是这样被晾晒在网络上后,变成了一个丑陋的符号的。在网络上随便你叫什么名字,只要那个名字能够不断地产生让人耳目一新的思想与观点,那么这个名字,无论叫子虚、子实、乌有、阿啃,还是叫张文质、刘铁芳、肖川、刘良华,或者叫芙蓉姐姐都将引起人们的关注,甚至会越来越引人注目。这是一个人的知名度越来越要靠自己的实力去博取的时代,无论是臭的,还是香的。

这是一个典型意义常常通过小人物来表现的时代,与过去不同,小人物要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成为大家学习的榜样,常常是因为后面有大人物的号召,但是,现在一个小人物出台,常常是因为事件本身的社会意义,是无数草根小民在网络上共同关注聚焦的结果。每个人都有被放大的可能,只要你做的事情被互联网捕捉到,并且这种事件有一定的刺激性或者社会意义,都会引起社会强烈关注,从而新闻不断。邓玉娇案,在非互联网时代,是一桩小得不能够再小的案件,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就有了特别的意义。最近某职业学校的“摸奶门”视频在网络上流传,也放大了这种恶作剧效果。每个人都可能有手机,每个人的手机都可能能够摄像或者拍照,每个人都可能将你的光辉形象上网,并且到处又是摄像头。因此,公共人物或者权势人物,如果不能够意识到这样一个时代的特点的话,类似“艳照门”事件还会不断涌现。

学习、生活、工作(挣钱)、娱乐在过去是完全分开的。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却是可以高度统一于同一人之身的。学习在网上,生活在网上,工作与娱乐也在网上。越来越多的人的幸福生活在网上。有人每天靠玩游戏,就能够学习互联网技术,并且可以挣许多钱。那些发行用来玩游戏的Q币真的可以换成人民币了。甚至有不少90后新人就是靠打游戏挣钱,并且不断地更新网络知识与网络技术。

教育如果还停留在传统阶段,将会越来越感觉艰难。因为,我们无论在教育方法、教育内容、教育方式上都越来越显得与社会的发展不合拍,也与学生的思想习惯不合拍。教育的难度越来越大。因为,传统教育与现代互联网根本就是两个世界,连世界的维度都是不同的。不同维度的世界里怎样可能互相理解呢?背诵与记忆力将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不重要,重要的能力是发现问题,分析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能力。知识信息不是问题,知道什么知识信息对解决问题有用,知道去哪里寻找这个有用的知识信息,以及找到后如何来处理及利用好这个知识信息才是最重要的。创造能力将成为一个人越来越重要的素质。一个好学生的标志,不是有没有背诵出书本或者老师所要求的那些东西,而是他是不是经常脑子里充满了“IDEA”。创意,是一个人有没有潜质的重要特征。社会有没有活力,就看这个社会有没有创意。复制与拷贝是电脑的功能,作为人的标志是创意。如果一个人的大脑也只有拷贝与复制的功能,那么,显然,这个人的大脑只是一部电脑,甚至还不是,是远比电脑要差劲许多倍的残脑。因为无论容量还是准确性来说,比电脑都要差得太远了。人的记忆力怎么可能与机器相比呢?把人脑教育成电脑,那其实连把人教育成畜生还不如。因为畜生还是有点生命活力的,电脑却只是零件与程序的组合,是没有血肉生命的东西。

互联网使人变得更陌生还是更熟悉?是把人变得更遥远还是更亲近?回答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容易。因为,我可以通过互联网与万里之外一个小村庄的人交流,却从来没有与对面的邻居说过话。远近不如近邻的说法显然过时了。人们与身边的人交心得少,却与远方的陌生朋友无话不谈,甚至连个人的隐私也可敞开。越遥远的可能越熟悉,越身边的越陌生。甚至与配偶说的话,也远没有从未见过面的远在天边的陌生朋友说得多。人际关系的改变,也同时意味着人的生活方式的改变,人的心态会改变,虽然人性也许永远不会变,但是互联网时代确实是变了。

互联网对传统教育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互联网就这样神奇,在许多教育工作者,还不知道互联网为何物的时候,学生因其年轻而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与求知欲,使他们迅速地占领了这个新平台,因此,这个时代就这样在悄然无声中产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因为每天似乎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许多人其实无论从技术手段到心理准备,都是严重落伍的。

这个时候,许多教育工作者,因其工作经验与人生阅历的巨大惯性,他们还在按照完全老套的方法,教育着这些学生。一个是每天活跃在互联网上,在互联网这个平坦世界里,一览无余,接受着各种各样的思想信息;一个是按照老规矩,仍然按部就班,恪守着自己的老规矩。因此,差异越来越大,代沟越来越明显,矛盾地越来越突出。教师越来越难当,学生越来越不听话。而且这种不适应目前仍然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这就是目前摆在中国基础教育面前的一个问题。

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传统教育,其实长期以来将真正的教育遮蔽了上千年时间。这种遮蔽主要表现为体质上的弱化,读书人的形象,常常是手无缚鸡之力,白面书生,秀才不敢出门,遇事百无一用。智力上严重被愚化。世代读书人,只知道背诵圣人章句,既不能够认识人生,也不能够认识自然。体脑严重分离,所学的几乎皆为伪知识,用这种伪知识武装起来的人,就形成了一个伪知识阶级。伪知识要靠皇家来收购,即科举中举,来换取生存资料。这其实就是一种异化。这种异化的结果,就是中国自古读书人都是必须刻苦耐劳到变态,所谓头悬梁,锥刺股之类。因此,中国自古关于读书的形象都是苦读,即使作诗也是苦吟。凡是关于学习、教育、读书之类的活动,都是与苦密切相联系的。而人们之所以忍受痛苦的,就是因为后面有黄金屋、颜如玉之类的物质诱惑。

现在科举早没有了,但是因科举而产生的学习方法,学习观念,特别是强调刻苦的学习传统却留了下来。今天的高考及各种各类的考试,直接延续了这种吃苦的传统。数千年来,因为教育,而使儿童的人性早早地被遮蔽与扭曲。

然后,互联网的平坦世界的开放、自由、自主、即时性与互动性,决定了过去那些行得通的办法必然要受到严峻的挑战。一些来自一线的从事基础教育工作的教师给报社来信说:“这些孩子真气人。不论是校园论坛,还是百度贴吧,总有几个调皮的学生,仗着虚拟世界隐藏身份,肆意攻击学校和老师……我下决心向他们开战,一定要制服他们。”一位班主任来信给报社说。

的确,学生在网络中谩骂、撒泼、传播不良信息的例子早已屡见不鲜,让人非常头疼,学校、老师是该管管了。可到底该管?很多学校下大力气整治网络风气,抓“凶手”、关论坛,最后非但没能解决问题,反而招致学生反感,使师生矛盾更加激化。

以上越来越多的学校将遇到类似的现象。互联网时代的孩子再也不象以前那样,靠人盯人,去“三闲”,即闲言、闲行与闲思,就可以控制得住的。相反,当你越是运用严厉的手段企图控制住学生的时候,你受到来自学生的网络反抗就越激烈。学生与教师,本来是天然的思想智慧上的朋友,学生作为未成年人,他们天生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与求知欲。倘若教师与学生能够以思想智慧桥梁,共同围绕着问题,进行探讨,那么,师生关系应该是和谐的、融洽的。但是,现在在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下,师生之间只是围绕着分数,学习也就是题海战术,死记硬背,学生往教室里一坐,每天八九个小时,甚至十个小时以上。比坐监还要难受。学生的天性又是精力充沛,活泼好动,其间是难免要违反纪律的。因此,师生冲突就在所难免。

过去用规训控制、人盯人,告密、惩罚等控制手段,基本上还是有效果的。

但是,不幸的是,互联网时代是一个思想启蒙时代。越来越多的学生通过互联网上的广泛而复杂繁琐的思想信息,学生的主体意识被唤醒,他们的视野不再局限于课堂与教科书,更不局限于教师的认识水平。因此,教师在学生面前在思想信息上要占据从前的优势已经不太可能了。

互联网时代,比知识更重要的是见识。有思想、有智慧、有见识,特别是有创见,才能够赢得学生的尊重与爱戴。但是,应试教育的指挥棒又迫使教师只能够走从前的教育老路。能够适应考试的教育方法,常常不受学生欢迎,而受学生欢迎的东西,却又不能够适应考试。因此,教师与学生之间的矛盾,同时掺杂着教师的评估的矛盾及学生热爱知识、热爱思想与厌恶考试之间的矛盾。

其实互联网时代,师生关系,如传统的孔子模式,必须转变为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模式。即从封闭式的独断话语模式,转变为国围绕着问题,师生之间自由、自主、平等、开放的探讨模式。独断话语模式的教育方法只能够是单向灌输,而平等、自由、开放的对话才能够不断地激发思想智慧,让学生在自由与主动中形成自己的兴趣与爱好,满足学生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与求知欲。

因此,目前中国的学校普遍存在着严重不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的状态。许多教师的教育方法陈旧落后,不是题海战术,就是死记硬背,有些作业动辄要求学生抄写几十遍,甚至上百遍。一方面是用这种刻板的方法,反复训练学生,以求应考过关;一方面是用这种方法来霸占学生的时间、空间,让他们在机械重复的简单操作性劳动中,耗费他们的时间与精力,以达到控制他们身心自由的目的。这种做法仅仅是为了让学生没有更多的时间精力做别的事情,思考别的事情。其实,毫无疑义,这种所谓的教育,其实已经成了孩子心灵智慧的屠宰场。

在这种情况下,学生利用互联网平台起来反抗就是必然的了。因为互联网的开放、自由、自主和隐蔽性的特点,他们完全可以通过化名在网上把学校、教师对他们的严酷管制与监狱化管理,在网络上亮相。一些学校课堂上的师生冲突,被学生即时用手机拍摄下来,随后就挂到网上。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广东某市一间中学,在捐款过程中,因请电视台被拍学校捐款场景,而重新表演一次时,被学生用手机拍摄到,然后传上网络,引起国内教育界的轩然大波。越来越多的校园案例说明,互联网时代,对学生管理,对教师的学习与教育要求都提出了新的要求。要求有新教育思想,新的教育方法与新教育管理形式。传统的靠威权与管制的模式显然是严重落后于时代发展的要求了。

但是,由于体制的瓶颈、观念的陈旧落后,教育方法的单一,使得这种滞后性越来越严重。在这里,有些学校与教师早已经主动通过网络学习,适应新的时代要求,在发展中求变革,以变应变,因此互联网在他们这里变成了新的良好的学习平台。而有一些学校与教师却始终把互联网看成是洪水猛兽,视为异类,仍然是抱残守缺,以不变应万变,顽强坚守应试教育阵地。结果怎样呢?就是在互联网背景下,许多学校越办越像监狱,监狱的控制手段及控制工具几乎全部派上了用场。集中营式的学校越办越多。那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没有适应互联网开放社会的心理准备,但是,又害怕互联网所带来的思想信息会对学生产生冲击作用,因此,只好有封闭式的方法,将学生二十四小时监控起来。校长自觉不自觉地充当起了监狱长的角色,教师越来越像警察,而学生就是潜在犯人。上课是坐牢,下课是放风。学生一有机会就在互联网平台上骂自己的老师,这种角色简直有如犯人对看管他们的警察。一间学校一旦办成这样,那其实就是教育的彻底失败。因为,在这里人性的光辉被遮蔽了,人的自然天性被扼杀了,人的想像力与创造力被屠宰了。学生害怕去学校,就像犯人害怕去监狱。如果,我们不能够从这个高度去认识互联网时代的教育、学习,以及师生关系,那么只会越来越被动,因为互联网对传统教育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