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星:孩子是成人之父

黄晓星:孩子是成人之父

  我接到《女友》杂志约稿,谈一谈作为父亲,应该如何建立亲子关系。也许,希望我给一些药方式的答案,比如如何多花些时间配孩子做些孩子喜欢的事等。而我希望从跟广泛的角度探讨这个问题,这时,我想起1995年在英国读书的时候,有一节主题课,老师通过英国诗人威廉华滋华斯 William. Wordsworth(1770-1850)的一首诗把我们带入一个类似这个话题的内容。英文的原文时这样的。

My Heart Leaps Up

William. Wordsworth(1770-1850)

My heart leaps up when I behold

A rainbow in the sky

So was it when my life began

So is it now I am a man

So be it when I shall grow old

Or let me die

The Child is father of the Man

And I could wish my days to be

Bound each to each by natural piety

  翻译的意思大概这样(不是唯一的本版)

我心雀跃

彩虹从天边映入眼帘之际

我心雀跃

我人生之初如此

已成人也如此

当我垂老,将来如此

我宁愿死就此而死去

孩子是成人之父

愿以自然的虔敬之情

把此生日复一日串在一起

  当时,无论如何解释和讨论,我也未能体验到“孩子是成人之父”的涵义,直到我的第二个孩子在英国出生时,才逐渐理解到诗人的智慧。在我的书《迈向个性的教育》中有一段纪录孩子出生的过程和我当时的体验。后来第三个孩子2002年在美国出生的时候,也经过一个非常曲折和戏剧化的过程的,可是,已经没有写出来的必要了。现在我和三个孩子在加拿大,尽管我也有工作,我还是全职爸爸带三个孩子,孩子的妈妈有时候来几个星期或一两个月,这一年来我有很多值得跟大家分享的体验。最深刻的体验就是回到我上面这首诗,“孩子是成人之父”。一个人能成长,成熟跟孩子的推动有关。

   孩子跟父母生活在一起,孩子自然会从父母那里学到很多的东西,不过,孩子有时候学到的正是家长不希望他们学到的。孩子小的时候看不懂大人之间的虚伪和客套,总有一天孩子会懂得,一旦孩子看懂大人之间的虚伪和客套,首先他们会失望,然后再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父母。父母对孩子的教育,通常不是通过语言能达到。也不是家长有意识教孩子,孩子懂了,就会了。他们丛家长的“教诲”中学到的东西很有限,孩子学到更多的,而且影响深刻的,是无意识地从大人的行为中被潜移默化的,以及家长的价值观。如果成人意识到自己是为人之父母,开始检点自己,并不断去顾及到自己的言行,有那些言行可能会对孩子产生影响,这时,孩子就是成人之父了。

  现代的父亲把教育孩子的责任推给妈妈,跟孩子建立关系,认为是妈妈的工作。有些母亲从而把责任推给保姆或老人,借口是自己太忙。事实上,现代人的生活忙到没有时间顾及孩子了。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开始向往天伦之乐,那一刻,可能有些人就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多花些时间给孩子。不久前,把我拜访了加拿大一名非常有名的特殊教育老师。她的一句话让我很安心地放下我的所谓事业,专心培孩子成长。她说:“我以前有很多学生,很多崇拜者,他们都是老师上,老师下的那样恭敬我,虽然钱不多,可名气也不小,我也曾经为我的事业骄傲,当然,现在也骄傲。不过,那已经是时过境迁,烟过云散的事情了,剩下的就是我的两个孩子,以及我的孙儿们,什么都是暂时性的,唯有你的家人,才永远是你的,如果未能从小就跟孩子建立好关系,也许孩子会成为你暂时性的孩子。”

   最后,希望每一个父母都能接纳孩子他原来的那样子,不要期待孩子象别的孩长的那么好,那么乖,那么聪明,那么懂事等等,孩子会成长成为他自己希望的那样。父母能做到的是给他们提供你的能力所及的物质条件,另外一个不变的亲子关系原则是尽量跟孩子在一起,年龄越小需要在一起的时间越多,年龄越大需要时间越少。其次才是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质量和效率问题。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